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你赖皮,你给我停下来。”吴梦雪骑着霓虹兽跟在王落辰的后面围着元化极的雕像转了两圈儿,瞧瞧自己怎么追也追不上他,有些急了。

    “停下来?你当我傻啊。我要是停下来,你还不又要帮我炼体?哈哈。”王落辰故意朝吴梦雪做了个鬼脸儿,气了她一下,得意地说道。

    “好啊,你不停下来是吧,那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吴梦雪明白自己的霓虹兽本来就飞不过他的巡天兽,在这种绕飞的情况下,就更没有那个可能了。因而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从今以后不理他。

    “这,师妹,你这才叫赖皮呢。咱们就不能好好玩耍一回?怎么每次一到了你要输给我的时候,就利用人家心软的弱点呢?你知道的,我是真不舍得看着你除了我之外没人理的。算啦,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啊,又被你的赖皮给打败了。”

    听她说要不理自己了,知道这小丫头是真有些怒了。王落辰怕她言出必行,真不理自己,到时候还要麻烦着去哄她,就赶紧放慢了巡天兽的速度,等着她追上自己。

    吴梦雪见自己的威胁起作用了,心中窃喜,轻拍了一下霓虹兽,加速朝他飞了过来。

    “咻”

    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吴梦雪眼看要追上王落辰,想要从霓虹兽上面跳过去,很尅他一顿的时候,一团光球飞快地从元化极雕像的底座上飞出,向王落辰袭来。

    “啊!”

    光球不偏不倚地打在了王落辰的身上,将他从巡天兽背上给掀了下去。

    “师兄!”

    看着王落辰飞快地向下坠落,吴梦雪心中一急,大叫一声,催动霓虹兽以闪电般地速度向他飞去。看起来,她是准备想以霓虹兽接住他。

    然而,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之下,王落辰的下落非常快,根本就不是霓虹兽所能追上的。

    “砰”

    王落辰的身体经过三十多米的坠落,如同一个炮弹,一下子落在化极祖师雕像胸前,他老人家所捧的一卷书上。

    “呼”

    两者接触,激起一阵风尘,王落辰于风尘中,身子平平地摔在了那卷巨大的书上。

    “师兄,你怎么样了?”

    吴梦雪紧跟着降落到了上面,翻身从霓虹兽上下来,就扑到王落辰身前将他扶住,关切地问了一声儿。

    “我,我,我晕!”

    说了句晕,王落辰就真的晕了。

    “师妹!”

    “师姐!”

    “梦雪!”

    “王师兄怎么了?”

    王落辰刚晕了过去,学院的大队人马也是围了过来。见到王落辰浑身尘土,紧闭双眼躺在吴梦雪的怀里,大家都发出了关切的惊呼。

    “大家注意,不要靠前,雕像底座有防御法阵。唉,怪我啊,来之前忘了让教授们给大家通知了。”正当大家想上前去看看王落辰时,五极学院的新任院长厉不同大声发出了警告,随即他又对身边的一名教授说“去,告诉祖庙主持,将法阵暂时关闭。”

    “是,院长。”那名教授驾驭着飞行兽向着一座巨大宫殿呼啸而去。

    防御法阵是为了防止有人破坏雕像而建立的,就在雕像的底座儿上。一般来说,只要不靠近雕像的近处,法阵是不会开启的。

    这事儿呢,五极门内的老弟子都是知道的。所以,平时也没什么人会随便靠近雕像。因此厉不同来的时候,才将提醒大家注意雕像防御法阵这事儿给忘了。

    今天也是活该王落辰倒霉,他要不和吴梦雪嬉闹,也是不会飞到离雕像这么近的位置的。那样,就不会触动什么防御法阵,吃了一个大亏了。

    幸好,防御法阵设立之初,就被设定为一个能量输出较小的警示法阵,并不以杀死为目的。否则,被击中身体的王落辰,小命儿恐怕就在这儿挂掉了。

    饶是如此,他的身体也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特别是被击中后,掉落到书卷上时所承受的撞击力道也是不小,对他的身体造成了二次伤害。若非他的身体如今已经变异成刀枪不入的坚韧体质了,说不定这下还真会把他给弄成伤残人士了呢。

    此刻,他正昏迷着。对外界的一切都毫无感知了。唯有头脑中的潜意识还保持着运转。

    “嗡”

    在潜意识的感知中,一道蓝色的光芒蓦地从脑海中闪现,天一生水从蓝色的小球儿再次变成一寸长的小人儿。

    “乖乖,我的宿主,你这家伙又闯祸了?还真是顽皮啊。哈哈。”小人儿伸着懒腰嘲笑道。

    “别说风凉话了,赶快把我给弄醒。”王落辰不客气地命令道。

    “对不起,这个我做不到。因为你会昏倒,是你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发挥了作用。这种机制很原始,对你的肌体大有好处,能让你于沉睡中获得某种神秘的修复能力。这种机制十分复杂,连我也无法干涉,所以,你想要醒来,只有默默等待了。”天一神水笑着解释。

    “切,默默等待?那就让我一个人默默等待就好了,你又出来干嘛?”王落辰见他帮不上忙,立刻没好气地训了他一句。

    “你以为我想出来啊?是有一道非常强大的神识激发了我的防御机制,我才醒的。怎么?刚才有一道神识想要深入你的泥丸宫,刺探你的神识。你没感觉出来吗?”天一生水被他给训了,不急也不恼,笑了笑,反问道。

    “刺探我的神识?有吗?我怎么没感觉出来?”天一生水的话让王落辰一愣,脑筋飞快地转动,回想自己身上有没有什么异常,然后,他就想到了雕像的眼睛,于是他说,“哎,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就在刚才,我见到雕像的眼睛转动了一下,你觉得这是不是跟你说的什么神识有关?”

    “雕像?就是你面前这座雕像吗?石头做的眼睛也会动?这不可能吧,说不定是有什么东西在作怪。好吧,让我来探查一下,看看它到底有没有什么古怪。”天一生水听了王落辰的话,对这座雕像产生了兴趣。他立刻就行动起来,向着王落辰面前的这座雕像飞了过去。

    它是意识所结成的形体,飞离王落辰的身体进行各项活动,别人的眼睛是看不到的。所以它才敢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而不担心别人会发现。

    它慢慢飞向雕像的眼睛,并从那里悄无声息地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