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非要让人家听见自己的批评,不是因为他内心的正义感大爆发,而是在替自己叫屈。

    在他看来,为毛自己昨晚偷偷加了个塞儿,大家就群情激愤,共同讨伐?今天这两人公然加塞儿,大家就连屁也没人放一个?这态度的差异,对自己来说,不是太不公平了吗?

    这也是他一时脑热,心里不爽,就当了回愤青。其实,就骨子里来讲,他没那么大义凛然的。

    倘若把今天摇大摆地走到窗口的去加塞儿,而又没有受到众人谴责的那两人,换成是他,他自然也就没有这么多气愤的言辞了。说不定,他不仅不会气愤,还会得意地仰头大笑呢。

    只可惜,他不是那两人,那两人也不是他。因此,他才十分不爽,忿忿不平的。

    而且吧,作为一名少年,他一但忿忿不平起来,自然就无法轻易压制自己的怒火,还有嘴巴。不免在批评起人家的时候,就不管不顾,没完没了了。

    这就导致,他的话被那两名受到他批评的少年,一字一句全都听进了耳朵里。也使得。这些话还是很具有杀伤力的,顿时就让两人脸面上有些挂不住,心头也不由地升起怒火。

    “谁在胡乱放屁?有种的给小爷我站出来。”两名华服少年中那名头戴金冠,腰系玉带,瘦脸薄唇,蓄了两小撇儿胡须的家伙,在李英晨和朱立军身前立定脚步,怒吼了一声。

    王落辰被高大的李、朱二人挡在身后,虽没有见到对方的身影,但却听见了对方嚣张地怒骂,他心中的怒火不禁烧得更旺盛了。

    “靠,不要脸的,加塞儿还有理了?你刚才自称什么?”王落辰飞快地从李英晨和朱立军的身后绕到了他们身前,横眉冷对对方,毫不示弱地骂了回去。

    “自称什么?小爷!”那胡须少年见这家伙在自己发火儿之后,不光没有畏惧,还敢还口对骂,更气了。

    “哎。乖孙子。你还知道叫我小爷啊。既然这么孝顺,那小爷今天也不为难你,把饭菜送回饭堂,乖乖地到后面排队,小爷就只当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不予追究了。”

    王落辰一出口,就占了对方的便宜。而且,因为他的这个便宜得到的高明,令饭堂中其他少年顿时哄笑了起来。

    少年们的哄笑,让王落辰心里也是一阵得意,便趁机又羞辱了对方两句。

    “占我的便宜,你真是活腻歪了。你也不打听打听,我的爷爷是谁,就敢这样大放厥词。好好好,小子,你够胆色,也够机巧。不过,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你的机巧和胆色都救不了你。因为,有些人你是得罪不起的。”

    那少年好像真的有所依仗,说出话来就透着高位者的威严,带着几分将对方当成蝼蚁一样看待的高傲。

    他的这种威严和高傲,对很多人都能起到震慑的作用,现场那些哄笑的人迅速收起笑容,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但凡事总有例外,各人逼#格不同。

    王落辰在尘世的体育界少年得志,也是装@逼装习惯了的人物,哪里会被对方近乎装@逼的言辞和气势吓倒?

    “靠,有些人是得罪不起的!呵呵,你这话有些意思,用我们尘世的话来说,就是你真是装得一手好@逼。若是别人,肯定会被你这话给吓尿了。可惜啊,小爷我却不会。因为说起装@逼,我可以做你祖宗了。当然,我这人近年来谦虚了。主要是信奉了我们那儿的至理名言,‘为人莫装@逼,装@逼遭雷劈’,不敢再装了。那么,听你这话,似乎还没有开悟,今天就把这句话送给你吧,免得你以后再装的时候,被雷给劈成柴火棍儿,害你爹妈伤心。哈哈……”

    “哈哈……”他的话太幽默,话音刚落,饭堂中的少年们亦随之笑成一片。

    王落辰本着吵架我在行的精神,噼里啪啦对着那少年一通嘲讽挖苦。其语言诙谐幽默,令人听闻之后足以笑喷。因而,饭堂里刚刚消失的哄笑,也是再次猛烈地爆发了出来。

    这番话和这阵笑,让那两名少年是彻底地愤怒了。

    他们大叫一声“这是你自找的”,就猛然将手里的饭盒儿朝王落辰扔了过来。

    他们动手了。

    “嘭”

    “嘭”

    那俩小子出手太快,又用了十足的力气,饭盒一出手,就像离弦之箭一般,快速无匹,秦俊彦他们想替王落辰挡,但没挡住。

    两个饭盒先后撞击到了他的胸口,发出了沉默的响声。

    “靠,你们两个不要脸的东西,敢用饭盒偷袭我。师兄,师妹,给我打他们这对卑鄙小人。”

    饭盒打在王落辰胸前,由于体质的原因,他倒是没觉得疼。就是被那饭盒中洒出的饭给弄了一身,令他显得有些狼狈。因而他顿时变得怒不可遏了,祭出了师兄师妹这对杀手锏。

    这时候就这事儿,他就是不说什么,在他被人袭击了的情况下,秦俊彦和吴梦雪也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因此,在他的话才刚刚出口,两人已经是飞身到了对方面前,跟那两名少年战到一处了。

    不过,他们和对方一交手,王落辰就看出来了,这次的情况跟上次秦俊彦一招击倒曲无涯比起来,好像有些不太妙。

    这俩小子好像练过很厉害的功夫,打斗起来,丝毫不比秦俊彦和吴梦雪差,甚至还有稳稳压过他们的意思。

    王落辰心里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恰在这时,李英晨和朱立军却在他耳边说道:“王师弟,想不到秦师兄和吴师妹也都是练过的,而且功夫不错。不过,恕我直言,就算是这样,他们恐怕也不是对方的对手。因为,他们两个毕竟是木长老和水长老的族人,从小就受过严格训练的。所以……”

    “什么?木长老和水长老的族人?我说,你们两个可真够兄弟啊,这么重要的信息,刚才为什么不早说?”

    他俩的话让王落辰心中一阵懊恼,不禁抓住他们的脖领子,狠狠地瞪了他们一阵子。

    “这,这,王师弟,这不怪我们啊。我们不是一直在劝你不要高声,要小心说话吗?可你呢,就是不听啊。”李英晨和朱立军替自己辩解道。

    王落辰想想也是,自己激愤不已,高声谴责那两个家伙的时候,他们是劝自己来着。自己的确是没听啊。这事儿,还真不怪这两个放马后炮的家伙。

    因而,他只好撇了撇嘴,自认倒霉,并放开了他们俩的脖领子。然后,他耷拉着个脑袋,为得罪了长老族人并跟他们交手这事儿,犯起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