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这个问题,赵思雅嘿嘿一笑,瞪了王落辰一眼说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帅哥美女都是美好的事物,我都喜欢,不行啊?”

    吴梦雪接着她的话茬儿说:“你都喜欢也行,不过,可别喜欢我啊。我跟你不一样,我只喜欢帅哥,不喜欢美女。”

    卓应儿也说:“我也是。所以,我们俩你就别想了,还是打一下秦师兄的主意吧。”

    “应儿,你这小鬼头,真是人小鬼大,说什么呢?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你这点儿年纪,说这个你不觉得有点儿早吗?”

    因为是自己卓师伯的女儿,王落辰觉得自己有义务监督她健康成长,听了她这话,立刻板起面孔,数落了她一句。

    “师兄,人家刚对你有了点儿好感,就被你这副说教的嘴脸给弄没了。哼,你啊,少年老成,再这样下去,就成爱唠叨大道理的小老头儿了。嗤嗤。”

    卓应儿才不怕他呢,听了他好像长辈一样的话,冲着他做了个鬼脸儿,反过来抢白了他两句。

    “这,你这丫头,真不听话。回头就去师伯那儿告你的状,说什么也要把你给弄到学院里来,加入我们的社团,接受我们的熏陶。”王落辰阴险地笑了笑说。

    “好啦,师弟你就别跟应儿玩闹了。师兄问你,你吃下金丹也有一会儿了,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感觉啊?体内的伤好点儿了没有?”

    秦俊彦毕竟比他们几个大两岁,有正经心眼儿,不开玩笑。他见王落辰又变得有说有笑的了,想来他的伤情或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就十分关切地问了一句。

    王落辰见他问起,收起脸上的不严肃,闭目内视了一下,向他点了点头说:“师兄,这丹药果然很神奇。一颗下肚,顿时就有无限生机从其中释放出来,并涌入丹田中。然后,再随着丹田的内息,迅速地渗透到全身各处。仅仅咱们说话的这会儿功夫,我的伤就已经全好了。不仅如此,我还感到在这药力的作用下,无论是筋骨还是筋脉,都比原来结实了许多呢。”

    “看来,李英晨说这药价值百万,倒也不是夸大其词了。既然这样,师弟,你以后可要好好保管这个丹药。不要轻易浪费了。”秦俊彦听王落辰说话时,中气十足,没有什么不妥,便是放心了。鉴于那丹药的宝贵,不免嘱咐了他一句。

    “嗯,师兄,我记住了。我一定不再轻易服用了,就算在以后的炼体过程中有所损伤,除非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随便吞服这丹药的。”

    王落辰经过此次服用,也是体会到这丹药的妙用,明白了它的价值,秦俊彦一说,他也是当即表态,不再随意浪费这么贵重的丹药了。

    “师兄,说来说去,还不是怪那些不要脸的混蛋。狗仗人势,欺负咱们。你看着吧,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吴梦雪想想自己师兄这次受到的欺负还有损失的丹药,不禁一阵肉疼,再次就报复欧阳和司徒两家的子弟,发起狠来。

    “对,我也是这个意思。师兄,敢在我小魔女卓应儿面前欺负你,就是不给我面子。你放心,找机会,我一定会把你今天失去的面子给你找回来的。”卓应儿见吴梦雪发狠了,她也是不甘示弱地表明了自己的决心。

    她们俩的一通话,也是让王落辰的脸上露出了坚毅之色,他用力点了点头说:“师妹,师兄不开玩笑。刚才我发的誓言,绝对是真心话,也绝对算数儿。而且,我跟你们说,师兄从今往后一定要借助五极学院的资源,努力提高自己的战力。到时候,你们谁都不用出手,我定要他们的好看。”

    “师弟,你有这样的决心是好的。但也不要把我们当外人嘛。你放心,到时候,师兄和师妹们都不会袖手旁观的,一定会帮你共同对付那帮子混蛋。”

    秦俊彦见自己的师弟这次真的是认真了,不开玩笑了,明白那群家伙必定是触碰了这小子心中的底线,激起了他的真火。假以时日,他定然会把这把怒火烧到对方头上去的。

    基于师父师伯的遗嘱,还有他和这位师弟之间的感情,秦俊彦也是非常郑重地给了他一个出手相助的承诺。

    他这样一说,丁梁柱和甄仁才以及赵思雅,也是纷纷表示,既然大家都在一个社团了。那么就应该守望相助,同呼吸,共命运,他要找那些人复仇雪耻。他们怎么可以当看客,作壁上观呢?那样还叫兄弟吗?

    听了他们的话,王落辰连连拱手,谢道:“几位师兄师妹,我王落辰在这里谢谢你们了。可是,我不让你们出手,是因为师弟真不愿意你们趟这汪儿浑水啊。毕竟,对方是木长老和水长老的家人嘛。万一到时候咱们将他们给打出个好歹儿来,恐怕于你们的前程不利。”

    王落辰这话刚一出口,马上就犯了众怒了,大家气得拍桌子打板凳教训起他来。说他这家伙这么说话就是瞧不起人,就是不把大家当兄弟,当亲人。非逼着他跟大家认错儿,并收回这番言论不可。

    王落辰看着大家群情激愤的样子,非常无奈地耸了耸肩,摊了摊手说:“各位亲人,我知道错了。我收回刚才的话还不行吗?你们就别跟我一般见识了。要不,大不了,待会儿李英晨跟朱立军两个爱放马后炮的家伙把饭菜弄回来,我给你们倒酒赔罪还不成吗?”

    “师兄,人家还未成年,不能喝酒的。要不,你还是先把原来你欠我的那一万江湖币给结了,以示赔罪吧。”

    财迷小魔女卓应儿,还没忘了这茬儿呢。刚跟大家近乎完的王落辰,不好意思拒绝她的要求,只好把自己的钱袋儿给拿了出来,恋恋不舍地递到了她手里。

    卓应儿毫不客气地一把将钱袋儿给抢了过来,然后丢给了吴梦雪,说道:“师姐,记得,我在你那儿可是存了两万江湖币了。没有我的许可,你可不许给别人儿花。就是最亲近的人也不行。嘻嘻。”

    她这话另有所指,在场的人都听出来了,包括吴梦雪自己,她握着钱袋儿,不禁脸颊一红,白了一眼卓应儿,不理她了。

    沉默是最好的回答,她这招儿很聪明。

    这时候,当着这几个能贫嘴的家伙,她若是说些什么,他们肯定会跟着瞎起哄的。那样的话,她虽然心中喜欢,但脸面上不免尴尬。所以,还不如什么都不说,让他们找不到跟她起哄的由头呢。

    ————————————————————————

    520,我爱你。所有读到这本书的人。每一个孤独的人,我希望你都会因为读到这本书而开心。在这本书里,我真的是费尽了心机在逗大家笑了。怎么说呢,尽管生活中充满了烦恼,但我还是希望自己的书里能够充满欢乐。生活已经够苦的了,我们又何必再写一本愁眉苦脸的书来给大家添堵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