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王落辰这样问,墨可拽着他的衣袖,将他拉到一边,悄声儿说:“师弟,这次是长老会给我的任务,非常重要,也非常机密。(书=-屋*0小-}说-+网)所以,师兄不能向你透露什么。但师兄在走之前,有句话要向你交代一下。”

    “哦,什么话?师兄请说。”王落辰俯首帖耳,态度谦卑地说。

    “请师弟务必相信一点,在五极门,师兄的师父和师伯才是唯一可以信任的人。我此次离开,不知道要过多长时间才能回来,你一定要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你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告知家师,寻求他的帮助。记住了吗?”墨可非常郑重地说。

    “师兄,我记住了。我也觉得蔡师伯和肖师伯襟怀坦荡,是可以信任的人。哦,忘了告诉你了,我还应蔡师伯的要求,在五极学院成立了学生社团,帮忙招揽人才了呢。嘿嘿。”

    王落辰觉得自己的墨师兄说这话有点儿多余了,他并没有觉得蔡师伯和肖师伯有哪里不好啊?干嘛要这样强调对他们的信任呢?

    “这就好。五极门内,势力复杂,各派之间都是各有用心,师兄这样说无非是想让师弟不要站错队,免得被人利用和陷害。好了,师弟既然已经跟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师兄就不啰嗦了。那我走了。哦,对啦,以后做事要低调儿,多忍耐,少理会司徒欧阳两家的人。毕竟,他们背后有……”

    说到这里,墨可用手指了指天,然后笑了笑,就向王落辰拱手告别了。

    王落辰见师兄将要离去,深施一礼,嘴里说道:“师兄一路顺风。”

    墨可再次笑笑,又向秦俊彦耳语了两句什么,跟众人拱了拱手,飞身上了飞黄兽,离开了。

    “我感觉墨师兄这次去执行的任务好像很危险呢。唉,师兄,他不会有什么事儿吧?”王落辰从墨可的郑重其事中,看出他此次任务的不同寻常,有些担心地向秦俊彦说道。

    “师兄为人机敏,处世圆滑,即便是执行的任务有些危险,想来他也能应付的。师弟不要过于担心,咱们还是赶快去参加祭祖大典吧。免得待会儿有人会以咱们不参加大典为由,找咱们的麻烦。”秦俊彦朝墨可逐渐消失的背影看了一眼,拍了拍王落辰的肩膀,说道。

    “师兄说的对。那咱们就赶快走吧。”

    王落辰明白,墨可去做的事情,现在的自己,根本无权过问也无力帮助,担心也没用,就收回为他送别的视线,招呼着天命社的伙伴们,一同快步向祖庙走去。

    祖庙内,厉不同和卓不群已经带领着学院教授和值守弟子,将献祭的供品香烛等一应物品摆放整齐,正要开始祭祖大典。

    环顾了一下,发现欧阳靖他们一大帮人已经带着满脸的不快和羞怒赶来了,却没有见到赢了他们这些人的王落辰一伙儿。正要宣布仪式开始的厉不同,向卓不群投来了问询的眼神儿。

    卓不群闭目感知了一下,然后微微点了点头,轻声儿说道:“开始吧,梦雪已经来了。墨可的飞黄兽也飞走了,估计用不了几分钟,这几个小家伙儿也该到了。”

    “行,师兄,那我就宣布了。”

    厉不同自刚才跟卓不群的一番谈话后,已然将王落辰当成了重点照顾的对象儿,也因佩服卓不群的眼光,将他当成了自己的行动指南,所以做事之前,总是要先跟他商量一下,征求一下他的意见的。

    此时,听卓不群这样说了,他便不再耽搁,命令弟子敲响了祭祀的钟声。

    钟声一响,鼓乐齐鸣,祭祖大典正式开始。

    众弟子都连忙整理好了自己的衣冠,站到教授们给自己划定的位置,毕恭毕敬地等着向祖师元化极的牌位和塑像行礼。

    只是,他们中的有心之人,在这时也是发现,他们这阵容中的某几个位置,似乎是有几个空缺,在等着什么人来填补。

    “王落辰他们还没有来。欧阳兄,咱们是不是可以因此告他们一状?”司徒鹰看出这几个位置是给谁留的,有点儿兴奋地向欧阳靖问道。

    “祭祖大典迟到和缺席这样的小错儿,的确可以让他们受到一点儿责罚,可这责罚也不会太重,没多大意思。根本就不解气。我的意思,咱们要报复,就来个狠的、痛快地,叫他们吃不了兜着走的那种。所以,今天这事儿就没必要做文章了。”欧阳靖咬牙切齿地回答道。

    “哦,我明白了。欧阳兄所想,跟我正好一样儿。那不如,待会儿祭祖大典结束后,咱们就此好好谋划谋划。”司徒鹰见欧阳靖发狠,正想向王落辰讨回面子的他,不由地心中乐开了花,立刻趁热打铁地提出要跟欧阳靖就详细的报复计划详谈。

    欧阳靖略微一沉吟,点了点头,说:“那一会儿你带上人去我的寓所儿,我让人偷偷儿弄点儿酒菜,咱们好好聊聊。”

    学院规定,所有弟子吃饭,必须去饭堂,不准私下吃喝儿。这是为了体现学院对所有弟子一视同仁,不搞特殊化的意思。欧阳靖自然也不好违抗的,所以他才说要偷偷儿地弄来酒菜,跟司徒鹰他们商量计划。

    他们没有就王落辰几个迟到的事儿说三道四,其他人自然没人会没事儿找事儿。所以,当王落辰几人气喘吁吁地感到祖庙,被几名值守弟子指点着站到自己的位置上,随着众人一块儿行礼之时,并没有人对他们的迟到做出什么反应。

    他们迟到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祭祖大典,行礼只是开始。其后,还有献祭词,表演追思祖师爷光辉事迹的舞蹈等活动。这些活动,前后花了一个多小时,一一进行完了,才到了最后一项——每名弟子亲自去向祖师爷上香。

    一名名身穿五极学院院服的弟子,手持一支檀香,态度恭谨地走向祖师塑像前的香炉,将香稳稳地插@入其中,再跪倒在地,磕三个响头,然后退回自己原来的位置,这敬香的仪式就算完成了。

    这项活动,大家按照次序,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其间没有发生什么状况,唯有王落辰敬香时,出了点儿事故。

    当时,他插好了香,也学着别人的样儿跪下磕头。但额头才刚触及地面,他就往前一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他,竟然在叩头时昏过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