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化极见他忽然抱着自己哭,不禁为他的孩子气而笑了,拍了拍他的后背说:“傻孩子,别激动,别激动,现在还不是激动的时候。你先听我把话讲完再激动也不迟。”

    “祖师爷,我哪儿能不激动啊。你可不知道,我就因为这体质,差点儿连入五极门的资格都没有呢。若非我去化龙池里泡了泡,身体意外变得坚韧了,我真就被拒之门外了呀。”王落辰放开元化极,用袖子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向他诉苦道。

    “这些不肖子孙,我都跟他们说过多少次了。武道也是天道,不拒绝任何人证道。怎么这些家伙思想就是那么迂腐不化呢?唉,这事儿也得怪我。谁叫我当初为了鼓励他们这些废柴练功,没有将实情告诉他们呢?以至于五极门的功法传到现在,走了样儿了。”听了王落辰的遭遇,元化极一脸自责地说道。

    见他这么大人物儿为了自己自责,王落辰忙安慰道:“这也怪不得您吧。还是他们后来的人把您的武学给领悟错了。不过,这种错误是可以纠正的,等将来您重生了,把这一切给改过来不就行了吗?”

    “唉,那可是重生啊,谈何容易?我要重生的话,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而且,也需要很多很多的条件才能办到的。目前,最有把握做的,还是提高你的功力。只要你的功力提高了,最终练成五极化极归元神功的话,不也一样可以让大家明白,我老人家功法的真谛吗?只是,就连做到这一点也有些困难呢。”元化极低头做深思状,说出一番话里。

    王落辰以为他所说的困难,是指修炼的艰难,便拍着胸脯儿保证道:“祖师爷,什么困难我都不怕。只要能够变强,我愿意吃苦。上刀山?还是下油锅?您老人家就尽管吩咐吧。”

    元化极听了他的话,摆了摆手说:“不是你的问题,虽然练功肯定要吃不少苦,但我相信以你的身体和意志,都是可以撑过去的,所以说不是你的问题。问题出在我这里,因为,我不是告诉你了嘛,我现在所掌握的功法什么的并不多,说的难听儿点儿,就只是一些皮毛。也就仅仅够让你把功夫修炼到一个初级的程度的。”

    “初级的程度?是什么程度?可以用战力来说明吗?”王落辰听了他这话,有些失望。

    “用战力来说明,那大概就是武帅级别吧。唉,真的是很低。”元化极摇了摇头,用带着些许歉意的目光看了看王落辰,表示。

    “啊,武帅,还很低?祖师爷您真是高人啊。武帅都可以做五极学院的教授了。您还说低?啧啧。”

    原本一听他说就是将他老人家目前所掌握的功法练成,战力也很低,王落辰还有些失望。谁知,原来他这种高人嘴里说的很低,放在自己这里来讲,也是那么高不可攀啊。

    “哈哈,忘了小家伙儿你如今也只是个白板,武帅这样的战力对你来说是相当高阶的存在了。哈哈。不过,说真的,武帅这种战力,在我老人家眼中,的确是很低。并且,对于破解禁锢我的神识困锁法阵,也是不够的。”

    元化极因为自己对眼前这小子战力的忽略而笑了起来,但笑过之后,因想到这种武帅的战力,对于解锁法阵,还是不够,不禁又换上了一副愁容。

    “祖师爷,您别发愁啊。或者,除了战力之外,解开您的法阵还有其他方法呢。比如说,对法阵有着非常深入的了解,能够找出法阵的破绽,以巧力破除之,也说不定呢。”王落辰的脑筋还是很灵活的,他从另一个角度,思考了一下破除法阵的问题。

    “你说的也未尝不是个办法。只是,我这法阵是我呕心沥血费了无数心思才研究出来的。我自我感觉,这世界上除了我这种对法阵十分精通的大家之外,恐怕还真没有人可以破解呢。”说到法阵,元化极好像非常自信。

    “唉,祖师爷,您还真是会自己夸自己呢。哈哈,一点儿都不谦虚啊。不过,话也能说的太满,‘江山代有才认出’,说不定到了我这儿,我这天才的脑壳儿一发威,就把您这法阵给破解了,也说不定呢。”王落辰自持自己有天一生水这个学习利器,不禁吹上了。

    “你小子,行,这吹牛皮的功夫一点儿也不比我差。好啦,咱爷俩也别在这儿比着吹嘘了。时间也耽搁了不少了,你总不醒,别人怕是该怀疑了,咱们还是赶紧干点儿正事儿吧。来,我先传授给你这五极化极归元神功的总诀和功法初级阶段的口诀,你先回去好好练着。若以后,有什么不明白的,再回来问我。”

    元化极大概感应到外界有什么动静儿,突然停止了跟王落辰插科打诨,正式传授起功法来。

    说起来,他传授功法也很容易。由于他本身就是一道意念化形,想把自己所知道的传授给王落辰,只需要将自己的神识在他的脑海里复刻一遍就可以了。

    只见,说完要传授王落辰功法后,元化极就从自己的额头分出一缕白色光芒,随手一挥,便将其轻轻注入王落辰的脑袋里。瞬间,王落辰立刻就感到大量信息涌了进来。

    而且令王落辰非常惊喜的是,这些信息里,除了刚才元化极所说的五极化极归元神功的部分,还有一些炼体的方法,武技的口诀和图谱,以及一些兵器的使用方法和简单的法阵知识等等,十分丰富。

    “先给你这么多吧,你先练着,免得给多了你也消化不了。现在,外界正在有人唤醒你。我不宜再多说什么,先走了,记得有事儿到这祖庙来找我。”传完功法,元化极便要离去。

    王落辰觉得好不容易让自己碰上了,如果让祖师爷就这么走了,实在可惜,就挽留说:“祖师爷,你非得留在祖庙里吗?你就不能随时跟在我身边,当个顾问吗?我真的有很多问题想向你请教的。”

    元化极微微一笑,身影逐渐模糊,留给王落辰最后一点讯息:“不成,我的神识就在大殿广场那雕像头部的法阵里,我的这一点儿分神识,不能离它太远,否则会散掉的。记住,嘴巴要严,少说多做,才可保身。明白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