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就在眼前,这一刻,说严重了,王落辰甚至都已经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敌人的拳头又裹挟着风声袭来,眼看就要砸到他的身上。王落辰心中焦急,但毫无办法,他已经受了很重的伤,现在的他,就是连躲避一下也办不到了。

    难道,真的就要这样死了吗?

    爸、妈、师父、师母对不起,都怪孩儿没用,让你们失望了。

    王落辰暗自忏悔着,闭上了滴血的眼睛。

    “嗡”

    就在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他脑袋中的那片海又起风了。

    风暴卷席过海面,再次生成五条玉龙,玉龙飞腾,飞快地来到虚空,破碎成点点滴滴的小水滴,进入虚空中那些黑暗深邃的细小孔洞里。

    就在玉龙消失于孔洞的那一瞬间,他的丹田之中,一轮五彩轮盘慢慢于元气的旋涡中显现,并缓缓转动了起来。它一动,元气旋涡也跟着转动。

    这一过程,用文字描述起来看似很长,而实际的时间也就是从司徒鹰和欧阳靖出拳到他们的拳头打在王落辰前胸后背上那么短。

    “砰、砰”

    他俩的拳头再次落在了王落辰身上,或许是因为想要用这最后一招将王落辰杀死,他们最后这一拳,竟然又多加了几分元力。

    元力如一股巨浪,涌进王落辰的皮肉、经脉、骨骼和脏腑。眼看就要涌入他的丹田,将他的根基彻底破坏。

    突然,五彩轮盘上青光和黑光闪了一闪,欧阳靖的木之元力和司徒鹰的水之元力,就被快速地吸引到了那五彩轮盘上,并没入其震巽和坎水方位那青色和黑色的轮齿上。

    迅速吸收了这两股元力,五彩轮盘如装了发动机一样飞快地转动了起来。很快就将这轮盘周围的元气旋涡给搅动了。这情形,有点儿像洗衣机的洗衣桶,波轮快速转动,带动水流旋转,但再怎么转却始终无法脱离波轮作用力的范围。

    元气旋涡随着五彩轮盘的转动而转动,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竟快到完全失去了旋涡的样子,变成一个圆球。

    那圆球一旦形成,立刻就从其内部快速地飞出红、白、黄三色光芒,用无与伦比的速度融入到五彩轮盘对应的另外三个轮齿中去。

    三色光的加入,令那五彩轮盘立刻光芒大盛,将整个丹田都给照亮了。

    王落辰吃惊于他的神识所看到的这一幕。他不知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应对。只好什么也不做,静等这现象的结束。

    事实上,这种现象发生的时间同样非常短暂,短暂到简直不可计数,他就是想做点儿什么去干预这种现象,也是无法做到的。

    那既然是这样一种情形,那为什么他又能感知到这种现象呢?

    王落辰以为,之所以会这样,自然是他脑海中存在着天一生水这一超级计算机的缘故。

    天一生水有着强大的运算能力,时时刻刻、无休无止地自主调控着王落辰的身体。

    因此,当他身体里面发生这种异象时,它便依靠自己强大的分析和处理能力,将这些异象和变化都及时制作成可以被王落辰感知的意识,送到他的大脑中去。

    它让他“听到”和“看到”这些异象发生的全过程。以便他能随时了解自己身体的情况,并根据这些情况做出自己的判断和选择,采取不同的应对措施。

    而就在这一过程中,王落辰也是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当初天一生水说要给他改造身体,然后就留下了这个五彩轮盘。然后,他就发现了自己的身体变得坚韧了。以至于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天一生水所谓的改造身体,仅仅就是让他的肉体变得坚韧,刀枪不入而已。

    这个轮盘倒是没什么用的,所以也没有留意。

    没想到,原来这个轮盘也并非仅仅是他丹田种好看的“摆设”,而是一种有着吸收五行元力能力的宝贝。此前,司徒鹰和欧阳靖打入他体内的元力被吸收,就是明证。

    这一发现,令王落辰喜出望外。

    此时,他心里的惊喜,比当初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比平常人坚韧更甚。毕竟,在五极门,一个可以在元力的修炼方面有所建树的人,才是受人敬畏和佩服的人啊。

    一想到自己或许也能够修炼五行之力,王落辰心里高兴劲儿简直就甭提了。如果不是意识到自己还正在被一大帮人围困着,恐怕他该笑出声儿了。

    当然,就算没有笑出声儿,从旁人的角度看去,他的脸上也是已然忍不住露出了颇为得意的笑容。

    这笑容对有些人来说,出现的很不是时候儿。它让正疑惑自己所发出的元力为什么没有能对王落辰起到作用的欧阳靖和司徒鹰,心中一阵惊恐。

    他们据此以为,自己面对的这个少年,或许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要不然怎么可能在被他们六十多人痛殴了一顿,又被他们两个给阴了一把之后,还能保持这种看似无比欣喜的微笑呢?

    下意识的,两人朝后退了两步,跟王落辰拉开了距离,等着看王落辰在笑过之后,会采取什么行动。

    与此同时,王落辰的表现,同样也震惊了全场,饭堂里变得无比安静,少年们也都在等待着看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该死的。”感到有些黏糊糊的,王落辰用衣袖擦了擦自己脸上的鲜血,骂了一句,然后冲欧阳靖和司徒鹰说道:“怎么样?十下打完了。这回我不欠你们什么了吧。你们是不是可以滚了?”

    “你,你是个怪物。承受这么多打击而不倒,你身上肯定有什么护体至宝。你这样不算本事。”土肥圆司徒鹰见没能击倒王落辰,心里有些不爽,也有些怕了。

    “放屁,我师兄身上哪有什么护体的宝贝?他能打败你们,只不过碰巧是肉体比别人坚韧,又修炼了一套护体的功法而已。好啦,打也打过了,你们得了便宜就赶快滚吧。别在这儿胡说八道,贬低我师兄的本事了。”

    吴梦雪终于在卓应儿和秦俊彦的帮助下,冲到了王落辰的面前。正巧听到司徒鹰的这番话,又气又急之下,忍不住将司徒鹰狠批了一通。

    她的话,也是得到了全场那些少年看客们的响应,此刻的他们也是被王落辰的顽强精神给打动了,个个变得热血沸腾,正义感十足。见司徒鹰他们得了便宜还不肯痛快地离去,全都慷慨激昂地大声指责起欧阳和司徒两家起来。

    好汉架不住众怒,何况欧阳靖和司徒鹰他们这伙儿人本就是仗势欺人的纨绔子弟,如今见自己犯了众怒,也是不敢再多说什么,扶起自己躺在地上的弟弟,在众人的嘲笑声中,离开了这座饭堂。

    “师兄,你没事儿吧?”目送司徒欧阳两家离开,吴梦雪扶住王落辰,关切地问。

    “师妹,师兄都这样了儿,哪能说自己没事儿呢?我有事儿。师兄这肉体上的伤痛倒是没什么,主要是今天这事儿咱们这人丢得有点儿大,让师兄我心里很不舒服啊。师妹,师兄我今天当着大家的面儿发誓,若是不讨回今天所受的耻辱,我王落辰的‘王’字,就倒过来写。”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被人群殴了。自觉脸面无光的王落辰,竖起右手中间三根手指,指向天空,在众人面前立下了誓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