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的这个懒腰伸得有点儿令人心惊。你想想,任谁被六十多个练过功夫的人群殴了,不死也得带点儿伤吧?谁能做到像他这样儿,被人给暴揍了一顿,还能大模大样地跟没事儿人一样,自己爬起来伸懒腰?

    司徒鹰和欧阳靖看到了这有点儿诡异的一幕。他们两个彼此看了一眼,然后相互靠近了一些,商量到:“欧阳兄,你看出来没有?这小子有古怪。”

    “嗯,看出来了,他好像练过某种炼体的功夫。看起来,普通的拳脚恐怕对他没什么作用了。”欧阳靖瞥了一眼懒洋洋的王落辰说道。

    “欧阳兄的意思是,待会儿在拳脚里加点儿料?”司徒鹰阴险地笑了笑,问道。

    “对,加点儿元力。不然的话,我们的拳脚根本就伤不了这小子。打他的话,也是白费力气。”欧阳靖也阴险地笑了笑,把话给挑明了。

    “好,听你的。只是,尽量不要让别人看出来。毕竟门规不许弟子们在平时的比斗中使用元力的。”司徒鹰除了阴险,还比较小心,在两人商定好待会儿出手的时候使用元力后,还特别加了一句。

    “嗯,动手前,我们先把元力聚集在掌心,拳掌未到这小子身上之前,先不要发动。等到拳脚和他的身体一接触,我们再把元力悄悄打到他身体里面去。看他的样子,身上没有什么元力波动,很可能在元力修为上,就是个白板。那样的话,我们的元力一进入他的身体,必然就会直接对他的经脉和丹田造成一定的伤害。而这种伤害,除非有高手亲自探查他的丹田,否则是看不出来的。哈哈,这样一来,他可就有苦叫不出了。别人呢,也是抓不住我们什么把柄的。”

    欧阳靖特意将如何出阴招儿的方法跟司徒鹰说了一遍,司徒鹰点了点头,表示就按他说的办。然后,两个坏家伙就分开了。

    他们各自对着王落辰嘿嘿一笑说:“你准备好了吧,我们可要开始了。”

    “尽管来吧,小爷挺得住。”王落辰把头一甩,扎了个刚从别人那里观摩来的马步儿,向对方发出了随便进攻的信号。

    “好,有种。看招儿。”司徒鹰等他马步扎稳,向前几步,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拳。

    王落辰见那拳头快速打来,好像跟原来那些人打他的拳头没有什么区别,就没有多想,直接挺直腰杆儿,鼓起胸膛,向着这一拳迎了上前。

    “砰”

    拳头打到胸膛上,王落辰除了身子晃了晃,没有半点儿吃痛的感觉。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不屑,心说这家伙被李英晨他们俩给吹捧的有多么厉害,这不出手之后,也没什么特别嘛。看来他们俩之所以会那样说,主要还是被他们的显赫身份给吓到了。

    然而,就在他的这个想法刚一出现,他就感觉到了由自己胸口传来的那股不同寻常的力量。那力量不同于人体肌肉所产生的机械力,它似乎是更为本质的力量,具有极大的穿透性。

    它由对方的拳头发出,直接就穿透了他的皮肤肌肉和骨骼,作用到他的内脏上。

    “哎呦!”剧痛的感觉,随着那股力量在他体内快速地穿梭,而由他的胸口扩散到他的大脑。他不禁发出一声痛呼。

    他想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对方的这一拳会带给自己这么痛的“领悟”,但对方并没有给他机会。

    就听司徒鹰大叫一声:“第二下来了”,便向他挥出了第二拳。

    不仅如此,或许是因为看到司徒鹰的拳头起了作用,欧阳靖也是不再观察等待,转而直接绕到他的身后,于司徒鹰第二拳打来的同时,向他打出了一拳。

    “砰、砰”

    接连两拳,拳拳到肉,拳拳有后劲儿,有猫腻,令王落辰的经脉、骨骼和内脏都是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痛苦使得他脸上的表情凝重起来。

    一直在观察现场的秦俊彦,看到了这一变化,觉察出这里面可能有什么猫腻儿。他感觉大声提醒道:“师弟小心,快散气布体。”

    王落辰这时也不敢托大了,赶紧按照师兄的话调动丹田中存储的元气,护住身体。

    但,他低估了元力的杀伤力。

    元气,是气功修炼者通过某种功法,从自己所生存的这个世界所汲取的能量。是斑驳不纯的,是带有各种杂质的能量。并不具备很强的防御力和攻击力。

    元力则不同,它是元气被气功修炼者吸收存储到丹田后,经过特殊功法进行压缩和提纯,所还原出的世界能量中接近本源的能量。属于更高等级的能量,具有更强大的杀伤力。

    因而,用能量品级低的元气来抵抗能量品级高的元力,根本就是用棉花抵挡刀剑,虽然有点作用但是作用有限。

    所以,虽然运起了不堕金身这种很高级的护体功法,但由于王落辰无法使用元力,只能用元气来抵挡对方的进攻,那些元力的攻击还是大部分都攻入了他的体内,对他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噗”,在司徒鹰和欧阳靖两人打到第六拳的时候,王落辰终于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

    “啊!怎么会这样?师兄?快让他们住手,我怀疑他们使诈。”

    吴梦雪见王落辰被打到吐血,因想到师兄连自己师伯用宝剑都伤不到身体,根本不可能被他们的拳脚给伤到,她立刻对对方出手的力道产生了质疑。

    并且,她在质疑的同时,身子也是行动起来,想要冲过去一探究竟。但,她的面前有数个比她高大强壮的少年组成的人墙,她根本就冲不过去。

    “干什么?放开我师姐,不然我跟你们同归于尽了。”卓应儿跟在吴梦雪身后往前冲,见自己和师姐都被人阻拦了,就举起了手中的金声雷震子,发出了威胁。

    “哈哈,让她们过来吧。反正,我们还有两拳就打完了。”欧阳靖听到卓应儿的威胁,哈哈大笑,手里却不停歇,快速的挥出了拳头。

    此时的王落辰在被他们给阴了八拳之后,已经不但是口吐鲜血了,就连他的眼睛、鼻孔、耳孔都开始窜血了。

    这种情况表明,他受了很重的伤。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欧阳靖和司徒鹰的这最后两拳再落到他身上的话,恐怕他的小命儿今天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