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水长老这带着几分愠怒的话,木长老微微一笑,说:“这是当然,咱们的子孙,自然轮不到别人来管。只不过,欧阳,今天这事儿,这名王姓少年也是赶巧了,并非有意为之。否则,我也不可能让他得到这样的便宜的。”

    “真是赶巧了?背后没有别人的影子?还是有别人的影子,司徒兄你不愿意说出来?”好像没想到木长老会为王落辰说话,水长老脸上的神情略微凝滞了一下,转而问道。

    “真没有。戒律院掌管着门内所有的监察力量,若有,我还能不知道?既然知道,又怎么可能瞒着你呢?”

    说着,木长老随手向自己旁边的一张桌案上一招,以木之元力将其上的一块木牌凌空甩向水长老。

    那是戒律院的辰报。上面记录的是最近这一个时辰,五极门内发生的一些重要的事情。其中就提到了王落辰和欧阳靖他们之间的这场赌约。

    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两队少年于试炼天阶偶遇,双方赌约。输了的,向对方磕头叫爷爷。

    水长老看了这辰报,脸上的笑容随之变得温暖起来,他点了点头,说:“果然是偶然事件儿。只是,司徒,尽管如此,你好像也不该让这少年得了这么大的便宜吧?似乎,你对他真的是青睐有加呢?要不,你昨日怎么就轻易准了他入门了呢?”

    “这个嘛,欧阳,你我之间,我也不必隐瞒什么。我对这名少年,并无特别的看法。准他入门,却是另有隐情。”木长老见水长老还是有些怀疑自己的用意,表情也是严肃起来。

    “另有隐情?这倒叫我不解了。呵呵。”水长老见对方一脸严肃的样子,或者是想要缓解一下气氛,反倒笑了起来。

    木长老见他笑了,神情也变得轻松了起来,微笑着说道:“对,另有隐情。隐情就着落在王落辰同来的那名叫秦俊彦的少年身上。我准王落辰入门,是给那名少年面子。你莫非不知,他可是百年难遇的青木灵体啊。”

    “哦,哦,青木灵体。我明白了。我说呢,你昨天的态度怎么转变如此之快。去之前还怒气冲冲地说要挫一挫肖、蔡两个小家伙儿的锐气,到了那儿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轻易准了那名少年入门。此事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原来是这样啊。”

    水长老神秘一笑,冲木长老微微点了点头。看来,他已经被木长老给彻底打消了心中的疑虑,变得更加信任对方起来……

    所有这些人的关注,王落辰统统不知道。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一个新入门的弟子,无法修炼元力的废柴,会成为那么多大人物视线和言论的焦点。

    此刻,他已经被墨可给解除了穴道的禁锢,正看着那些给自己磕过头的少年面带愤恨的离去,哈哈大笑。

    “靠,这种被人憎恨的感觉真爽啊。叫我不由地想起了自己昨晚说的话,发的誓。真没想到,老天如此开眼,刚刚才过去不到一天,他老人家就让我把昨晚受到的侮辱还给他们了。”

    “什么啊,你这哪是老天开眼。而是你走了狗屎运,突然抽风儿都能抽出蛇行儿身法。要不,你哪能赢得这场赌约?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师兄,你那蛇行身法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可真是太奇怪了。我们到现在还在纳闷儿呢,你能给我们讲讲不?”

    吴梦雪见那些人走远了,过来挎住王落辰的胳膊,问出了在自己心里憋了一会子的疑问。

    “师妹?怎么?你想知道啊?”王落辰故作神秘地反问了一句,见吴梦雪点头表示真的想知道,并且脸上也露出了真像揭晓之前的期盼,他摸了摸她的脑袋说:“嘿嘿,可惜我也不知道啊。”

    “砰”

    王落辰刚一欺骗了自己师妹的“感情”,紧接着,就受到了师妹无情地摧残。

    “不知道?不知道你这副表情?不知道你干嘛骗我的求知欲?不知道你不会直接说不知道?”吴梦雪捶了他一拳,自己还跟受委屈似的,眼圈儿泛红了。

    “喂,师妹,不知道也不是什么大错儿吧?开个玩笑你也不至于揍我吧?干嘛摆出这样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王落辰嬉笑着,凑近她的脸颊,看着她红红的眼睛,问道。

    “还说呢。你刚才趴在台阶上一动不动的时候,大家都有多为你担心,你知不知道?如今,人家问你点儿正事儿,你还开人家的玩笑。哼!”说着,因为动了真情,她的眼睛一眨,两颗晶莹的泪珠子,“吧嗒”一声儿,就掉在了地上。

    这两滴泪水把王落辰给唬住了,不知道师妹这是咋回事儿。刚刚还笑得那么开心,怎么转眼就因为替自己担心了那么一下,就哭了。他不由地愣着了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好了。

    就在他发愣的时候,卓应儿却笑着插了句嘴:“师姐,你说你为他担心就为他担心吧。干嘛又把我们给捎带上?我跟你说,我们才没人为他担心呢。我们都知道他是天命之人,老天爷会时时刻刻地照顾着他,不会让他出事儿的。哪像你?哈哈。”

    卓应儿一说,其他人也跟着起哄,都故意说自己根本就不为王落辰担心。

    他们这种单把自己给单出来的言行,立即让吴梦雪意识到自己对王落辰的关切,表现的有点儿太突出了。好像已经超出了师门情谊的范围,类似于儿女情长了。她的脸不禁唰一下就红了。然后,狠狠地瞪了王落辰一眼,说了句“都怪你”,就飞快地跑开了。

    “哎,师妹!别跑那么快啊。等等大家嘛。”

    王落辰挺聪明的一个孩子,偏偏在此时此地的此情此景中,变得白痴起来,他听吴梦雪莫名其妙地埋怨了自己一句便跑开了,还以为她又生什么气了呢。赶紧喊了一声,就要追上前。

    只是,他刚要追出,就被墨可伸手给抓住了。

    就听他笑着说:“落辰,师妹没事儿。你刚刚爬了这么多台阶儿,体能消耗很大,不宜剧烈活动,还是别追了吧。呵呵。”

    “还别说,师兄你这样一说,我还真是觉得自己脚底下软绵绵的,浑身无力呢。那我还是先不追了,慢慢地陪师兄走去祖庙,顺便说说话吧。”

    经墨可一提醒,王落辰才想起自己刚刚做过什么,一股疲劳感顿时从身体里涌现了出来,他便停止了脚步。

    两天没见,他真心想要陪墨可走走,说说话。

    谁知,墨可却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歉意地对他说道:“呵呵,师弟,不好意思,我就不陪你去祖庙了。忘告诉你了,师兄已经接到任务,马上就要离开圣境,去尘世了。”

    听了墨可这话,王落辰心中登时生出几分不舍。

    “师兄,怎么刚回来,就又要走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