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一直都在听大家说,几位老祖实力有多么多么的恐怖,可毕竟没有亲眼看过。如今亲眼目睹,亲身感受了,王落辰心中有所震惊是难免的。

    在王落辰看来,两位老祖的实力实在是太过惊人了。

    在尘世的时候,他参加过很多比赛和会议,十分清楚在一个大的活动现场,如果想让所有到场的人都听清发言席上某人的发言,得需要多好的音响设备,消耗多大的能量才能办到。

    而刚刚金长老在祭坛上向大家所讲的那几句话,根本没有借助任何设备,却达到了让现场所有人,都能清晰听到他讲话内容的效果。这大大超出了王落辰的认知,实在是太令他感到匪夷所思了。

    木长老呢,他的表现更惊人。金长老还只是借助元力将自己的声音送到每个人耳边,并没有实质性地影响每个人的肢体动作。而他一出手则是直接使用元力调动了这个世界的空气,让它们产生了托举之力。于同一时刻影响到数万人的动作,这力量是多么恐怖啊。

    王落辰在心中细细分析着他们二人这手段中的惊人之处,震惊之余,渐渐生出几分羡慕之情。

    “什么时候,我要是拥有这样的能力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去解救父母,杀光狂霸星人,替师父师母报仇了。”王落辰眼睛火热地盯着祭坛上那一金一青,两道身影,嘴里轻轻说出了自己的愿望,“不过,想想的话,这也不是不可能吧。毕竟,我现在已经是五极门的弟子了呢。相信,只要我努力地修炼,终有一天,或许我也能够达到老祖们那样的水平吧。”

    “落辰,你这小家伙很有志向。只是,你的这个想法未免太天真了。老祖们能达到这一步,无不是经历了几百年岁月的修炼,你以为是短时间内一蹴而就的吗?”

    王落辰正在这里瞎嘀咕,突然耳边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那声音来的十分突兀,令他心里大吃一惊。

    “谁?是谁在跟我说话?我怎么看不到你?”被这突然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声音吓到,王落辰惊慌失措地朝四周瞅了几眼后,悄悄问道。

    “哈哈,小家伙儿,这么快就把师祖给忘了?前日在招考殿,你不是刚刚才见过我老人家?我老人家还为你说好话来着。”那声音提醒道。

    “师祖?哦,是您啊。我想起来了。我说怎么声音这么耳熟呢?嘿嘿。”经那声音一提醒,王落辰才想起这说话的是谁。这人就是他那位看起来是个老糊涂,实际上挺精明的师祖何道奎啊。

    知道是他,因为他老人家的位置比较显眼儿,王落辰很容易就在人群中找到了他。而他呢,也正站在祭坛上位于老祖们身边的位置,朝着王落辰微微点头呢。

    “想起来了?想起来就好,算你臭小子还有点儿记性,也不枉师祖我这次为你得罪了一大帮人。”何道奎的声音继续传来。

    “谢谢师祖,这事儿弟子明白。正说要找时间去向你老人家问好,道谢呢。”王落辰微微向着他点头,表示了自己的敬意。

    “你这小子,倒是嘴甜。不过咱们爷俩儿这关系,还客气什么?我跟你说,我也不要你谢来谢去的。只要你能在三天后的晚上,到尊老院找我,替我老人家解答几个问题就好。”何道奎夸了王落辰一句,然后向他发出了一个邀请。

    “行,弟子听您的,三天后一定到。到时您老人家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呵呵。师祖,您还有别的吩咐吗?”王落辰再次冲他点了点头,十分痛快地答应了跟他见面。

    “嗯,很好,就这么说定了。仪式马上就开始了,你不要再说话了。你如今还没有学会用元力传音的秘法,一说话,嘴巴老是动来动去,会让人家以为你不守门规,在这么严肃的场合乱吃零食的。呵呵。”

    老头儿爱开玩笑,跟自己的徒孙约好了见面的事情,还不忘跟小辈玩笑一下。

    他这话让王落辰偷偷一乐,朝他点了点头,应了一声,便闭上嘴巴,不再说话了。

    何道奎说得对,在这么严肃的场合,在大家都一脸严肃地表情站在广场上静静等待仪式开始的时候,自己这嘴巴动来动去的,的确有些不太庄重,也很容易引人注意。

    再说,老头儿也说了,仪式要开始了,王落辰还得好好听听老祖们要说些什么呢,也不能再一直私下里同他偷偷说话了。

    因此,他就停止了和师祖的交流,跟别人一样昂首挺胸,肃然站立,目视前方祭坛上的老祖们,当起了认真听讲的好学生。

    果然,如何道奎所说,开学仪式在他刚正经了一分钟,就正式开始了。

    漫天的礼花停止了燃放,巨大的礼花爆裂声戛然而止。

    “铛——”

    悠扬的钟声响起。所有人被震耳欲聋的烟花给震得有些发昏的头脑,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钟声连续响了六十四下后,掌门罗不争先向五位长老和尊老院的众位老者深施一礼,接着对着广场上的门人弟子朗声说道:“众人安静!五极学院开学典礼正式开始!首先,有请咱们的火长老,代表五极门长老会跟大家讲话。”

    说完,他便态度恭谨地朝一位身穿火红袍服的青年老祖行了个礼,将他给请到了祭坛的最高处,一个圆形高台上。

    那满头红发的红衣老祖,冲罗不争微微点了点头,器宇轩昂地登上那座高台。以迥然有神的目光环顾了四周一下后,用充满激情地声音,朝台下众人宣讲道:“五极门的新弟子们,首先,我要代表五极门的长老会和你们的师长们,欢迎你们这些小家伙儿。”

    “啪、啪、啪……”

    他上台后的一句极为亲民的“欢迎你们这些小家伙儿”,引来了新弟子们的热烈掌声。

    “大家从此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需要就跟学院的长辈们说,也可以直接向长老会反映。你们这些小家伙儿都不必客气,就把我们当成是自己家里的长辈那样,尽情地撒娇儿求温暖好了……”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他用新弟子们喜欢的,十分活泼调皮的语言,跟大家客套了一番,又得到了大家几次热烈的掌声和会心的大笑。一时间,现场的气氛被他的发言搞得十分轻松、奕十分热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