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师兄!你醒醒啊师兄!”天一生水刚刚钻进元化极雕像的眼睛,迷迷糊糊的王落辰,就听到了吴梦雪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

    “师姐,人家说唤醒昏迷的人,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用巴掌使劲儿拍他的脸。你看你叫了半天都叫不醒他,要不让我在他脸颊上拍两下试试。”普天之下,能想出这个馊主意的,自然就只能是卓应儿了。

    不行,不能让她拍我的脸,我得赶紧醒过来。要不然,这丫头出手没轻没重的,万一要把我的脸给打肿了咋办?

    “住、住、住手,我,我没事儿?”因为害怕被打脸,王落辰使出浑身的力气,睁开了眼睛,向卓应儿发出了不许动手的命令。

    “呦呵!看看,看看,我这打脸的方法果然有效。哈哈。我的巴掌还没下去呢,师兄就醒了。”他一醒来,卓应儿扬着自己的手掌,大笑着显摆起自己功劳来。

    “得了吧,我早就醒了,只是眼睛睁不开罢了。还有,应儿,你打我脸这事儿,我记下了。呵呵,小心下次你晕倒,我就用这个方法叫醒你。”王落辰一醒过来,马上就恢复了开玩笑的能力,跟卓应儿玩笑起来。

    “师兄,你有没有搞错啊?人家只是出出主意,比划一下,又没有真的打到你脸上。你这样说,很不公平啊。”

    听他说也要打自己的脸,卓应儿赶紧用双手把自己的脸捂上,向他抗议道。

    两人的嬉闹,把周围的人都给吸引了过来。

    在王落辰昏迷的时候,雕像的防御法阵已经关闭,他们靠近书卷这里也无碍了,所以他们也是纷纷落在了书卷上,等着王落辰的醒来。

    这些人里,卓不群和厉不同走在了前面,见到王落辰真的醒来了,他们脸上的凝重表情慢慢地被喜悦所代替。

    “可算醒过来了。来,让师伯看看,有没有事。”卓不群抢先一步迈过来,伸手握住了王落辰的脉搏,闭上眼睛,仔细探查起他的身体来。

    “怎么样?师兄,这孩子没事儿吧?”厉不同也来到了他身边,关切地问道。

    卓不群慢慢睁开眼睛,松了口气说:“没事儿,只是有些气血浮动,稍事休息就好。”

    “谢天谢地!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若是出了人命,我这新上任的院长,恐怕要被老祖们责罚了。”厉不同听说王落辰没事儿,也是长出了口气,笑着说。

    “这倒也是,毕竟作为长辈和领导,你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嘛。当然,这事儿呢主要还是得怪落辰。这小子太顽皮了。”卓不群瞪了王落辰一眼,责怪道。

    “哎呀,爹,师兄都受伤了你还责怪他?真是的,你怎么那么狠心呢?我看哪,这事儿谁也不怪。既不怪厉师叔,也不怪我王师兄,就怪祖庙的人,没事儿在祖师爷的雕像底座儿上安装什么防御法阵?这么大一块石头,风吹雨打坏不了,鸟儿虫儿的啃不动,就是飞行兽撞在上面,也撞不坏吧。弄个法阵干嘛啊?防鬼啊?”

    卓应儿为替自己的师兄开脱,将责任都推到了祖庙管理方身上。

    “哎,应儿,不可胡说。祖师爷的雕像是咱们五极门的精神象征,自然要严加保护。这防御法阵正是为了防止祖师爷的雕像不被敌人暗中破坏才建的。你小孩子家家的,不懂就不要乱说。好啦,既然你师兄醒了,那咱们都放心了。我看哪,咱们也别耽搁了,赶紧去祖庙祭祀祖师爷去吧,免得误了时辰。”

    厉不同虽说是院长,卓不群却是他最厉害的师兄,因而,在五极学院,隐隐地还是以他说话最为管用。

    卓不群这样说了,其他教授什么的,当然没人敢不听啦。

    而且,就连他只说去参加祭祀的事儿,半句也没提会因为这件事儿对王落辰进行什么责罚的态度,大家也是不敢有什么意见。

    他们只是向卓不群陪了个笑脸儿,拱了拱手,就纷纷招呼了各自班里的弟子,唤来飞行兽,离开了。

    “落辰,你这次又闯了祸。本来师伯要罚你的,可看在你也是不了解情况,并也受了伤的份儿上,这次就算啦。但是,下不为例,你可要好自为之啊。”

    厉不同虽然没有责罚王落辰的意思,但好歹作为五极学院的院长,有些话还是要讲到那里的。

    王落辰自然明白厉不同这样说的用意。连忙向他行礼,道谢:“嘿嘿,谢谢院长师伯。弟子下次一定注意。”

    厉不同对他这个态度,还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也飞身上了飞行兽,离去了。

    他走后,卓不群则是轻轻在王落辰脑袋上拍了一下,用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书卷上只剩下了王落辰、卓应儿、吴梦雪还有秦俊彦、甄仁才、丁梁柱、赵思雅、李英晨、朱立军他们天命社的这九人。

    没有外人在场,大家自然随便了许多。他们围过来看了看王落辰的身体,见他果然没有什么大碍,就跟他玩笑了一会儿。然后,大家也互相吆喝着,骑上自己的飞行兽离开了。

    只是,所有的人,除了王落辰,谁也不知道,就在他们离开前,天一生水已经将这雕像的秘密给发掘出来了。

    “这么说,雕像的头部是空的。而且里面有法阵?”骑在飞行兽上,王落辰用意念跟天一生水交谈着。

    “嗯,对,是有法阵,而且是一种特别强大的专门困守神识的法阵。连我都无法破解。但即使如此,我还是敢肯定,这法阵中间困住的神识不简单,很强大。也因此,我才没有贸然采取行动。”

    天一生水将它所记录下来的雕像头颅内部的影像,传递到王落辰的大脑中,让他看了看,回答道。

    “连你都破解不了?那看来这法阵还真是挺厉害的。可惜,我才刚刚成为五极门的弟子,还没有开始学习法阵的知识,对这东西也是束手无策啊。要不然,倒是找时间进去试一试。”

    王落辰将脑海中出现的影像看了一遍,觉得那法阵中地球隐藏着一些秘密,但一时之间自己又没有办法获知,心中不禁有些痒的难受,对学习法阵知识燃起了热情。

    “哦,你们学院会安排你学习法阵知识啊?那太好了。破解法阵我帮不了你,学习法阵知识这事儿我倒是可以帮你一下。”天一生水将自己的两只小胳膊抱起来,非常自信地说。

    “你说什么?学习知识也能帮?这怎么帮?说来听听。”王落辰听它这样说,眼睛顿时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