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突发状况会出现在他身上,谁也没想到。(书^屋*小}说+网)大殿之内顿时一阵慌乱。

    吴梦雪、卓应儿他们几个变得惊慌失措,也顾不得什么大典不大典,规矩不规矩的啦,大喊大叫着就向王落辰冲了过去。

    而对他们这种行为,卓不群和厉不同非但没有制止,反而还和他们一样,快步走向了王落辰,来查看他的状况。

    一到他面前,卓不群就将手指搭在了他的手腕上,为他号脉。

    片刻之后,他说:“你们都别慌,他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昏过去了。他不是在试炼天阶上刚刚走过一遭嘛,或者是有些劳累过度吧。你们都别在这儿围着了,大典还要继续,你们都搭把手儿,把这小子先抬到偏殿休息吧。待会儿,大典结束,我再过去为他诊治。”

    卓不群的吩咐,吴梦雪他们自然是会听从的,就赶紧依言把王落辰从大殿里抬出,将他安置到偏殿之中。

    小伙伴们的忙碌,师长的关心,王落辰此刻是一点儿也感觉不到。他又陷入一种昏沉沉的状态。整个人都毫无知觉,唯脑海中尚存一丝清明。

    恍惚间,他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脑海的寂静中响起:“多少年了,我终于盼来了。哈哈,真是苍天不负有心人啊。”

    “是谁?是谁在装神弄鬼儿?天一生水,是你个小坏蛋吗?”想想前几次脑海中出现的异象都跟天一生水有关,王落辰以为这次又是天一生水搞得鬼。

    “天一生水,好名字。是你想出来的吗?哈哈。”那声音大笑这问道。

    “你不是天一生水?那你是谁啊?快出来,别给我玩儿阴的,否则我不客气了。”

    听他这样说话,显然他就不是天一生水了。王落辰不禁有些奇怪,也有些害怕。不明白自己的脑袋里怎么尽是出现这些奇奇怪怪的家伙,是不是自己的脑袋有古怪,特别容易招这些古灵精怪来啊。

    “哈哈,小家伙儿,别生气啊。我老人家不过是刚刚睡醒,还没有恢复力气,一时半会儿的没能显现出身形儿来而已,可不是要故意跟你玩儿阴的啊。”

    说笑着,王落辰的神识便感应到,自己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逐渐清晰的身影。

    此人约莫四五十岁年纪,头裹一块方巾,身上一袭长袍,手中握着一本书卷,一副书生打扮,看起来好像很是眼熟的样子。

    “你,你是谁?我怎么看着你这么眼熟呢?我们以前见过吗?”王落辰满心疑惑地问道。

    “我是谁?哈哈,我就是你的老祖宗啊。刚刚才跟你见过面,你不记得了?”那人笑嘻嘻地自我介绍了一句,令王落辰有些恼火。

    他怒视了对方一眼,生气地说:“你这大叔,看起来一副斯斯文文的模样,怎么张口就占人家小孩子的便宜?你是我祖宗,我祖宗早死了上百年了,莫非你也死了上百年了不成?”

    “死了上百年又有什么稀奇?我可是死了都有两千多年了。你想想,一个两千年的老家伙站在你面前,让你叫一声老祖宗,有错儿吗?何况,身为我五极门的弟子,我本来就是你的老祖宗嘛。哪里占你便宜了?”

    那人见王落辰怒了,并不介意,他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不紧不慢地笑着跟他说理。

    “五极门的弟子就该叫你老祖宗?啊,我靠,不是吧。难道说你是那个那个谁,对,那个老鬼元化极?”

    这人的话提醒了王落辰,他猛然将此人,跟自己跪拜的塑像和祖庙外那巨大的雕像联系了起来,产生了一个令人惊骇不已的联想。

    “老鬼元化极,没错,没错,我正是那个老鬼。唉,想我元化极生前,英明神武,圣境之内纵横无匹,无人能敌,创立了五极门这千秋伟业。最终死去,也不过是一名千年老鬼。你小子,瞎说什么大实话啊,惹我老人家伤心,还真是不肖子孙呢。哈哈。”

    被王落辰称作老鬼,那元化极脸上先是黯然神伤,感叹了两句儿,旋即或许由于自身心境高人一等,便恢复了常态,依旧谈笑风生,不复伤感。

    王落辰听他自认了身份,明白过来自己脑海中这个中年大叔,乃是祖师爷元化极的魂灵。眼珠儿一转,自小儿聪明会讨好大人的他,赶紧上前行礼道:“祖师爷,刚才弟子不知道是您老人家,言语上有些冒犯了,请您别跟小孩儿一般见识啊。”

    “哦,原来还是个小马屁精啊,听说我是祖师爷了,知道过来行礼啦?哈哈。好啊,从这方面来看,你脑袋瓜子不笨嘛。这样也好,毕竟我毕生的武学,博大精深,智力不足之人,是无法掌握和精通的。”

    元化极轻轻捋了捋自己并不浓密的胡须,对着王落辰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衣钵和传承?祖师爷,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弟子是不是可以自作多情地以为,您刚才那话里的意思,是说要将你的毕生所学传授给我吗?”

    诚如元化极所说,王落辰不是傻瓜笨蛋,他听出元化极话里所传递出的意外喜讯,激动万分地拉住元化极的手问道。

    “别瞎激动,我是想把我的传承都给你。可是,这里面还有点儿小麻烦。就是,我现在的这点儿残念,只是我所有神识中非常非常小的一部分。连万分之一都不到。所以,根本就没有掌握多少高明的武学,所能传授给你的十分有限。若是你想得到我全部传承,还得帮我把我所有的神识都给释放出来才行。”

    元化极的话让王落辰有点儿失望,同时也让他有点蒙圈了。

    元化极这位五极门的祖师爷,据说当年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战力,武星级。他这样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强悍人物,谁能将他的神识给禁锢呢?

    于是,他问道:“祖师爷,弟子有点儿不明白您的意思。您是不是说,您自己的神识被人禁锢了?那怎么可能呢?您不是江湖圣境第一人嘛?谁有那么大能耐禁锢您的神识呢?”

    “禁锢我的神识,当然没有人能够做到了。能够做到的,自然是我自己啦。呵呵。”

    他这话一出口,让王落辰心中更加疑惑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