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无‘皮’,果然是个没有脸皮的家伙。(书=-屋*0小-}说-+网)怪不得这么无耻呢。好吧,小爷记住你了。记得,欠别人的债终归是要还的。”王落辰趴在地上,故意说错那家伙的名字,朝他晃了晃自己的拳头,恶狠狠地说。

    “这家伙这么嚣张,大家快别愣着啊,一块儿上,狠狠揍他啊。”

    司徒无匹见他都被自己给踹趴下了,还如此桀骜不驯,心中更是恼火。立刻发动群众,以给予王落辰更致命的打击。

    众人被他提醒,也不等王落辰站起来,就都涌上前去,你一拳,我一脚地对着他打了起来。

    见众人如暴风骤雨般的拳脚全部击打在王落辰身上,司徒无匹心中冷笑一声,暗道,你还想着报仇呢,你今天先给爷死在这儿吧,哼哼。

    然而,他这想法刚一出现,就听王落辰的声音夹杂在那些拳脚声中传进了耳朵:“十三,十四,十五……”

    “好啊,真他@妈的爽,这一脚是谁他妈踢的啊。力道好足啊,正中小爷的痒处。”

    “呸,谁他@妈这么不要脸,一个人踹了我两脚,我告诉你,别以为我看不见我就不记得你。你的臭脚丫,味道真他@妈大,是不是打从娘胎里出来就没洗过脚啊。我告诉你,你要么赶快跟我赔礼道歉,要么赶紧让人把你多打的那一下儿给抵上,否则,就等着小爷我以后剁你的臭脚丫子吧。”

    王落辰骂完这一句,人群中真有个家伙拉着一个没出手的同伴悄悄退到了一旁。

    说实在的,他是有些怕了,他觉得这个被众人踩在脚底下的家伙太邪门儿。不仅特别抗揍,被打了这么多下都没有受伤或脑子迷糊,记性还特别好。自己还是别因为这一脚的缘故,树立一个有生死之仇的敌人了吧。

    “对嘛,这才叫识趣嘛。小子,你多的那一脚既然已经用别人的抵消了,那咱们之间这一脚的账就一笔勾销了。”那家伙刚拉着同伴躲开,王落辰就叫嚷了起来。

    那臭脚的家伙简直不敢相信之间的耳朵了。心中暗自恐惧,心说这家伙也太神了吧,恐怕他有点不简单呢,自己还是别招惹他了,不如趁现在得了便宜,赶紧溜吧。

    于是,这家伙就真开溜了。

    其实,他错了,王落辰哪里有那么多眼睛去数所有人的拳脚?他又哪里有那样的神通,可以透过众人的重重遮挡看见臭脚的家伙找没找人抵消那一脚?

    所有的话,都是他使得诈,是故意诈他们的,免得这帮孙子趁乱多踹自己两脚。

    还别说,他这招儿还真是管用,自从那臭脚的家伙被他给唬住了之后,这帮家伙还真没有一个敢多打一下的。

    “六十,六十一,六十二。好了,该打的都打过了。按照约定,你们该停手了。”

    他们总共六十二个人,王落辰早就数过了,所以到了第六十二下的时候,他果断地叫停了。

    “嘿嘿,我想你数错了,我们不止六十二的。你忘了地上躺着的这两个兄弟了吧。”土肥圆司徒鹰用手指了指地上躺着的两个家伙,指出了王落辰计数上的错误。

    “你们也太不要脸了吧。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觉得,大家都是同门,差不多就行了,你们不该这么咄咄逼人的。”司徒鹰话音刚落,一个略带憨厚的声音从周围的吃瓜群众中响起。

    “对,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们不能太过分了。”憨厚的声音刚停下,一个女孩儿尖锐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就是嘛,打人不打脸,打脸伤自尊。如今你们连他的脸也打了,还要怎样呢?我看,就这样算了吧。大家说说,是不是啊?”女孩儿之后,又一个带着几分怯懦的声音为王落辰说话了。

    或许最后这位少年的话说到了点子上了,现场的吃瓜群众们也都随之议论了起来。

    很快,大家就形成了一致看法,就他们打了人家六十二下之后,还计较这最后根本就没能力打人的家伙的两下,发出了对欧阳靖和司徒鹰一伙儿的谴责。

    “谁?是谁敢乱管闲事儿?有种的给我站出来。”司徒鹰听有人敢发动群众干扰自己报复王落辰,立刻怒了,指着人群,很大声地质问起来。

    “站出来就站出来。我妈妈说,路见不平,该大吼的时候就得大吼。”在司徒鹰质问了之后,一名看起来有些木讷的少年,从人群中慢慢走了出来。

    “站出来就站出来,我跟你说,有种没种,我都敢站出来。因为我最讨厌别人加塞儿了。哼,提前告诉你们一声,当初王落辰师兄加塞儿我要举报他,如你们的这两个弟弟加塞儿,我也一样会去教授那里举报的。”

    继木讷少年之后,一名十二三岁,脸上天生被她妈给洒了几枚芝麻的小女孩儿,雄赳赳气昂昂地跑到了木讷少年前面。

    “还有一个,有种管闲事儿,没种站出来吗?”见只出来了两个,司徒鹰又用了一次激将法。

    “切,你慌什么?小爷我不是没种站出来,只是人家的头发比较有型儿,需要打理一下,浪费了那么一丢丢时间而已。”

    或许是司徒鹰的激将法管用了,王落辰看到,在前面那一男一女之后,人群中又走出来一名头发蓬乱的眼镜男。

    说巧也巧,这眼镜男,以及前面那俩人儿,王落辰都认得。

    那木讷少年,就是在招考殿前广场上要他赔衣服的丁梁柱。而那名看起来大义凛然,气势很足,正义握于手中我怕谁的少女,正是自己加塞儿的时候,在背后大叫了一声,引得群情激愤的少女。

    眼镜男,不用说就是那名害得他没能将《体坛争霸》追完的电脑奇才,差点儿就要被他饱以老拳的黑客少年了。

    正义人士,真是正义人士啊。这场面和这仨人儿真叫人感动。

    他们朝这人前一站,他们在王落辰心中的形象立刻变得光辉且高大了起来。

    他真恨不得马上就从地上趴起来,上去给他们一个暖暖的拥抱。

    可惜,这会儿因为对方认为他们还有两下没打,还有专人用脚踩着他,令他无法动弹呢。他只好把这份上去拥抱他们的冲动给压抑了下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