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师兄,你看秦师兄和吴师姐好像要顶不住了。要不,就让师妹替你解决了他们吧。当然,如果要是师兄肯帮我理财的话,嘻嘻。”

    王落辰正低着头犯愁,一个娇小的身影儿扑到他面前,抱着他的腰,仰着脸冲他笑着,说了几句让他几乎气得吐血的话。

    “应儿,你真是财迷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搂钱。不过,就算师兄我信你的谎话儿,把我的一万块给你,你如果因此被人家给打伤了,你觉得值吗?”

    她能解决那两名老祖的家人?王落辰被人打死也不相信啊。就只当她这样说是骗自己一万块江湖币的。

    “师兄,别废话。把一万江湖币给我,我要不把这两人打得跪地求饶,我就不姓卓。”见王落辰不信,卓应儿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地打了保票。

    “拉倒吧,不姓卓你姓什么?跟我姓王?可你这年龄也小点儿啊?你啊,还是哪凉快,哪儿呆着去吧。唉,我看还是我亲自上去帮师兄他们吧,反正我抗揍。”王落辰拍了拍卓应儿的脑袋,叹了口气,说。

    说着,他把卓应儿娇小的身躯往旁边一扒拉,就朝四人的战团走了过去。

    谁知,他刚动脚,卓应儿就笑着蹿了出去。她去得很快,王落辰没抓住她。只在耳朵里留住了她一句话:“师兄,一万江湖币,打完再收,不许耍赖。”

    “师妹,快回来,咱不能只要钱,不要命啊。”

    卓应儿是他师伯卓不群的宝贝女儿,年仅十三岁,身高不过一米五。她掺和到跟那两名人高马大的少年高手的战斗中去,那不是自寻死路啊。王落辰可不敢让她这么胡闹。大喊一声,连忙追了上前。

    两步,仅仅两步。

    王落辰仅仅迈出了两步。惨剧就在这两步的时间中发生了。一切都晚了,也完了。

    只听,“砰,砰”两声响过。

    接着,“啊”,“啊”两声惨叫在饭堂里回荡起来。这声音太凄厉了,叫人听了头皮发紧。

    然后,“呼”,“呼”两条人影飞出。

    下一秒,“砰“砰”两条人影落到,撞得地面乱颤。

    与此同时,“叮叮当当”,被飞出的两人碰落的铁制饭盒儿在地上跳了几跳。

    与此同时的同时,“噼里啪啦”,唯恐被飞起的人影给撞到,而吓得四处躲避的人们,将饭堂里的座椅给撞到了一大片。

    “嗡嗡”,饭堂里观战的数百名少年,看到战局结果,议论开了。

    “师妹,你没有事吧。”王落辰两步之后,跳到了卓应儿的面前,一把按住她的肩头焦急地问道。

    “师兄,你眼瘸啊?看不见刚刚被我打飞的人是他们吗?或者,你被师妹我的惊人战力,吓得脑子短路了,分不清谁输谁赢了吧?哈哈。”卓应儿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自己的师兄,仰头狂笑,俨然是一个真正的小魔女。

    “师妹,你真没事儿?你确定?”王落辰稍稍稳定了心神,朝趴在地上痛苦呻吟地两人看了看,继续追问卓应儿。

    “没事儿?怎么没事儿?师兄,你不说我都忘了,我有事儿啊。”

    “啊,有事儿?快说,伤哪儿了,好让你吴师姐给你看看。”

    “看什么看啊,这事儿又跟吴师姐没关系。师兄,你就别装了,一万块,拿来吧。”卓应儿伸出了自己的小手儿。

    “什么一万块?我答应你了吗?那可是你自己说的。哈哈。不好意思,我得去看看伤员,看看人家要不要咱们赔个医药费什么的。”王落辰见她真跟自己算账了,赶紧一溜烟儿跑到那两名伤员那里去了。

    “你,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躲也没用。”卓应儿甩了甩自己的双马尾,追了上前。

    刚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的秦俊彦和吴梦雪,相视一笑,也跟了上前。

    到了这时候,大家心里都很明白。今天这事儿别管怨谁,毕竟他们这边儿把人家给打伤了,且被打伤的还是老祖的族人。这事儿还是最好和平解决,免得引起更多的麻烦。

    “两位,对不起啦,我师妹年纪小,出手也没个轻重。一不小心,就把你们给打到这儿来了。怎么样?你们都没事儿吧?”王落辰到了那两人跟前儿,假装关心,上前去扶起了其中一人。

    “没事儿?你看看我们这像没事儿的样子吗?我告诉你们,你们闯祸了,而且是闯大祸了,我们欧阳家是不会放过你们的。”王落辰扶起的那名少年,正是最开始跟他起冲突的那名蓄了胡须的家伙。

    “哎呀,你威胁我,我好怕啊。我怕的发抖,手扶不住你了。”王落辰听了这家伙的话,假装浑身哆嗦,松开了自己的手。

    “噗通”,他刚一松手,那家伙就重新摔倒了,受到了二次伤害。

    “哎呦,你是诚心的吧?”那少年揉着自己因突然倒地而被震得万分疼痛的胸口,气呼呼地指着王落辰问道。

    “是啊,我是诚心的,我是诚心向你表示慰问的。可你不该威胁我呀。看看,被你一吓,手一哆嗦,你又挨摔了吧。”王落辰嬉皮笑脸地俯下身,对着那人解释道。

    “你,你,欺负人。好吧,你等着,我会让你把今天你欠我的,全都偿还给我的。”那家伙躺在地上,依旧气势不减,威风凛凛。

    “切,看你说话如此强硬,底气如此雄厚,大概你的伤也没什么吧。那好,那我们就不扶你了。你自己慢慢爬起来吧。走,师兄师妹,咱们继续去排队,打饭。”

    见这小子还是跟刚才一样,一副很“吊”的样子,王落辰觉得对方已经是深深地恨上自己了。如此一来的话,自己根本就没必要再跟这种人讲什么和平解决此事的话了,反正说了也是白说。

    因而,他就向这少年皮笑肉不笑地笑了笑,招呼了一声自己的师兄妹,准备离开了。

    可就在此时,饭堂的门口却是传来一声呵斥:“混蛋,都给我站住,把人打伤了就想离开吗?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继这呵斥声之后,另一个充满愤怒和不屑地声音也跟着响起:“是啊,我们欧阳和司徒两家的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随便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敢欺负我们了?哼。”

    这两人的声音响起,饭堂里再次变得安静起来,围观的少年们也纷纷让开了一条通道,好让那说话的两人过来。以方便他们再看一场热闹。

    “王兄,这下糟了,咱们赶快跑吧。这两人中,穿紫衫这位瘦高个儿叫欧阳靖,是水长老的八代孙。穿黄衫那个土肥圆叫司徒鹰,是木长老的七代孙,武力都是早已达到战将级别的家伙。不好惹啊。”

    见他们二人到来,未免王落辰再次惹是生非,李英晨汲取刚才的教训,首先把有关两人的情报给他报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