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三人站了出来,司徒鹰上前两步,怒睁双目狠狠地逼视着他们说:“好,你们三个敢管我们的闲事儿,都够胆,有种!那么,你们敢不敢把名字报出来,让我们大家认识认识你们这三位够胆有种的英雄是谁呢?”

    “报个名字怎么啦?名字本来就是爹妈给起了让大家叫的,跟够胆有种有屁关系?我叫赵思雅,来自逍遥草原。你想怎么滴吧?”

    那名正义感很强的女孩儿,毫无畏惧地第一个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丁梁柱,是穴居人。是穴居人中的巨人,我不怕你们。”

    木讷少年反应有些迟钝,报出自己名字的速度比赵思雅慢了半拍儿。

    “我叫甄仁才,是电脑天才。哦,电脑你们这些原始人大概都没有听说过吧。我觉得我有必要跟你们解释一下,这个电脑呢……”

    眼镜男甄仁才胆子最小,他最后一个说出自己的名字。并且,为了告诉大家他这人其实也是很厉害的人物,还跟大家解释了什么叫电脑,以及他在电脑方面多么厉害。免得别人觉得他好欺负,会逮住他一个人可劲儿欺负。

    “哼,我还以为你们三个是有着多厉害的家世背景或多么了不起战力的人物呢。原来,不过是三个不入流的小人物啊。呵呵。你们还真敢作啊。不过,我今天就要让你们知道,不作就不会死的人生道理。弟兄们,给我上,把这三个咸吃萝卜淡操心的家伙给我好好修理一顿。看谁还敢管咱们兄弟的闲事儿。”

    司徒鹰调查清楚了这三个敢于仗义执言的少年的背景,心里有底了,马上就对他们三个下毒手了。

    “慢着!司徒鹰,你也太不讲理了吧。他们不过就是替我说了几句公道话,又没犯什么大错儿,你何必跟他们大动干戈呢?”

    王落辰这人别的优点或许没有,就是为人仗义。

    他最见不到朋友或兄弟因为自己吃亏,所以一见司徒鹰他们要对这三人动手,马上就大声替他们求情了。

    “你这是在替他们求情吗?哈哈。可笑,你这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居然还好意思替人家求情?不过,我这人心软,好说话儿,既然你开口了,那我就给你个面子吧。只是呢,他们我可以饶过,但他们应该受到的惩罚,我却是要转移到你的身上,不知你可愿意接受?”

    司徒鹰一肚子坏水儿。刚才要教训那三人是假,想借这三人的出现,再多揍王落辰几下才是真的。

    他的话一出口,王落辰就明白了这小子的鬼心思。但此刻的情形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所谓的形势比人强,他是不答应也得答应啊。否则,那三个家伙就要倒霉了。

    因此,他压住满腔怒火,冷冷地问道:“好,我接受。但你们不要太过分了。我顶多也就是可以再让你们打我二十下。”

    “好,真讲面子。那我也不占你便宜,也别二十下了,就十下。由我和欧阳靖来打。怎么样?你准备好了吗?咱们是不是随时可以开始啊?”

    整个饭堂中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司徒鹰居然还有让步的时候。王落辰说可以接受二十下,他竟然说只要十下就可以。看看他那副坏人的嘴脸,他会做好人,这怎么可能?大家心里都是一阵儿纳闷儿。

    “师兄,小心了!”

    虽然不知道司徒鹰为什么会做这样的让步,吴梦雪却是明白这家伙肯定没有那么好心,说不定他又想出了什么坏主意了呢。因此,就很焦急地提醒了自己师兄一句。

    “师弟,用你的散气布体,明白吗?”

    秦俊彦看出王落辰刚才挨揍的时候,一直都是只用自己抗揍的肉体去对抗他们的拳脚,并没有使用金长老传给他的护体气功不堕金身。如今想不明白敌人搞什么名堂,也是忍不住提醒他赶快运功,护住身体,免得真被对手给伤到。

    “我警告你们,不要耍花招,否则我会毫不客气地用金声雷震子招呼你们的。”卓应儿也怕出事儿,再次扬了扬自己手中的金色小球,威胁道。

    “欧阳,司徒两位兄弟,咱们同为老祖族人,我等兄弟二人在此提醒二位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凡事不要太过分。否则,事情真闹到老祖那里去,小辈胡作非为,老人家们也是会不高兴的。”李英晨和朱立军毕竟和王落辰是朋友,当然也不希望他出什么意外,因而也出面替他说话。

    “王落辰,我们不需要你替我们出头的,就让他们打我们一顿好了。我们还没尝过所谓的老祖族人拳头的滋味儿呢。今天试一下,也算开开眼界,长长见识。”赵思雅为王落辰的仗义所感动,挺了挺脊梁骨,大声说道。

    “我也是,我不怕挨打。我从小就被我娘给打惯了。皮实着呢。王师弟,你不用替我的。”丁梁柱憨厚地表示。

    “我,我,我也不怕。平时光玩儿电脑了。运动少,缺乏锻炼,今天挨两下打,就当锻炼身体了。只是,打人不打脸,打脸伤自尊。你们一会儿打我的时候,能不打脸吗?”甄仁才怯生生地问。

    这些人的话,一一被这件事的主角儿,司徒鹰和欧阳靖以及王落辰收入耳中。但却分别产生了不同的感受和想法,因而也采取了不同言行来应对。

    他们三人之中,首先是司徒鹰说话了。他环顾了一下众人,鼻子一哼,轻蔑地说道:“都给我闭嘴!瞎吵吵儿什么?这事儿人家王落辰都已经是和我们说好了,你们有意见就保留吧。”

    欧阳靖则是冲着李英晨和朱立军一拱手说道:“多谢李兄和朱兄的提醒。我和司徒鹰在这里谢过了。放心,我们会注意分寸的。待会儿出手,也就是给他个教训,以维护一下咱们作为老祖族人的尊严。以告诉这些家伙们,有些人,他们确实是惹不起的。”

    “哈哈,我真是服了你们了。怎么个个都装得一手好@逼呢?行啦,知道你们都是惹不起的。不过,你们也用不着把这话时刻都挂在嘴边,唯恐别人都不知道吧。”到这时候了,王落辰还是那副德性,仍旧不忘挖苦他们两句。

    说完他们,他又对自己这一边儿的人说:“师兄师妹,兄弟们,朋友们,别为我担心,我这人皮实。不就是十下嘛,眨眨眼就过去了。没所谓的。”

    说完,他还笑了笑。然后,从地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准备接受司徒鹰和欧阳靖他们的那十下。

    ————————————————

    再次友情提示,本文为起点作品,及时准确的更新在起点,请到起点,支持作者。谢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