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峰虽说从远处看,其顶部是一个大大的圆弧,但正如我们生活在地球上的人,无法仅凭肉眼的观察就能确定地球是圆的一样。因为旭日峰的峰顶太过宽广,当人们在旭日峰峰顶上进行各项活动时,其实也不会觉得自己是正在一个半圆的顶部活动的。

    太过微小的弧度,人们无法准确地感知到,就会认为自己所处的这块土地是平的。

    当王落辰他们三个,骑乘着飞行兽靠近并落到旭日峰的峰顶上时,他们也只是觉得自己降落到了一个巨大平坦的广场上。

    而且,这个广场上现在正被鲜花,彩旗和身着盛装的人填满。他们的视线被这些所吸引和阻隔,就更看不出这峰顶的弧度了。

    再说,他们也没机会去观察与思考峰顶的弧度问题,他们刚一落到,就被五极门的老弟子给带到了广场上一个巨大的祭坛的前面站队。

    在这里,他们和其他新弟子一起,作为今天的主角儿,将配合五极门的长老和长辈们共同完成一场隆重的仪式。

    鲜花,彩旗,礼乐,鲜亮的衣服,整齐的队伍,被作为主角安排到靠近老祖们的位置,所有的这一切,令新弟子们个个兴奋不已。他们两只眼睛紧盯着祭坛中心的位置,期盼着老祖的到来,仪式的开始。

    当然,兴奋的众人中,也有个别人比较例外,比如参加过很多次比赛,见过许多比这更大的场面的王落辰。

    很早就已品尝过成功,习惯了鲜花、掌声、欢呼的他,因为昨晚的睡眠不足,站到这些情绪激动的弟子中间,仍在闭着眼睛继续养神,仿佛对周围的所有一切都毫不在意,充耳不闻。

    直到,“轰”的一声雷鸣般的礼花爆裂声响起,他受到了惊吓,才极为不情愿、不耐烦地睁开了双眼,朝祭坛上懒懒地看了一眼。

    “切,居然放那么大个儿的礼花。不就是个开学仪式吗?值当的这么隆重吗?”

    抬头看着约有一亩大小的白日焰火慢慢地自空中消失,王落辰嘟囔了一句。

    “师兄,烟花好大啊。可惜是在白天放的,光彩都被阳光给遮挡了,不然肯定美呆了。”身边的吴梦雪望着天空,发出了感叹。

    “师妹,你算是说对了,真的是‘可惜是白天放的’。大白天的弄这些焰火放上去,真是好傻的行为啊。你说说看,放了有啥用?除了多制造了点儿烟尘和噪音,一点儿美感都没有,简直就是糟蹋东西吗。”王落辰像一个环保主义者一样,批评了这种污染环境,且又浪费美好事物的行为。

    “嘘,师弟,别乱说话。你看祭坛中间的空间波动,老祖们要降临了。你这种议论,小心被他们听见。”秦俊彦的战力比王落辰和吴梦雪高,他的感知能力也比他们厉害,在感觉到祭坛中间的能量波动后,他向王落辰发出了提醒。

    王落辰知道师兄说的没错儿,那些老怪物们的感知能力十分恐怖,说不定自己的话真的会让他们听去呢。这种时候,他可不想惹麻烦,就赶紧闭上了嘴巴。

    “轰、轰……”

    天上的礼花弹持续爆裂着,像雷暴天气中天空的雷那般密集,震得人们的耳朵嗡嗡作响。

    就在这巨大的动静儿当中,祭坛中心的空间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波纹。

    炫丽的光影闪动处,木长老、水长老、金长老等人,陆续现身出来。全场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这欢呼堪比真正的雷鸣,盖过了天空中那些礼花的响声。

    直到此时,见到五极门内弟子表现出的狂热,以及因这狂热所制造出的浩荡声势,王落辰心中才算是彻底明白:老祖们在五极门,原来是神一样的存在,他们的地位无人可比,更无人可以撼动。

    “呼啦”

    他正在琢磨着这一点,现场所有的人忽然集体跪下了。

    “恭迎五极长老,长老万岁!万岁!万万岁!”

    人们不光跪下了,口中还齐声高呼着对长老们的祝颂。

    从来没想过应该要对长老们施行这种在尘世中消失了近千年的大礼,也从来没想过还要对长老们口称万岁,王落辰和吴梦雪秦俊彦三个,非常突兀地站立在跪倒的人群中间,成为了十分扎眼的存在。

    “你们怎么如此无礼?见到长老还不行跪拜之礼?”旁边有人小声儿的提醒道。

    “跪拜?怎么跪?怎么拜啊?我们都不会啊?原来也没学过,来到圣境也没有人教的。我们,这、这、这真是有点儿被吓傻了。”不愿跪拜,王落辰故意装作惊慌失措的样子,朝周围提醒自己的人吵吵儿道。

    “这三个孩子都是从尘世中人。初来乍到的,不懂咱们这儿的礼节,不可为难他们。还有你们,也都起来吧。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这些繁文缛节什么的,就都免了吧。”

    王落辰不下跪,还瞎吵吵儿,立刻遭到了周围很多人的怒目相向,甚至有些因对长老们极度崇拜而义愤填膺的家伙,都忍不住要出手将他这个另类给按倒在地了。

    就在此时,金长老的声音却突然如洪钟一般在广场上响了起来,替王落辰给解了围。

    他的声音,悦耳动听,却又威严无比,清晰地传遍广场上这数万人的耳朵里,令所有人都是一阵惊叹。

    大家纷纷于心中感叹,这金长老的功力真是深不可测,广场这么宽广,广场上人数如此众多,天空中还回响着礼花弹的爆裂声,他竟然可以将声音清楚地送入每个人的耳朵里,这简直就是神迹。

    “金长老万岁,我等谨遵谕旨。”因为这神迹,在金长老的声音刚刚从耳边消失之际,众人立刻便齐齐磕头,高呼万岁。

    “既然金长老都已经说了,不要这些繁文缛节,大家就都起来吧。”木长老在众人高呼的时候,缓缓挥了挥自己的衣袖,也发出了一道谕旨。

    随着这道谕旨的发出,青色的光芒慢慢从木长老的衣袖间向祭坛的周围扩散开去。然后,广场上所有的人都感到,自己正在被一股柔和的劲力给扶了起来。

    众人心里明白,这股柔和之力,肯定是木长老所发,他们心中对他这种控制元力的能力,更是佩服,在身体站立起来之后,又是一声高呼:“木长老万岁。”

    众人的高呼浪潮中,王落辰心中是震惊不已。

    第一次见识了两位长老那如神仙一般高深的功力,不像刚才装疯卖傻时那样了,这会儿,他真是被吓到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