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你一个五极门的祖师,没事儿会禁锢自己的神识玩儿?你说的这都是真话吗?

    对他的话,王落辰有些不信。

    仿佛看出王落辰的不相信,元化极一本正经地解释道:“你不信?真是我自己把自己的神识给禁锢起来的。说来也巧,当时我已经一千零八岁了,正在实验我用了十几年时间研究成功的神识困锁法阵。不想,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神识给锁了进去。而失去了神识,经过许多年之后,见我毫无复活的迹象,我的肉身就被弟子们给当成了尸体,火化掉了。唉。”

    “这么说,祖师爷您是自己把自己给玩儿死了?”没想到自己的祖师爷竟然死于这样一场科学实验的事故,王落辰不禁惊叹了一声。

    “你这孩子,说话就是精辟。哈哈。的确,我老人家就是自己把自己给玩儿死的。要不我也不会那么早死掉,说不定,还能活个千儿八百年的呢。”想到自己没能继续活的那些岁月,元化极有些感伤。

    “还能活那么多年,您老人家把自己给玩儿死,还可真是亏大了。还有,祖师爷,您刚才说您的弟子是看到您复活无望才把您给火化的,那可见这些后来发生的事儿您都知道啦。可为什么当时您不像现在这样,在他们脑袋里现一下身,告诉他们一下您的情况,让他们替您想想办法,把全部神识给解救出来呢?”

    王落辰的脑袋,真的不是一般的聪明,他总能从别人的话语中,找出一些疑问。

    “这个问题呢,答案是这样的。首先,那时候我的神识是被全部禁锢在法阵中的,并没有你现在所见到的这一缕很微弱的部分,这部分是我后来用了燃魂术,付出极大代价才分出来的;其次,并不是所有人的脑袋都可以接受神识的,像你这样可以跟别人的神识进行沟通的人,真的是非常非常的难碰见。你明白了吧。”

    “这么说,就目前来讲,我是唯一的一个知道您存在的人?”王落辰对自己的脑袋这么特殊,不禁感到了一丝惊讶。

    “也不是,还有一个,也是很年轻的一个弟子,大约出现在五百年前。不过,很不幸,他后来死掉了。这也正是我要跟你说的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孩子,你见到过我这件事,可千万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因为有很多人,是不会相信,不愿相信,也不肯相信我老人家的神识还存在,并且还有重生的可能这件事的。甚至,有的人或许会因为这件事,而为你安上一个什么罪名,将你给咔嚓了也说不定呢。你明白了吗?”

    元化极的话说的非常像那么回事儿,根本不像是在说谎,王落辰也因此更加的惊愕。

    “这么说,上次那个,也就是五百年前那个知道您存在的弟子,已经被人以某种罪名给咔嚓了?可是为什么啊?您可是五极门的祖师爷,难道说您能复活,不是一件儿好事儿吗?”

    “好事儿,也要看对谁来说的。对你们这些年轻的新弟子,或许就是好事儿。因为我老人家活过来,可以将我最正宗的武学全部传授给你们,于你们的修炼非常有利。可对于某些人来讲,比如,那些位高权重的家伙,可就不是什么好事儿了。毕竟,谁愿意从原来受人敬仰的老祖宗变成人家的乖孙子啊?这就是人心哪。唉!”

    元化极讲到这里,饶是他修为高深,心胸豁达,也是不由地神色黯淡了一下,仿佛心里涌现了很多痛苦,令他感到有些不好受了。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王落辰终于明白了,元化极这千百年来,之所以没有成功地将自己的神识给解救出来,除了没有遇到合适的可以帮助他的人选,再就是在他实现自己重生愿望的过程中,遭遇了巨大的阻碍。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帮他,还真是有些危险呢。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王落辰想到这层意思,心中不免有些恐惧,刚刚因为见到祖师爷时的兴奋劲儿,也是消退了几分。

    王落辰心思的细微变化,在元化极这种老人精的面前,当然是无所遁形的。

    他看出眼前这名少年产生了一丝胆怯,便笑着安慰他说:“关于会不会受到别人的迫害这件事儿,你也不用过于担心。我老人家经过上次的失败,也是长了心眼儿了。这一次,绝对不会要你贸然出手的。我必定会先帮你把功力提升上去,才会让你去帮我解锁我的神识困锁法阵的。”

    “真的?您老人家真能帮我提升功力?可是,您难道看不出嘛,我的体质,是根本就无法凝聚出五行元力,只能修炼五极元体的废柴体质。那样的话,您还怎么帮我提升功力?”

    听说对方可以帮助自己提升功力,王落辰心中再次兴奋了起来。只是,一想到自己的体质,他的这份高兴,不禁又被愁闷所代替了。

    “这我怎么会看不出?别看我现在的功力,只及我当初的万分之一。可还是比你高出很多层级的,差不多就在武圣一级。你体内的状况,我一眼就看得出来是什么情况。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的这种情况,对于我帮你提升功力,不禁不是障碍,反而是助力。因为,我的五极元功和五极元体,本来就互不排斥。甚至,它们本身是互相统一的。也就是说,只有五极元体和无极元功共同修炼,才能达到大成。最终练成五极化极归元神功。”

    “是吗?祖师爷,我年龄小,你可不要骗我。毕竟,你这种说法,我可是头一次听到呢。”

    从来没听说过这种说法,王落辰对此表示深深地怀疑。

    “小鬼头,我骗你个鬼啊。我不妨告诉你,我老人家本身就跟你一样,是五行缺五行的体质,所以才创出了这一套五极化极归元神功供自己修炼的。哪曾想,我后来练成之后,凭借它的威力开宗立派之后,却发现,这套功法因为我的体质太过特殊,并不适合其他什么单极灵体的人修炼。”

    “所以才将它进行了拆分,化作五极元功和五极元体供弟子们修炼。谁知,这样一练之下,后世子孙竟然就这样把我的功法给曲解了。变成了五极俱全的人不适合修炼此种功法啦。真是可笑啊。”

    没想到,事情的真相居然是这样的。

    这消息对王落辰来说,简直就是喜从天降啊。以至于喜极而泣,他一把抱住元化极,激动万分地哭了起来。

    当所有人都说你是错的,都抛弃你了,突然有个神仙一样的人物跑出来告诉你说,他们所有人都错了,你才是对的那个人,是天才的那一个,你哪能不激动呢?

    王落辰此刻,就是这种心情。

    ————————————————————

    相信自己,你才是最棒的,不抛弃,不放弃,以此章献给所有跟我一样为了心中所爱,坚持不懈的人们。这并非鸡汤,人们活着,总要相信些什么,什么都不信,将一切信念都视为鸡汤的人,请问,你的内心到底在坚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