元化极嘱咐过王落辰之后,身影一晃儿,就消失了,王落辰也随之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他立刻就看到了几张近在咫尺的,满含着关切的脸孔,连忙抱歉地一笑,说:“不好意思,我又晕过去了,让大家为我担心了。”

    “客气什么?醒过来就好。我就说嘛,我的冰玉招魂术还没有失败过,哪能说到了你小子这里就会不管用呢?哈哈。”

    他晕过去之后,为了让他醒过来,卓不群费不少元力,却不见什么效果。正暗自着急,如今见他醒过来了,自然是惊喜万分,捋着胡子开心的笑了起来。

    继他的笑声之后,吴梦雪和卓应儿他们的关切的声音也是竞相响起,纷纷表达对王落辰这位‘病人’的关心。

    “我没事儿,真没事儿,就是累的。谢谢大家的关心。你们也知道,那天阶试炼真是非常耗费体力的关卡,我仅凭肉体之力就走过来,身体的确是被透支了,所以才晕倒的。”

    王落辰明知自己这次晕倒是元化极搞得鬼,但怕别人怀疑到什么,不等别人问他,先就带着几分心虚,撒了个谎。

    “对啊,你这小子,我没想到你的肉体竟然强横到这种程度,竟然硬生生地不借助一点儿元力就过了天阶试炼。快跟师伯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尤其是你最后那个蛇行身法,更是有趣,我很想知道那又是怎么回事儿?”

    卓不群是个武痴,他以前检查过王落辰的身体,自以为对他身体的状况知道的很清楚。谁知,这次闯过天阶试炼,王落辰的表现却大大超出了他的认知,令他感到非常的意外,同时也产生了深深的疑惑。

    “师伯,我也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当时因为欧阳靖他们那些混蛋,对我百般挑衅,让我心里很不爽,很气愤。就觉得要不闯过这天阶试炼给他们瞧瞧,就不能出这口恶气。于是,就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可谁知,这天阶真是不一般。到最后,我就给累趴下了嘛。至于那种蛇行身法,我也不知怎么出现的。当时吧,我就感觉自己身体从内而外发生了一种极为细微但又频率很快的颤动。然后呢,我的身体就跟融化了一样软了下来,肌肉也发生了不由自主地收缩。接着,就如你们看到的,我就那样动了起来,并快速到了天阶的顶端。事情就是这样的。呵呵。”

    他也想知道自己通过试炼天阶的时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于是就努力回想着当时的感受,将自己身体的变化给说了出来,以便让卓不群给帮着分析一下,弄个答案出来。

    “原来是这样?”王落辰的描述,让卓不群陷入了思考。

    良久之后,他好像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一拍自己的大腿说道:“落辰,我明白了。事情肯定是这个样子的。你看,你不是经过化龙池的改造,身体变得坚韧了吗?但我以为,那些改造你身体的能量最初的时候,并没有完全用完,而是被你的身体给存储了起来。这种能量,平时是不会显山露水的,只有当你受到了外界的压力,身体的力量被你发挥到极限,它们才会被不自觉地调用出来。让你的身体再次发生改变。我想,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儿。”

    他说是这么回事儿,大概也就是这么回事儿了。因为,在场的人没有比他战力更高,见识更广的了,也只有相信他的话了。

    而且,王落辰仔细回想了当时的情形,感觉好像并非是天一生水干的。反而还真挺像卓不群说的这么回事儿呢,也相信了他所得出的结论。

    于是,他点点头说:“师伯说的有道理,应该就是这么回事儿。或许,蛇行身法,本来就是我身体变异的第二步吧。先是百炼钢,后是绕指柔,或者就是一种身体变异的递进吧。”

    “哎呀,好啦好啦,你们这一老一小的,身体好了,咱们就赶紧跟着大家回学院吧,老在这儿讨论这些有什么意思啊?”

    听王落辰也赞同了自己的想法,卓不群还想再跟他说两句儿,卓应儿却不答应了。一下站到他们俩中间,将他们给分开,拉起王落辰就朝偏殿外头走。

    “师妹是不是又饿了啊?这么着急,是想回去吃晚饭吧?不过,我告诉你,回去早了也没用,因为咱们今天还有一个地方没去呢?只有去过那个地方,才有饭吃的。”

    王落辰被她的小手儿给拉着,不好意思拒绝,只好跟着她朝偏殿外走去。不过,他一边走着,嘴里也没闲着,又跟她玩笑上了。

    “什么地方?怎么这么可恶?人家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怎么回到学院还不能吃饭?”

    王落辰暗笑,我真是神人啊!随便开个玩笑,没想到就真说中了。师妹着急拉着自己回五极学院,居然还真是饿了。

    “应儿,什么地方你忘了吗?昨晚曲无涯那家伙不是说过了。咱们祭祖回去之后,还要到他那位非常想念我和你吴师姐秦师兄的师父那里,去领做师门贡献的任务啊。”见她真是饿了,有心和她玩笑,王落辰故意放慢了脚步,不紧不慢地说道。

    觉着自己手上的拉力增加了,卓应儿就知道王落辰放慢脚步了,她用力拉扯了他一下说:“既然有事儿,那你师兄你还磨磨蹭蹭地干嘛?赶快走啊。我跟你们一块儿去,看看坏蛋陈师叔敢刁难你们?若是他真是对你们进行特殊照顾,那我就再放个金声雷震子出去,要他的好看。”

    “哎,应儿,你去便去,到了那师门贡献管理处,切不可胡来。那陈不居最近可是成了木长老水长老面前儿的红人了,你得罪了他,他看在你老爹我的面子上,多半不会跟你计较。但绝对会迁怒师兄师姐他们的。你想想,你这不是给他们招灾惹祸吗?”

    随着他们走出偏殿的卓不群,正好听到卓应儿喊打喊杀的言辞,赶紧出言警告。

    “爹,还说什么看你的面子不会跟我计较。您老人家也太高估自己了吧?你还不知道吧,昨天晚上人家陈师叔那个叫曲无涯的弟子,就已经欺负上您女儿了。还说什么要去掌门师伯那儿告我的状呢。”

    接着,卓应儿就把昨晚他们吃饭时,曲无涯来管他们的事儿,很不厚道地添油加醋地向自己的老爹给讲述了一遍。

    随着她的讲述,王落辰看见,卓不群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不由暗想,看来,卓师伯也跟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有一个毛病,喜欢护犊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