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为了回应卓应儿的鼓励,在卓应儿为自己加油之后。王落辰弓着腰快步朝前攀爬了三十多级台阶。

    他这一举动,将欧阳靖他们给吓了一跳。还以为他隐藏了实力,突然间爆发了呢。

    他们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儿,纷纷向天祈祷:老天,您老人家可不能玩儿我们啊。向人家磕头叫爷爷这种事,可是开不得玩笑的。

    仿佛听到了他们祷告,就在他们怕的要死的时候,王落辰在走了三十五步之后,突然腿一发软,“噗通”一下,单膝跪在了台阶上。

    “好,摔得好。哈哈……”

    他这一跪,让欧阳靖一伙儿悬着的心,一下子就落了回去。并且因为见到对手遭殃,他们还幸灾乐祸儿地叫起好儿来。

    “畜生!”

    “一阵狗叫。”

    “不要脸!”

    “不是人!”

    他们叫好儿,王落辰这边儿的人却是个个心疼。你一言我一语的把叫好儿的给骂了一通之后,他们赶紧追上了王落辰,想要伸手去把他给扶起来。

    “不准扶,扶了就算你们输了。”就在大家想要帮助王落辰的时候,欧阳靖等人大叫了起来。

    “师妹,师兄,不用你们扶。我起得来。”

    听到那些人的叫嚣,王落辰向自己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躲开。

    然后,只见他用力一咬牙,仅靠单腿的支撑,就硬生生地站了起来。

    “师兄,你真厉害。仅凭肉体的力量就走到了这里。而且,你看你,即便摔到了,仅凭一条腿的力量就能支撑起身体。这说明,你还有不小的潜力可用。师兄,相信师妹的判断,你应该还可以撑下去。”

    卓应儿见王落辰如此坚强,忍不住又鼓励了他一句。

    “师兄厉害吧?呵呵。应儿,师兄还有更厉害的呢。你看着吧。我一定可以走到尽头的。你们就都准备着给他们当姑奶奶和叔伯爷爷吧。哈哈。”

    在言语上占了欧阳靖他们一点儿便宜,王落辰好像感觉自己身体里又多了几分力量。他一边笑着,一边又缓慢而坚定地朝上攀登了起来。

    “这小子还真能撑!大哥,我们不会看走眼儿了吧?”见他还有力气坚持,欧阳康有些担心了,向自己的大哥嘀咕了一句。

    “兄弟啊,别担心。依我看,到了这一步,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看着吧,顶多再走五十步,他就得倒在地上,乖乖地叫咱们爷爷。”欧阳靖信心满满地说。

    可是,他这信心有点儿太过了,当王落辰又咬着牙走了一百步之后,他自己都为曾经说过这话脸红了。

    “大哥,这可有点出人意料啊。怎么都到这儿了,这小子还能坚持?你看,他们那一队人中,到了这一步,就秦俊彦和卓应儿以及李英晨这三个功力深厚点儿的还能坚持陪着他,其余的人都已经跟不上了。这小子怕是有古怪啊。”

    欧阳康这回是真担心上了。因为,他觉得以自己的功力都快要不撑了,王落辰这一点儿元力波动都没有的家伙,能够坚持到快六百级台阶的地方,简直太妖孽了。

    “别担心,兄弟,你看看他现在真的快要不行了。你瞅瞅他那腰弓的,手都快要够着地儿了。还有他那腿,哆嗦的,就跟筛糠似的。还有那汗水,都把长袍弄成浴巾了。放心,兄弟,他真的要完了。我跟你打赌,他这回绝对坚持不了五十步了。”

    欧阳靖仔细观察了一下王落辰的身体表现,再次替王落辰预测了他能坚持的步数。

    然而,几分钟后,他的话又落空了。

    就在他那有点惊讶的眼神儿中,王落辰就保持着他刚才描述的那个姿势,又走了一百步。

    这时候,幸亏欧阳康已经因为扛不住台阶上的压力,远远地拉在了他的后面,要不即便是当着他这个亲弟弟的面儿,连连预测失败的欧阳靖,也非得把自己的脸插进裤裆里去不可。

    “欧阳靖,你真是狗眼啊。每次都把我师兄给看低了。看看,我师兄又前进了,这回你再用你的狗眼珠子看看,看看我师兄能走几步?”

    卓应儿在他们这些人中修为最高,听觉也最灵敏,欧阳靖欧阳康两兄弟的两次对话,全都被她给收到了耳朵里。如今,看他两次预测,两次被打脸,不禁笑着挖苦起他来。

    “你才是狗呢。不是狗的话,你的耳朵能有这么灵?”欧阳靖虽说预测不准,自己也觉得挺没面子的,可还是不想在言语上吃亏。

    “我,我,赢定了。嘿嘿。”王落辰听见他俩的对话,心里高兴,费力地回过头看了欧阳靖一眼,咬着牙说。

    “别高兴太早了。从这儿往上的三百级台阶,才真正是对人体极限的挑战。据说,就是战力为武将的弟子,走起来也不轻松呢。尤其是最后一百零八级,那可是武将都得给跪下的台阶,小子。看你这副熊样子,撑到这儿已经是极限了,我看你还是认输吧。免得待会儿撑不住,七窍流血而死。哈哈。”

    欧阳靖依然相信王落辰不会赢,因为他知道这台阶越往上越难行,尤其是最后那几级台阶上的压力,根本就不是五极门的新弟子可以承受的。王落辰能赢,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不可能的。

    “想让小爷认输,除非小爷死了。”王落辰掷地有声地撂下一句话,转身继续往上走去。

    但走了几步,他就感觉到了。的确,如欧阳靖所说,从这儿往上的台阶,相比起下面的台阶来,似乎又有了一些不同。

    上一级台阶上的压力相比下一级所增加的部分,好像更多了。

    王落辰的身体此刻真是重逾千斤,他每走一步,都如同在燃烧生命一般。

    既然是燃烧,那么就有燃料耗尽的时候,王落辰以手撑地,手脚并用地又爬了六十一级台阶之后,他感到自己身上真的是没有一点儿力气了。

    因对抗压力而过度调动肌肉的力量后所产生的无比地疼痛折磨着他,让他心力憔悴。他感觉,有种想要放弃的念头在心里慢慢地产生了。

    “哈哈,王落辰,你准备趴在台阶上装死狗了吗?不行了吧,不行就算了吧。不就是叫我们几声爷爷嘛,总比丢了性命要好吧?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就在他心中那想要放弃的念头刚刚产生了一丝的时候,他的身后传来了欧阳靖的嘲笑声。

    台阶上的压力不断增大,以他的实力,也已经跟不上王落辰的脚步了。此刻,他正坐在距离王落辰二十七级台阶的地方,用自己的衣衫扇着凉风,说着风凉话儿。

    “就会说废话的废物,真是废人废话多。”因为没有力气,王落辰用非常小的声音骂了那混蛋一句,不再说话,全身贴在台阶上,朝上一级台阶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