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是谁啊?让王落辰这么生气。

    还能有谁,当然刚刚欺负过他的那帮纨绔子弟了。

    欧阳靖、欧阳康、司徒鹰、司徒貂他们一大帮子人,因为在家时打小时候起就练过气功,都有元力可以调用。所以他们在这台阶上走起来,比别人轻松了许多。便因此也就以为自己有了嘲笑别人的资格。

    他们一路走来,已经嘲笑了很多新入门没有气功根底的新弟子,现在看到王落辰被累得一屁股坐到台阶上休息,自然也不会放过他了。

    “滚!告诉你们,小爷我不惹事儿,你们也别惹我。否则,小爷急了,要你们的好看。”王落辰正累的难受,心情又不好,偏偏他们这时候来挑事儿,他岂会对他们有好气儿?

    “小子,光嘴巴厉害是没用的。有本事你走完这一千零八级台阶给我们瞧瞧。呵呵。别说老子们没给你机会,我告诉你,若是你真能走上这台阶,我们这些人立刻给你跪下,叫你一声小爷。当然,若是你少走一步,你也得反过来给我们每人磕上一个响头,叫我们每人一声小爷。怎么样,你敢不敢赌?”

    司徒鹰最坏了,他见王落辰正在气头儿上,便想出了这个激将法,想要再占王落辰一次便宜。

    谁都知道,这一千多级台阶儿,每往上走一步,所要承受的压力就会增加几分。到了最后,其压力简直就如同一座万斤小山,足足能把一个普通人给活活压死。

    没有元力对抗这种压力的人,想要登上台阶的最高处,那是不可能的。

    历年来的新弟子攀爬这个台阶,都是在力竭时向自己的长辈发出信号,由他们把自己给带上山去的。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一个完全不能使用元力的新弟子,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走上最后一级台阶的。

    关于这一点,吴梦雪秦俊彦他们是不知道的,但李英晨和朱立军他们却是知道的。

    听对方这样激将王落辰,唯恐他在一气之下会上了他们的当,李英晨赶紧大声说道:“司徒师兄,这样的玩笑可开不得。这台阶仅凭肉体的力量是没有任何人能够爬上去的。如果硬要那么做,很可能会被累死或被巨大的压力给压死。你们这样激将落辰师弟,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呸,没出息的东西。明明可以高高在上当龙,偏偏犯贱钻进土里当泥鳅。我警告你们这俩混蛋,少管我们的闲事儿。否则,别怪我们不顾念大家都是长老族人的情谊,对你们不客气了。”见他们两个敢来破坏自己的好事儿,欧阳靖恶狠狠地威胁了他们一下。

    “哼,欧阳靖。说话不要这么难听。常言道,‘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劝你们不要那么嚣张。免得闹出事情来,大家都下不来台。”

    朱立军的脾气,相对于李英晨更为耿直一些,他听对方说话如此难听,不禁皱了皱眉头,向前一步,说出了句十分硬气的话来。

    “好啦,朱兄,你不必跟这种人打嘴仗。他们不是想跟我王落辰赌吗?好啊,我今天就跟他们赌一赌。只是,要赌的话,咱们丑话得说到前头。这赌约到了最后,若是谁不肯认账,那么这人就是乌龟王八蛋。你们可敢立誓?”

    王落辰听朱立军为了自己不惜得罪欧阳靖他们一伙儿,心中不由地一阵感动。一时胸中豪情万丈,想也不想,就把对方的这个赌约给接了下来。

    他想好了,自己即便是输了,也不过是一个人受辱。而若是赢了,对方可就是六十四个人一块儿给自己当孙子了。这赌约,双方押的赌注大小不一样,他以为自己还没开局就已经赚到了,没有理由不赌的。因而,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好,爽快。既然你这么爽快,那我们也不拖泥带水的,你听着。我们这就向天起誓。”欧阳靖就怕王落辰不答应,如今听他十分爽快地答应了,赶紧毫不犹豫地朝天发了个誓。

    而且,为了让王落辰入套儿,他不光自己发了誓,还让自己身后的欧阳司徒两家的子弟都发了誓。

    这样一来,王落辰就是想反悔也不成了。

    对他们对赌这事儿,秦俊彦吴梦雪他们看在眼里,心里不禁暗暗着急。连连向王落辰使眼色。

    但王落辰却跟没看见一样,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儿,也向天起了个誓,就转身朝台阶的下一层走去。

    “师兄,你还真是够白痴啊,你怎么能答应他们的赌约呢?你不知道这台阶越往上,对人体所产生的压力就越大啊。你体内又没有元力,后面还有七百八十一级台阶,你可怎么走啊?”

    卓应儿功力比他们都高,跑得也快,已经老早就上了台阶的高处。她一个人,在上面等了一会儿,见自己的师兄师姐们既没有上来,也没有发求助的信号,心里好奇,就回来瞧瞧。正赶上王落辰跟人家打赌,她不禁因为他的莽撞而替他担心起来。

    “没事儿,放心吧师妹,为了收这些孝顺的孙子,我就是死也死到第一千零八级台阶上。”

    对她笑了笑,王落辰挺了挺腰杆儿,又往上攀登了几级。

    只不过,他话虽然说的轻松且充满豪情,但台阶对此却既不会产生同情,也不会减轻对他的压力。他一步一步地攀登上去的时候,依然要付出十分沉重的代价。

    每迈出一步,他腿上的关节都在“咯吧咯吧”的响。同时,伴随着酸痛,他的肌肉也在微微地颤抖。

    这是力竭的表现。或者,他坚持不了多久了吧?

    汗水,早就湿透了他的贴身衣裳,并开始朝外面的长袍渗透,将他的前胸后背各浸湿了一片。

    因为出汗太多,他的身体有些脱水,嘴唇变得非常干裂,一道道细小的口子出现在了上面,并流出了殷红的鲜血。

    他的呼吸变得非常地沉重,心跳也比平时快了许多,随着呼吸和心跳的变化,他的脸颊也变得红通通的。看起来好像抹了胭脂。

    他身体上的种种状况,让吴梦雪他们看出了他身体的不妙,心里的担心不禁加重了几分。

    而作为跟他打赌的另一方,欧阳靖他们的心情,却是爽到了极点。他们也看出王落辰快坚持不下去了,脸上都不由地绽放出得意的笑容。

    “胜利在望啊,王师弟。哈哈。不过,这话不是说你,而是说我们的。不要误解啊。”

    司徒鹰故意趴到王落辰耳边,嘲笑到。

    “没误解,因为这场赌局的最终胜利必将是属于我的。我有绝对的信心。不信,咱们走着瞧。”王落辰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将司徒鹰扒拉到一边说,“而且,请你以后改改自己的毛病,说话的时候离别人远点儿。因为,你这嘴里,实在是太臭了。”

    王落辰说完,还特意捂住了自己的鼻子,朝远离司徒鹰的一方侧了侧身子,那脸上的表情和身体的姿势,就好像正在路过茅厕一样。

    “你,找死!”司徒鹰被他当众给羞辱了,怒了。

    (究竟王落辰能不能成为真正的强者?能不能消灭外星仇人?又能不能为救回自己的父母?还有,他到底和小师妹还是大师姐成为神仙眷侣?他是只恋一枝花,还是狂开后宫?预知后事如何,请看VIP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