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大家交流了半天,了解了自己未来要学习的课程以及将要参加的战力测试之后,王落辰的小师妹卓应儿终于来了。(书屋 shu05.com)

    她一来,还是跟刚才用音灵石通话时那样,冲着大家一阵埋怨。内容也没什么新鲜的,就是气大家不叫她去看热闹,他老爸把她安排进学院不跟她商量。

    她的语气里带着小女孩儿特有的撒娇儿,大家只觉得她这些话可爱,并没有人因此而生气。甚至,相反的,大家还都过去跟她说好话,赔不是,哄她开心。

    小孩子的脸,仿佛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刚才还是乌云密布,大家一哄,就阴云散去,万里晴空了。

    她又快乐的像一只小麻雀一样,在大家中间跳来跳去,叽叽喳喳起来。大家的谈话间,也因此充满了更多的欢声笑语。

    欢乐的时光过得总是很快,当午餐的钟声响起的时候,大家相互招呼着离开了教室,吹响唤兽哨儿,招来各自的飞行兽去了饭堂。

    他们一到饭堂,就被饭堂中值守的教授和弟子告知,午饭得抓紧吃。因为他们待会儿要去化极峰上的祖庙祭祖。

    而由旭日峰到化极峰有将近两个小时的路程。一来一回的话,就得花四个小时,中间还得举行个较为隆重的仪式,还要花费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时间不怎么充足,所以大家不能在吃饭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既然有这样的通知,大家吃饭的速度自然就加快了许多。从排队打饭到吃完,仅用了半个小时左右。

    这中间,王落辰又见到了赵思雅他们三个以及李英晨他们两人,但因为不在一个班,吃饭的时候坐不到一张桌子上,无法多做交流,仅仅匆匆交谈了两句,就各自散开了。

    不过,吃饭的时候没时间闲聊,吃过饭,去化极峰的路上的这两个小时,他们这一帮人却是可以并排而行的。

    他们一行九人的飞行兽都很不错,自然又引来了很多人的眼热,尤其是欧阳靖他们一伙儿,更是因此而生出更多的妒火,心中那想要得到他们飞行兽的愿望也更热切了。

    对此,王落辰他们依然是一无所知。他们都是些善良的孩子,心里没有害人之心,自然也就毫无防人之意。拥有比其他人更优秀的飞行兽,偏偏没有拥宝防贼的自觉,活该他们要经历一场人生的磨难啊。

    就这样,在别人觊觎的目光中,他们一路飞行,来到了化极峰前。

    祖庙就在化极峰的南坡,一处风景和风水都极佳的地方。一座高达上百米的巨大雕塑,就是它最为显著的标志。

    在学院教授的带领下,王落辰他们的队伍对着那高大雕塑快速飞行,慢慢与它接近了。随着雕像在眼中一点儿一点儿的变大,这座人形雕塑的细节也渐渐显现在他们的瞳孔里。

    一块青色方巾包裹住梳的整整齐齐的发髻,宽阔的额头、浓密的剑眉、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神采奕奕。之下,是高挺的鼻梁、厚薄适中的嘴唇、微微上翘的下巴。所有这些特征,组成一张英俊不凡的脸孔。

    脸孔以下,修长的脖子加上修长的身材,再配上一件飘逸的长袍,让这书生打扮的人颇具几分仙风道骨。

    这人就是元化极,五极门的开山祖师。据说,这尊雕像就是依照他生前的样子,用化极峰上一块完整的巨石雕刻成的。

    如果传说属实,那么这个雕像的容貌,就是元化极的真实容貌了。

    既然是真实的容貌,那还真得仔细瞻仰一下这位先贤呢。王落辰心中暗想。

    于是,他便凝神聚气地盯着这雕像看了一会儿。谁知,这一看,却让他受到了一点儿惊吓。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他盯着对方的脸庞瞻仰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他和对方的双眸对视了一下。就在那一下,他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就是他觉得对方的一对眸子没有死,是活的,还带有浓浓的生命气息。

    这怎么可能?

    按照《五极门名人传》记载,化极祖师已经故去三千余年,根本不可能还有什么生命气息会从他雕像的眸子中传出来。因而王落辰心中产生了深深的疑惑,为了确定自己刚才那种感觉是错觉,他再一次将视线集中到了那雕像的眼眸上。

    然而,这一次,让王落辰惊恐的是,那眼眸表现的更为夸张,它居然轻轻地在眼眶中转动了一下。

    “师妹,你看到了吗?”看到这一幕,心中惊恐不已的王落辰拿起自己的音灵石,向吴梦雪悄悄问道。

    “看到什么?”王落辰猛不丁冒出的问题,让吴梦雪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祖师爷的眼睛在动。”王落辰指了指雕像的眼睛说。

    “滚,明知道我胆子小还故意使坏吓唬我,找事儿啊?”吴梦雪以为他在跟自己开玩笑,没好气儿地瞪了他一眼,笑骂道。

    没想到跟母老虎般凶悍的小师妹居然会以胆子小自居,王落辰无语了。

    发了半天呆才说道:“冤枉啊,人家哪有那个意思?人家明明是在很严肃很认真地跟你探讨我的一点发现嘛。”

    “还狡辩,你家石头雕像的眼珠子会动啊?骗鬼呢?”吴梦雪又瞪了他一眼,凶巴巴地晃了晃自己的拳头说道。

    “唉,师妹,我真的冤枉啊,你这么厉害,我哪儿敢骗你啊?”见她似乎有要冲过来,捶自己两下的意思,王落辰怕同学们看笑话,连忙摆着手向她解释。

    “好啊,你竟敢说我是鬼。王落辰,你皮痒了是不是?”吴梦雪误会了他话里的意思,把音灵石往怀里一揣,拍了一下霓虹兽,向他扑了过来。

    没想到自己想让她熄火儿的话,反倒将她的火焰给挑拨的更旺了,王落辰在霓虹兽飞过来的瞬间,赶紧一动心念,给巡天兽下了一个“快跑”的命令。

    巡天兽是有几分灵智的,它体味了一下自己主人的心情,就猛扇一下翅膀,“嗖”的一下,飞了出去。

    “还想跑?哼,给我追。”见他跑开,吴梦雪猛地催动霓虹兽,向他追了出去。

    “哎,师弟师妹,别胡闹,赶快停下来。小心长辈们怪罪。”秦俊彦眼看他们两个又要打闹,赶紧催动清风兽追向他们,并高声提醒了一句。

    可他们两个人,一旦嬉闹起来,哪里肯听他的。他的提醒,全被他们当成耳边风了。

    他的话音还未落,他们两个就骑乘着自己的飞行兽,一前一后飞了出去。

    他们一个在前面逃,一个在后面追,很快就领先于众人,到了祖师爷元化极的巨像前。

    玩过追逐游戏的人都知道,在追逐的过程中,倘若被追的人能够找到一根柱状的障碍物并且围着它跑,那么后面追的那个人,就很难追得上他。

    王落辰经常被女孩子追着跑,早就掌握了这个避难诀窍儿。所以,当他被吴梦雪给紧追着,正往前逃的时候,见到了祖师爷的神像,便打起了将它当成那根柱状障碍物的主意。

    也因此,一到雕像跟前,他立刻就催动巡天兽,边逗着吴梦雪生气,边围着它绕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