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长老的族人。看来,这次两位长老借这次招新弟子的机会,也是安排了不少族人进入了五极学院啊。

    对此,王落辰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心说,真麻烦,打了两个又来了两个,若是再打了这两个,不知道会不会来一窝?

    “师兄,给不给钱?不给钱的话,这两个可是留给你自己对付了啊。”王落辰正暗自烦恼,财迷小魔女卓应儿就瞅准时机,靠过来趁火打劫了。

    “你,师妹啊。不要打了吧。你没听你李师兄说,这两个家伙很厉害的。我怕你打不过啊。所以,你还是别出手了,让师兄过去,好好跟他们讲讲道理,然后大家化干戈为玉帛,握手言欢好了。”

    王落辰紧紧捂住自己的钱袋子,就是不撒手儿。为了省钱,他甚至还想到了委曲求全。

    “师兄,看那两人杀气腾腾的小眼神儿,人家会跟你讲道理才怪。还是准备打吧。你不用怕,他们虽然厉害,可咱们人多啊。你看,我自己对付那个瘦高个儿,那个土肥圆呢,就交给秦师兄你们三个对付了。以我多年打架的经验来看,咱们这么布阵,肯定不会吃亏的。就算打不过他们,也不会被他们给痛殴。嘻嘻。”

    卓应儿像模像样地分析了一下当前的形势,然后真像她自己说的那样,以一名老手的眼光对对手的战力进行了评估,并安排好了对阵的事宜。

    她这一番话,真是令王落辰他们三个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小丫头在打架这方面还真是名老手啊。

    “嘿嘿,不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嘛。你们可别忘了,我可是有一个武功号称‘不’字辈中第一人的爹啊。我如果没有点儿战力,恐怕有点儿对不起他老人家吧。”

    卓应儿被他们几个给围观了,没有半点儿不好意思,反而很得意。

    这让王落辰他们不由地想起了自己初次见到卓不群时的情形,他也是这副表情。几人又不禁赞叹,卓师伯,你的基因真是好强大啊。

    就在几人的暗自赞叹中,那两名被李英晨朱立军描述为战力强大的家伙已经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一到近前,瘦高个儿欧阳靖就被躺在地上的小胡子少年给抱住了大腿,“哥,你可来了,他们欺负人,你可一定要给我们俩报仇啊。”

    “喂,你说话凭良心不?先动手的人可是你们啊。你看看,我师兄刚穿的院服都被你们给弄脏了。你们还恶人先告状。”吴梦雪听这家伙这么不讲道理,立刻气得火冒三丈,拉开架势,又要上去揍他。

    “放肆,在我们面前你们还敢欺负人。真当我们不敢出手教训你们吗?”欧阳靖向前一步,挡在自己兄弟欧阳康的面前,怒喝一声。

    “打就打,谁怕谁?你们也不看看形势,我们可是比你们人多。”卓应儿见对方要动手,挺了挺自己的小腰杆儿,挥舞着拳头就要应战。

    “哦,你是要和我们比人多嘛?哈哈,兄弟们,都给我进来吧。”看了看还未成年,身高仅仅才到自己胳肢窝的卓应儿,欧阳靖没有说话。土肥圆司徒鹰大笑着朝门外喊了一声。

    “怎么?这些人还敢对大哥动手?兄弟们,咱们一块儿上。”饭堂外有人呼应了一声。然后,呼啦一下子,就从外面跑进来五六十名穿着学院院服的少年。

    王落辰一看这阵势,连忙瞪了一眼卓应儿和吴梦雪,把她们给拉到自己身后说:“兄弟,咱们都是学院的弟子,彼此间应该相互关爱,和睦共处嘛。打打杀杀的怎么行呢?我看,今天的事情呢,咱们双方都有错儿,不如就这么算了吧。我呢,也不要求你的弟弟陪我的衣服了,你们呢,也别跟我们过不去了,不就得了?你们看,我这个建议怎么样?呵呵。”

    “狗屁啊!你这建议太臭了,简直臭不可闻。我根本就不可能接受。还是听听我的吧。告诉你,听好了,想要这件事轻易就算了,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你们向我们赔礼道歉,补偿我弟弟的医药费,然后再当着众人的面儿自扇耳光,跟大家说都别向你们学习。否则,这事儿不算完。”

    欧阳靖见对方说软话儿,以为王落辰认怂了,立刻狮子大开口,提出了相当苛刻且带有极大侮辱性的条件。

    “你说什么?我警告你,别欺人太甚啊。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卓应儿一听这条件就火了,手里暗暗掏出了一颗金声雷震子,就要扔出去。

    她这丫头,真是不怕事儿大。她也不想想,金声雷震子这东西,就像肖不弃说的,随便一颗,就能炸掉个山头儿,要真扔在这里,在场的人还能活几个啊。

    秦俊彦眼尖,她刚一把那东西拿出来,他就已经看到了。心里吃惊于卓应儿的大胆之余,眼珠儿一转,计上心头。

    他向前一步,朗声说道:“朋友,有时候不是人多势众就可以蛮不讲理的。不妨告诉你们,此刻我师妹手里就扣着一颗金声雷震子。如果今天你们欺人太甚,她这人性格鲁莽,说不定就会把那东西给扔出去。那东西的威力如何,想必你们也都知道,若是不想大家同归于尽的话,就请出手吧。”

    “金声雷震子!大家快退。”秦俊彦此话一出,欧阳司徒两家中有人立刻向众人示警,要大家闪避。可见,金声雷震子的确厉害,他们也是知道并且害怕其威力的。

    秦俊彦眼看他们要退出去,不禁长出了一口气。

    谁知,就在众人将要散去之时,土肥圆司徒鹰却大声喊道:“你别诓我们了。金声雷震子是肖护法的看家法宝。他怎么可能将它送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兄弟们,别被他吓住了。快一起出手,将他们痛殴一顿,替咱们的两位兄弟报仇。”

    “诓你们?你们看这是什么?”

    卓应儿听了秦俊彦的话也是明白了,金声雷震子是不能轻易使用的。它的作用,也就是用来吓唬吓唬人。所以,那司徒鹰的喊声一起,她也是马上亮出了手中金灿灿的小球儿。

    “啊,真是金声雷震子。大家快跑啊。”小球亮出,有识货的家伙立刻就认出来了。惊恐之际,他喊了一声。

    那人这一声吼,立刻在饭堂里引起了巨大反响。这回,不仅司徒欧阳两家的人纷纷后撤了,就连正在吃饭和当看客的其他少年也是争先恐后地拥向门口。

    ——————————————————

    觉得书还不错的亲,给点儿支持吧。收藏、投票、打赏都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