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的这个誓言有点搞笑,当即就被卓应儿指出了不正经之处:“师兄,你这‘王’倒过来写也是王啊?你骗鬼神呢?”

    “师妹,我这不是重伤之下,脑子糊涂,没想这么多吗?你又何必这么较真儿呢?重点,你要抓住我话里的重点。懂吗?好啦,我受伤太重,不能吃饭了。我得吃药了。”

    说着,王落辰从自己的音灵石里面取出了一个小药瓶儿。飞快地拔掉瓶塞儿,倒出一颗充满生机的丹药,就要往嘴里放。

    “师兄,这不是木长老送你的肉骨金丹?你怎么这么随便就给吃了?”吴梦雪一把抓住他的手,用生怕他犯错误和糟蹋东西的眼神儿看着他,十分郑重地问道。

    “师妹,你不知道,我受了严重的内伤了。我怀疑刚才那两个畜生在打我的时候,使用了元力。我能感觉出来,那些能量非常精纯,对我的五脏六腑都造成了不小的损伤。所以,我必须得服一颗肉骨金丹来治疗一下啊。”

    说完,嘴巴往自己的手指上一凑,张嘴就把那颗珍贵无比的丹药给含住了。接着,舌头一动,脖子一伸,用了几分力气,王落辰就将那丹药给吞了下去。

    他刚吞下去,李英晨就朝他深深鞠了一躬,赞叹道:“啧啧,王兄真是好魄力。一颗价值百万的肉骨金丹,被你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给吞下去了。不说别的,单就王兄这视金钱如粪土的精神,就值得李某真诚地道声佩服,佩服啊。”

    佩服你@妹啊,你这个马后炮,又来这一手儿。刚才我没吞之前,你怎么不说这丹药价值百万呢?这你@妹的我都吞下去了,你又来说。这不是诚心给我心里添堵吗?

    听了李英晨的话,王落辰这心中立刻如一万匹***在奔腾。若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他非得赶紧弯腰,用手指头抠抠嗓子眼儿把那颗金丹呕出来,重新洗洗,再拿去卖了不可。

    还有,如果不是明知自己不是李英晨这马后炮的对手,他这会儿恐怕就已经上前掐住他的脖子,把他给掐死了。

    苍天啊,大地啊,你怎么不来个晴天霹雳,把李英晨给劈死啊。

    心里这样想着,王落辰用充满怨恨地小眼神儿,剜了李英晨因向自己膜拜而冲向他的头顶,脸上挤出了一丝故作轻松地笑容,说道:“那个,马后炮,哦,不,李兄啊。这丹药呢,是木长老赐给的。而我的伤呢,正好是他的子孙给打出来的。人家说父债子偿,子债父偿什么的,他们反正是一家人,就不如互相抵偿了吧。所以,我这么做呢,也谈不上什么气魄不气魄,精神不精神的。不过就是让他们祖孙们兑账玩儿而已。呵呵,呵呵。”

    “哎呀,王兄真是豁达。单就这份心境,也不是我等能比的。所以,我们还是得佩服你啊。”继李英晨之后,朱立军也是过来行礼。

    “好啦,好啦,我说两位老兄,就别这么客气了。如今架也打完了,我们的肚子还没填饱呢。尤其是我两位娇滴滴的小师妹,刚才可是出力不少,作为吃货的她们,肯定是饿了吧。咱们还是别在这儿,这么鞠躬行礼客套务虚的啦,还是赶快去弄点儿饭喂饱肚子吧。哦,对了,话说到这儿了,我有个提议。既然你们这么佩服我,那今天的晚饭,你们是不是得给我们加点儿菜啥的表示表示呢?”

    王落辰说了一堆废话,就最后两句最让卓应儿和吴梦雪她们俩喜欢。心说,到底还是师兄啊,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忘给师妹们赚点儿好处,值得夸奖。

    因而,为表示对他的奖赏,她们两个也是赶紧过来搀扶他,给他找了一个好位置,静等吃饭。

    李英晨和朱立军呢,他们都是大户人家的孩子,不差钱儿。王落辰既然发话了,他们当然不会当小气鬼。也不用大家再多说什么,他们揣着大把的江湖币,自去饭堂后厨,替大家张罗晚饭去了。

    见王落辰一伙儿人这边也没什么戏可看了,那些围观的看客少年们自然是散开,该干嘛干嘛去了。

    唯有那三名敢于挺身而出的少年,却是被秦俊彦给叫住,并请到了他们这一桌上,要他们跟自己这一帮人一起吃饭。

    这也算是一种感谢。他们三个起初还不好意思,但等王落辰从座位上站起来,表示要给他们行礼之时,他们也是无话可说了。连说只要王落辰不向他们行礼,要他们干什么都行。

    照他们话里的意思来看,他们已经是把王落辰当成了心目中的英雄和偶像来崇拜了。

    看出这一点意思来,王落辰心中灵光一闪,立刻笑了笑对他们说:“三位,今天你们为了我挺身而出,让我王落辰已经是把你们当成自己的朋友了。所以,我有意想跟你们进一步交往一下。要交往呢,就要有个由头儿什么的。说巧也巧,我们几个正打算在咱们新弟子中间成立一个学生社,把志趣相投的人都聚到一块儿,就练功方面的问题相互学习、相互探讨、相互帮助呢。不知道你们三位,愿不愿意赏脸加入一下呢?”

    “王师兄,你说什么话呢?什么赏脸不赏脸的,说的这么客气。是不是拿我们当外人啊?你就直接说,我要成立学生社,你们三个,给我滚过来,不就得了?嘻嘻。”

    眼镜男甄仁才别看是三人中胆子最小的,可论起嘴皮子上的功夫,他却是最溜的一个。你看,王落辰这里话刚一说完,他立马儿就谄媚地一笑,投入组织的怀抱了。

    “就是,你那么客气干嘛?我们都已经是朋友了,以后就经常在一起活动就是了。也省得别人欺负我们。”丁梁柱看起来木讷,实际上却一点儿也不笨,他略微一想,就已经看出这组织能给自己带来的好处,也欣然加入了。

    就剩正义感十足的小丫头赵思雅没有表态了,她拿眼睛看了看在座的几个人,然后说:“本来,要是光看王师兄你的面子呢,我是不会参加的。可这个组织里还有秦师兄这样的帅哥和吴师姐卓师妹这样的美女,怎么看都不像一个邪恶的组织,那我就参加吧。哈哈。”

    “赵师妹,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可要把话问清楚了。你要加入我们,到底是因为我师妹她们漂亮呢,还是因为我师兄他老人家英俊呢?呵呵?”

    见她答应了,王落辰跟她玩笑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