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牛叉,这谁写得文稿啊,简直太溜了。”

    在火长老发言时,王落辰一边跟着大家鼓掌欢笑,一边暗自赞叹写发言稿的家伙不简单。

    一篇几百岁老祖的演讲稿,被他用符合新弟子口味的语言写成,既抓住了新弟子们的耳朵,又为长老会的老祖们加了分,树立了老祖们的亲民形象。这对于他们在新弟子中争取支持、发展势力可是大大有利啊。

    一篇演讲稿,也隐藏着如此良苦的用心,王落辰想明白这一点,心中不免有那么一点儿不快。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这种事情毕竟是大人物要考虑的,自己想这些也真是无趣,就将那一丝不快释怀了。

    他继续随着众人鼓掌,欢笑,直至用这样的鼓掌和欢笑将火长老给欢送下了祭坛上的高台。

    继他之后,又有几位五极门内重要的人物上来说了些话。最后才轮到五极学院的院长厉不同上来跟大家讲话。

    老祖当前,他的讲话自然不会比他们的更精彩。他不过是用学院简介式的语气,极为简单说了说学院的大体情况,又解释了一下分班的依据就结束了自己的演讲。

    不过,虽说语气平平,毫无精彩之处。王落辰却觉得,还是他的讲话最有干货,最实在。最起码,听了他的话之后,他知道自己被分到哪一个班去了。

    此次分班,学院将四百二十名学生按照他们的体质分成了十个班。

    王落辰因为啥也不沾边儿的特殊体质,被分到了第九班天才少年班,跟吴梦雪、秦俊彦这样的真正天才体质的人分到了一块儿。这让他大感意外。

    “学院不会搞错了吧?我又不是天才体质,干嘛把我分到天才少年班啊?”他偷偷地向吴梦雪问道。

    “怎么?跟我在一个班不好嘛?看你好像不太乐意的样子啊?哼。”

    果然人家说的没错,男人和女人的思维往往是不在一个频道上的。王落辰所问问题的重点吴梦雪完全没有掌握,她只关心王落辰的表情和态度。

    “这个,师妹啊,你误会啦。能和你在一个班,我正求之不得呢。哪儿会不乐意?我只是好奇这分班的这人他的依据是什么?我的体质,明明是那种连入门都困难的废柴体质啊。怎么这入了门之后,竟然把我给安排到天才少年班了呢?”王落辰挠了挠自己的头皮说。

    “这事儿的答案不用猜了,等会儿仪式结束,去问问卓师伯不就行了?”秦俊彦听了他俩的对话,笑着说道。

    他这个提议当即为他俩所接受,就暂时停止了这个问题的讨论,继续以端正的态度听五极学院其他一些负责人讲话。

    大概是因为明白自己的重要性比不上前面那些讲话的老祖、护法、首座、院长之类的人物,不宜啰嗦。学院里这几个人每人就简简单单地说了两三句儿,表了个态,拢共用了十几分钟就结束了。

    他们一讲完,这场开学典礼就算是结束了。老祖和尊老院的老头儿们陆续离开,学院的各处负责人和教授们,指挥着值守的老弟子将所有的弟子带到各自的教室。

    说到教室,因为占地宽广、楼宇众多,在五极学院,一个班级就单独占据一座大殿。

    这种安排让新弟子们兴奋不已,毕竟在一个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学习的话,感觉是非常爽的。

    王落辰师兄师妹也到了自己的教室,心情同样不错。尤其是在那儿还见到了穿着五极学院教授制服的师伯卓不群,更是让他们高兴。

    “卓师伯,您真的竞聘上学院的教授了?”一见面,王落辰就兴奋地问。

    “竞聘?不,师伯我可是直接上岗儿。要知道,若非你们几个都在这儿,他们就是用八抬大轿抬,我也不会到这里当什么教授的。”卓不群背着手,一脸傲气地说。

    “对啊,就凭师伯的战力,在门内当个护法首座什么的都绰绰有余,又哪里会看得上这学院教授的位置呢?师伯,为了我们,您受委屈了。”王落辰上前挎住他的胳膊,送上了一顶高帽儿。

    “你小子,就是个马屁精。不过,师伯喜欢。别人拍的马屁,我还不待见呢。哈哈。”卓不群用手拍了王落辰的后脑勺一下,笑着收下了他送的高帽,接着说“所以,师伯就特地把你给要到了我亲自授课的这少年天才班了,好天天让你小子拍师伯的马屁啊。”

    “师伯,原来是你安排我进的这个班啊。怪不得呢,我说怎么我一个入门都十分困难的废柴,能够进到这个班呢。真是谢谢师伯了。”不等自己问,卓不群就把他心中的疑惑给解开了。王落辰一高兴,笑嘻嘻地给卓不群正经八百地行了个礼。

    “哎,小子,不要妄自菲薄嘛,你如今经过了化龙池池水的洗礼,身体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怎么还能说自己是废柴呢?呵呵。再说了,我让你过来,也是有私心的。”

    “私心?”卓不群这话让王落辰听得有点迷糊,连忙追问了一句。

    “是啊,私心。而且还不止一个呢。第一个,咱们五极门的五极元体极难练成,自祖师爷元化极之后,就没有大成者。你想,这么难练成的武功,若是在师伯的传授和帮助下,被你练成了,是不是也算让师伯又创造了一项五极门的武学纪录啊?那师伯脸上是不是有光了?”

    “第二个,师伯看你和应儿在一起的情形,好像这小丫头很听你的话。她这丫头一向顽皮,不好管教,师伯把你安排到这个班,让你们在一块儿学习修炼。也好让你替我好好带一带她,免得她到处乱跑,给我招灾惹祸。所以,帮你就等于帮我吧。我也不吃亏啊。哈哈。”

    王落辰听完他的两个理由,也是笑着说:“师伯,你真是好算计啊。您放心,您这两个算计,弟子一定都不让它们落空。接下来的三年中,学好武功,提高战力,帮助师妹,弟子保证完美地完成任务。”

    “应儿师妹真能进入学院跟我们一起学习了?师伯,这事儿您告诉她了吗?她同意了?”吴梦雪在一旁听卓不群和王落辰聊到卓应儿入学的事儿,忍不住插了句嘴。

    “学院的教授,每人手里有一个保举自家子弟入门的名额。你们都已经通过考试,成为学院的弟子,用不着我保举了,我当然就把这名额给了你们师妹了。至于说她会不会同意?我跟你们说,虽然我还没跟她讲。可她向来喜欢热闹,若是知道能和你们在一个班修炼,她肯定会非常乐意的,不信你们现在就告诉她试试。”

    知女莫若父,卓不群虽说平日里沉迷于练功,但好歹是卓应儿的父亲,对他自己这个女儿,他还是了解的。

    他相信,缺少玩伴的卓应儿,只要听说有人陪她一块儿上学,肯定会到五极学院来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