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可听王落辰这样一说,心中也是佩服王落辰处理事务的能力。(书^屋*小}说+网)

    他当然知道,一句爷爷,自然就会影响到欧阳和司徒两家大人物的颜面的。但一个认错的响头,却是无关大雅的。即使王落辰非坚持着受了,大人物们也不会因此而动怒的。

    王落辰这样做,既给了某些人面子,又出了心中的恶气,双方都能接受,真是十分高明。

    只是,这个看起来双方都能接受的处理方法,还是不能让欧阳靖他们满意。他们见墨可来求情了,就自认为自己所依仗的人物为自己出头了,心中的骄横气焰不免再次燃烧了起来。

    欧阳靖因此而叫嚷道:“王落辰,谁要向你磕头?我都说了,刚才跟你的赌约只是一个玩笑。怎么,给你个棒槌,你还真当真(针)啊?如今,你也听你师兄说了,你这么认真,已经得罪人了。王落辰,我告诉你,若是你想自己以后能够在五极门混下去,还是别那么认真的好。”

    “哼,给你点儿好脸色,你就蹬鼻子上脸是不?我告诉你,今天要不是我墨师兄亲自来,谁的面子我也不会给。你们该怎么乖乖儿给我磕头叫爷爷,就怎么乖乖儿地磕头叫爷爷。现在给你们面子了,你们还敢嚣张。是不是找难看啊?”

    王落辰已经做出了让步,而对方却非但不领情,还冲自己呲牙,说狠话。这让王落辰很不爽,很想上去好好教训一下这些狂妄的家伙。

    “就是,墨师兄,你看我王师兄都给他们面子了,他们还这么嚣张。您说怎么办吧?”吴梦雪也很生气,撅着小嘴向墨可问道。

    “墨师兄,你真不该来管闲事儿。你看吧,你管了闲事儿,人家还不领情,你这是何苦呢。”秦俊彦冲墨可挤了挤眼睛,假装埋怨道。

    “胖师兄,你来干嘛啊。你走吧。你还替他们说话,你知道昨天晚上还有刚才的时候,他们是怎么欺负我王师兄的嘛?我跟你说,冲他们这副熊样子,我的意见,是不赞同我落辰师兄饶了他们的。你啊,就当给师妹点儿面子,这事儿那你还是别管了。好不好?”卓应儿拉住墨可的手,撒娇儿道。

    “这样啊,欧阳师弟,你看你们这也不让个步什么的,是不是你们也不想让我管这事儿啊?那要不,我就听我师弟师妹的,走啦?”墨可朝欧阳靖他们身边走了两步,笑嘻嘻地问道。

    “你,墨师兄,你不能走啊。你走了,我,我们会被他们给欺负死的。”欧阳靖本是色厉内荏的家伙,刚才的硬气不过是觉得墨可可以代表某些人为自己撑腰,如今见他要走,他顿时就软了下来。

    “不想我师兄走,那就别磨叽,赶紧磕头认输。这样,我师兄的任务完成了,我们的赌约也结束了。咱们之间的账也两清了。要不然这样好不好?师妹,丁梁柱、赵思雅、甄仁才,你们就辛苦一点儿,亲自过去给他们点儿磕头认输的动力。”

    王落辰见这几个家伙还是不肯就范,有些不耐烦了,向自己这边儿的人使了个眼色,就要给他们来硬的。

    反正,他们现在都中了防狼喷雾,个个都跟软脚虾似的,没有什么反抗能力,不怕自己天命社的人制不住他们。

    他这样一说,天命社的几人,除了李英晨和朱立军碍于情面,不好意思动手外,其他几个立刻就手持各种武器,扑了上前。

    “愿赌服输,你们这些人就认了吧。免得挨顿打。真是,不知道你们倔个什么劲儿啊?”

    “真是没点儿男人的硬气,输了就输了,谁让你们非要跟人家赌来着?”

    “想不到司马家和欧阳家的少年如此不堪,居然连自己的誓言也不遵守。做人真是没品啊。”

    “纨绔子弟,有几个好东西?又有几个成器的?哼!”

    到了这个份儿上,连看热闹的教授和弟子都有些不耐烦了,纷纷出言劝他们履行赌约,甚至有的人因为同情王落辰他们,对这些人有那么一点儿怨气,还把话说的很难听。

    天命社众人的大棒和围观群众的舆论压力,最终让欧阳靖等人的心理崩溃了,他们垂头丧气地向王落辰说:“好吧,好吧,男子汉大丈夫,吐口唾沫砸个坑儿,我们愿赌服输。磕头就磕头吧。不过,你也别得意,今天我们受到的屈辱,我发誓,一定会向你讨回来的。”

    “好,爽快。既然这样,那就磕头吧。至于什么屈辱不屈辱的,我想说,那都是你们自找的啊。你们要还这样儿下去,将来你们的屈辱还多着呢。恐怕,到时候会多到让你们想找回去,都不知道从哪一处找呢。哈哈……”

    王落辰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尽情狂笑着,站到了欧阳靖等人的面前。

    卓应儿和吴梦雪他们则手拿大棒,刀枪什么的,对这些人指指点点,要他们把磕头的队伍排地整齐一点儿。

    “好啦,差不多就行了。队形儿好不好看,我不在意,只要是能听见头碰地的响声儿就行,要不怎么叫响头呢?哈哈。”王落辰再次狂笑。

    “对对,你们记住,磕头一定要有响声儿啊。要不然就不算数儿,得重新磕。哈哈。”卓应儿也在一旁帮腔道。

    他们俩的话,让欧阳靖他们非常气愤。

    原本照他们的意思,好歹意思一下就行了,不用真的磕出声儿来。没想到对方竟好像早就预料到他们会这么想一样,提前就打好了预防针,不让他们随便敷衍了事。

    这让他们心里怎么能舒服得了?

    但不舒服又怎样?现在他们浑身无力,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此时说一些狠话或表现一些骨气什么的,无非是白白招来对方的羞辱和打骂,根本毫无意义。

    那样的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他们的脸上就更无光了,还不如不说不道,不反抗,照着人家的意思做呢。

    因而,他们只好忍气吞声,按照王落辰的要求,慢慢屈膝下跪,用力在山石上磕了一下头。

    “嘣”

    “咚”

    “砰”

    随着他们的头颅落在冰冷坚硬的山石上,王落辰的身前此起彼伏地响起了一片磕头声。

    “哇,师兄,原来磕头的声音也会有不同啊,今天我真是长知识了。哈哈。”听着这些或清脆或沉闷的响头声,卓应儿用尽全力大喊大叫了起来。

    “应儿,不要那么大声嘛。给他们留点儿面子,人家那么大人了,会害羞的。呵呵。”吴梦雪一把抱着卓应儿,兴奋地喊道。

    她的声音清脆,比卓应儿的还嘹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