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爬行的姿势,不仅身体的所有部分都要承受台阶上的压力,而且体表的皮肤还会跟坚硬的台阶表面有摩擦,让他十分难受。

    可没办法,巨大的压力之下,他现在是没有足够的力气支撑他站起来了,也只好采取这种不怎么舒服,又不怎么雅观的姿势继续前进。

    赢是目的,姿势已经不重要了。

    然而,即便如此,他也仅仅又往上爬行了一百多级,就再也爬不动了。

    他的肉体虽然坚韧,没有因为这种爬行而出现什么伤势。但是,他的力气终究没有肉体这么强大,到了这一步,终于是完全彻底地耗尽了。

    失败的阴影已经开始向自己降临,王落辰心中充满了不甘和悲愤。

    他想要再爬行,想要大声叫喊给自己鼓劲儿,想要赢得这场赌约,可所有这一切随着他力气的耗尽,似乎都变成了不可能了。

    此刻,无论他的意志多么坚定,没有继续下去的实力,都无济于事了。

    欧阳靖等人已经发出求助信号,被学院的教授给接到了台阶的顶端。

    他们站在高处,用充满喜悦的目光看着他,再次发出了嘲笑:“哈哈,王落辰,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你不是挺英雄的?怎么如今像一条死狗一样一动不动了?”

    “喂,你还行吗?不行就赶快认输吧。我们都是男人,可不能耍赖皮的。”

    “就是,不行就认了吧。何必硬撑着呢?痛痛快快地给我们每个人磕一个响头,叫声爷爷。我们敬重你是一条言出必行的好汉,以后还是一样佩服你嘛。哈哈。”

    “王落辰,我们的时间和耐心都是有限的,咱们不能老这么耗下去。要不这么着吧,我们也不欺负你。我们数一百个数儿,若是你在这一百个数儿数完之后,还是无法到达台阶的最后一级,那么就算你输了,好不好?”

    这些人叫嚣着,然后,也不管王落辰同意不同意,他们就开始数起数儿来。

    “一、二、三……”

    他们以每隔一秒报一个数的速度数着数儿,很快就数到了三十多个了。

    然而,趴在台阶儿上的王落辰,还是没有一点儿动静。

    “师兄,快起来,他们耍赖皮了,咱们不跟他们玩儿了。”卓应儿他们几个,也已经被人给带到了顶端,见对方数数儿而王落辰毫无反应,他们也都认为这场赌约,王落辰是没有赢得希望了。因而,他们也开始为他找退路了。

    “谁赖皮了?我们不是正在给他机会嘛?是他自己不珍惜嘛。你看,都数到五十五了,他还一点儿反应还没有呢。”

    听出卓应儿他们话里的用意,司徒鹰他们这一方也是不愿意了。

    “什么就五十五了,我们同意你们数数儿了吗?我们不同意,就不算数儿。”卓应儿可不是个讲理的人,所以讲起歪理来也是丝毫不弱于对方。

    就这样,两方各执一理,互不相让,争吵了起来。

    他们吵他们的,欧阳靖却不理会,他依旧让人替王落辰数着数儿。

    “八十、八十一、八十二,哎,他动了。”当数数儿的数到八十二的时候,突然看见王落辰动了,他便停止了数数儿,惊呼了起来。

    “混蛋,大惊小怪的干什么?嘴里别停,继续数数儿。只要你数儿数到了,他到不了这儿,咱们就赢了。你管他动不动呢。”

    欧阳靖也看见王落辰动了,但他认为,越是对方动了,这时候他们的数儿,越要数下去,绝不能给他行动的时间嘛。

    可是,有的时候,世界上真的存在奇迹,老天安排的许多事情真的会超出人们主观的意愿。

    正当欧阳靖教训了自己家族里的兄弟,让他使劲儿数数儿不要停的时候,王落辰的身体竟猛然像一条蟒蛇一样在台阶上游动了起来。他一路蜿蜒前行,犹如蛇行草地,速度非常地快地贴着青石台阶“游”了过来。

    “九五、九六、九七、九八、九九,啊,见鬼啦,蛇形人来啦。”

    当数到九十九的时候,数数儿的发现,自己的脚踝被人用手给抓住了。而抓住他的那人,正是还匍匐在地上,跟蛇一样摇头摆尾的王落辰。他吓了一跳,数儿就数不下去了。

    “师兄,你赢了,赢了。快停下来吧。”卓应儿见到王落辰的双脚,在数数儿的数到九十九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一千零八级台阶儿,兴奋地大叫了起来。

    “师妹,我也想停下来啊。可是我全身的肌肉都在不由自主的地收缩抖动,让我不得不这样跟蛇一样乱摆动身体啊。”王落辰趴在地上,非常无奈地回应道。

    “怎么会这样?这可怎么办才好呢?呜呜……”吴梦雪听他说停不下来,不禁花容失色,担心他的身体出问题了,眼泪唰一下就掉了下来。

    “师姐别哭,我看不如这样,咱们一块儿上前,一起按住他的手脚,把他给稳定下来。好不好?”卓应儿人小鬼大,心眼儿活泛,见师兄这样儿,师姐着急,她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主意。

    “不可不可,万万不可。你们想想,王兄刚才凭借着这蛇行身法,从那台阶上飞速上来,其间可是克服了多大的压力呀?可见其身法中所蕴含的力量有多可怕。如果咱们贸然上前,恐怕不光摁不住他,咱们所有人还有可能被他给甩下台阶去。那样的话,可就危险啦。”

    李英晨见多识广,心智过人,虽然常常做事后诸葛亮,放个马后炮什么的,但这回却是一改以往的作风儿,提前分析出了卓应儿那主意里的不可行性。

    “李兄说得对,我身体内的这股力气来得莫名其妙,但又巨大无比,所以你们千万不要随便靠近我。否则,很容易被我给伤到。还有,虽然我现在不能停下来,但是并不妨碍某些人给我磕头,叫我爷爷。所以,欧阳和司徒两家的孙子们给我听着,别给我装没事儿人了。赶紧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听到没有?否则,小爷就用这蛇行身法,将你们丢到一千零八级台阶儿以下去。”

    王落辰的身体虽然在乱动,可脑子一点儿都没乱,依然保持着清醒。他可没忘记那些家伙欠自己什么。

    他的话,对欧阳靖一伙儿是个有力的威胁。王落辰蛇行穿过那些上面有巨大压力的台阶,他们是亲眼所见。又听了李英晨的一番分析,自然是对王落辰的力量有多强大有了一定的印象。

    此刻,他们是骑虎难下了。跪下来叫爷爷吧,他们丢不起那人;拍拍屁股就走,不认账吧,还真怕王落辰会说到做到,把他们给扔下去。

    大家想想,一千多级台阶儿,就算一级台阶儿只有二十公分,也有两百多米呢。即便这个台阶是倾斜的,其绝对高度没有那么高,怎么着也有几十米吧。

    从这么高的地方沿着台阶滚下去?其下场就算不死,也得落下残疾啊。他们可不敢轻易尝试啊。

    所以,王落辰一说,他们中间某些胆小的,还真的就准备给他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