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她俩一样,随着欧阳司徒两家这群少年的一跪,天命社这边的人都是大呼小叫的庆祝起来。

    他们的声音有些高亢,在祖庙这块幽静之地,传出了很远的距离。

    甚至,都到达了离他们还要几里山路的祖庙大殿里。

    虽说经过一段距离的传播,声音到了这里已经变得很微弱。殿中正在准备祭祖大典的厉不同和卓不群他们,都是高战力之人,感知能力超群,还是将这些声音给听清了。

    “卓师兄,你的眼光没错。王落辰果然不同于常人。祖师留下的试炼天阶,居然让他这个完全没有元力修为的人给过了。这在我们五极门内,恐怕自古以来就很罕见吧。”厉不同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笑嘻嘻地向卓不群问道。

    “呵呵。不是罕见,而是绝无仅有。若是不算咱们祖师爷元化极的他老人家的话。”卓不群笑着点了点头答道。

    “真这么牛@逼?师兄刚才不过去干涉他们的赌约,是不是早就料到了?”听了他的回答,厉不同脸上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没全料到,可也料个差不多。师弟,告诉你说,这小子,就是个奇葩,身上有不少古怪之处。在将来,说不定还会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呢。你可不要轻视了他的潜力哟。”卓不群拍了拍这位学院院长的肩膀,郑重地劝说道。

    “真的?若是那样,我还真的好好关照他呢。怎么说,他也是我五极学院的首批学生,若他真的出类拔萃,那于我脸上也有光彩啊。”厉不同想起王落辰倔强的样子,脸上立刻充满了期盼。

    “光彩?那倒也不一定。你可别忘了,这小子是个能惹祸,能成事儿的家伙,他的一生或者注定就不会平淡。而不平淡,就意味着是非多啊。若是他将来给你惹了麻烦,你可别怪我事先没有提醒你哟。”见他把事情想得太过乐观了,卓不群立刻给了他一个善意的提醒。

    厉不同受到这个提醒,不禁眉头一皱,苦着脸说:“唉!师兄,这我倒是没想到呢。不过,就算他真是个惹祸精,只要有才,我也不能不保他吧。身居其位,就要谋其政啊。没办法,谁叫我被别人给硬塞了个院长的帽子呢。”

    “你啊?呵呵。”卓不群笑着用手指凌空虚点了他两下,摇了摇头……

    他们师兄弟在这里谈论王落辰和欧阳靖他们的争端,其他许多地方也有人在跟他们一样,在关注着这场争端。

    在金戈峰和化极峰的谷地,上次蔡不离和肖不弃共同窥视洛神湖的那座大殿里,蔡不离和肖不弃正通过法阵看着祖庙前的那些跪拜和接受跪拜的少年。对着王落辰指指点点,笑容满面……

    在化极峰背面的一处占地极广的庄园里,何道奎对着面前石桌上一颗脸盘大小的水晶球,正指点着球中的光影,对周围的一大帮儿老头儿老太太问:“怎么样?这个叫落辰的小家伙儿有点儿意思吧?不白浪费你们吹凉风儿的时间看这一场儿戏吧?”

    周围的老头儿老太太,咧着几乎没有牙齿的嘴巴,哈哈大笑,向何道奎竖起了大拇指……

    金光阁里,金长老指着自己面前的一团金光,对沙傲云说:“云丫头,这小子没白在化龙池里走一遭,他这小身板儿被池水改造的不错啊。只是他最后这蛇行身法是怎么搞得?我怎么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嘛,您都看不出来,我就更白搭啦。还是改天去问问他吧。我相信,他对我这个云姐姐,可是不会隐瞒什么的。”沙傲云以欣赏的目光看着金光中的王落辰,美目化成两轮弯月,笑着说道……

    在离化极峰较远的一座高峰,红云峰上,有一座用通红如火的玉石堆砌成的宫殿。在五极学院开学典礼上,以非常轻松幽默地语言,发表了一篇演讲的那位火长老,正在陪着一个身材有些矮小,但人很精神的中年人朝远处看着什么。

    看什么呢?远处什么也没有啊,只有漫天的火红云彩。但或许,是有,但别人都看不到,唯有他俩能看得到吧。

    “朱兄,你的这火云凝光术,越来越出神入化了,居然可以收集远处事物的影像,做到足不出户,便知天下事。厉害,厉害!”中年男人面色有些微黑,但相貌也算堂堂,他朝远处又看了两眼,向火长老称赞道。

    “哪里哪里,我这雕虫小技,在李兄的坤地潜听术面前,还值一提?我也就能借用这漫天的云彩,偷偷看看咱们五极门这一带的风景。而李兄你,借大地之躯,可是能听到千里之外的声响儿的呢。哈哈。”火长老也向对方称赞道。

    “我看,咱们俩就别互相吹捧了。还是说说这名以肉体走过祖师爷天阶试炼的少年吧。”土长老收起笑容,指着天空他们共同观望的某处云彩,表情严肃地问道。

    “挺不错。值得关注。让李英晨和朱立军两个孩子,继续跟他打成一片吧。大胆些,不要有太多顾忌。像今天这样畏首畏尾的,反倒显得咱们两家的子弟小家子气了。”火长老双手在胸前用力握了握,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之后,这样说道。

    “对,既然要示好,要做朋友,就不能总是有所保留,那样的话,别人会看不起你,会不把你当真心朋友的。”土长老点了点头,同意了火长老的说法……

    视线再转到化极峰戒律院后的一座青色宫殿,青华宫。

    木长老和水长老两人正在泡温泉。

    药香弥漫的泉水里,他们两人洁白光华的肌肤很有几分小鲜肉的味道儿。若是万千少女们看到了,估计会发狂的。

    “哗啦啦……”

    木长老用葫芦瓢舀起一瓢药汤儿,慢慢从头顶浇了下来。

    “司徒,这一瓢凉水浇下来,感觉如何啊?”水长老笑眯眯地看着木长,带着几分玩笑的意味问道。

    “感觉很爽啊。这少年今天算是给咱们提了个醒儿了,鹰儿貂儿他们这些小辈,是该好好管教管教,长点儿出息了。不然这样下去,恐怕都会真会成为一群废物。”木长老的口气里带了几分火气,脸上也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嗯,的确是该管教管教。可是,司徒,你觉得这管教是不是还是应该由咱们自己亲自来啊,外人是没有那个资格的吧。”

    水长老依旧带着笑容,可那笑容此刻看起来,怎么看怎么都能看出几分冰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