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儿,别光顾着高兴啊。师兄问你,咱们这些钱,在圣境里生活的话,能够花多长时间?”王落辰用手掂量这自己手里的钱袋儿,向喜笑颜开的卓应儿问道。

    “能花很长时间吧。具体的我也弄不清楚。反正,我知道这种江湖金币,若是买好玩儿的能买好多呢。”

    卓应儿就是一个小姑娘,对花钱这事儿其实并不精通,所以,王落辰的问题还是把她给难住了的。她想了好半天,才给了他一个模糊的答案。

    对这个答案,王落辰有些不太满意,他追问道:“买好玩儿的能买好多,那买其他的东西呢?比如说,跟练功有关的东西。像武器啦,护具啦,药品啦什么的。那又能买多少呢?”

    这个问题对卓应儿来说,似乎是更难了,她歪着头想了半天说:“这让我怎么回答?这些东西也有三六九等的呀。据我所知,若是用钱买练功用的东西,就算是不怎么上档次的,也要不少钱呢。如果是什么名贵的宝剑,丹药啦,往往就是几千几万江湖币才能买到的。也就是说,就咱们这点儿钱,买那些东西根本就是想也不要想的,咱们买不起的。”

    “唉,我还以为咱们蔡师伯一下给了咱们每人一万江湖币,有多大方呢?原来也没多少钱啊。”听了卓应儿的话,对自己的财富值似乎有点儿失望,王落辰唉声叹气地说。

    “你以为呢,蔡师伯和肖师伯一样,都是老抠门儿。你还指望他们让你一下子就变成富翁啊?哈哈。”卓应儿冲王落辰做了个鬼脸儿,取笑道。

    “师弟,你啊你,见面时的红包嘛,哪有包很多钱的?哈哈。”秦俊彦也跟着卓应儿笑了起来。

    “就是,你这人还真是爱幻想。饭要一口一口的吃,钱要一分一分的赚,哪有天上掉馅饼儿把你砸成吃货的好事儿?哈哈。”吴梦雪也挖苦他说。

    “你,你们,哼。都欺负我。呜呜。我不跟你们玩耍了。我要去睡觉。哎,记得晚上吃饭的时候叫我。不然,我若是饿得夜里睡不着,就起来给你们捣乱,让你们也睡不安生。”早上起得早,忙活了大半天,王落辰真困了,站起身来,就要去睡觉。

    “他这家伙一说,我也困了。我也去眯会儿。应儿,一块儿去吧。秦师兄,你要是不困,就看家吧。到吃饭的时候,千万要记得叫醒我们啊。”她早上也起得早,也困了,拉起刚才就说自己困的卓应儿去补觉。

    秦俊彦一看,好啊,这三个家伙都去睡觉了,只留下自己一个人看家,负责到点儿叫他们吃饭,不由地苦笑了一声,点点头答应了。

    他也困的,也想去睡会儿的。可没办法啊,谁叫他是师兄呢,当师兄被师弟师妹欺负是应该的啊。

    于是,他就留在了客厅,盘膝坐在竹榻上,以练功代替睡觉,守护起自己的师弟师妹来。

    就这样过了一下午。到了晚上,他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将他们三个给叫了起来。

    四个人简单洗漱了一下,正要出门,李英晨和朱立军两人就过来了,说是叫他们一块儿去吃饭。

    虽然如今已然知道了五极门内的派系情况,心里也清楚这两个人是属于不可能加入自己派系的那部分人。但因他们几个对这俩人没有什么坏印象,还是跟朋友一样接受了两人的邀请。

    因此,待王落辰他们三个都换上学院的院服之后,他们六人便一起去了饭堂。

    到了饭堂他们才发现,因为大家都从魂灯阁过来了,这里热闹极了。大家都穿着学院的院服,拿着刻着自己姓名和学号的玉佩,边排着队到窗口打饭边兴奋地说着今天的见闻。

    见打饭的人这么多,排到自己要老大一会儿。肚子已经饿了的卓应儿和吴梦雪有些烦躁了,她们向秦俊彦埋怨道:“师兄,都赖你,也不说早叫我们一小会儿。你看,咱们来晚了吧。这么多人在前面,等排到咱们了,那岂不是就剩下人家的残羹剩饭了?”

    面对她们俩的埋怨,秦俊彦只是笑了笑。王落辰却替他打抱不平了,就听他说:“喂,你们两个好不讲理啊。明明自己贪睡,还怪师兄不早点儿叫醒你们。你们怎么就如此没有作为一名懒货的自觉呢?就这一点,你们真应该向我学习。看看,我虽然也很想剋师兄一顿,可我什么时候真动过手呢?”

    他的说法把大家都给逗乐了,秦俊彦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师弟啊,你可真是好人啊。都想剋师兄了。啧啧,真是,看来师兄还真得找时间跟你好好切磋一下。呵呵。”

    秦俊彦的话,让王落辰一下想到了曲无涯,连忙说:“别,别,师兄,呵呵。我可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我才只是说我想剋你,而不是真的要剋你嘛。算啦,我不跟你说了,免得真和你打起来。呵呵,我还是去前面转转,看看能不能找个加塞儿的机会吧。”

    “师兄,别,你可别再加塞儿。”

    “是啊,师弟,咱能好好排上一回队,别惹事儿不?”

    他一说要加塞儿,吴梦雪和秦俊彦赶紧一人一条胳膊,紧紧拉住了他。看来,他们对他上次加塞儿的事儿,依然是心有余悸啊。

    就在他们俩正在这儿拼命打消王落辰加塞儿的念头的时,却同时见到两名华服少年,大摇大摆地从他们身边走过,直接到窗口那儿亮了一下自己的玉佩,就把饭菜给领了出来。

    “师兄,你们看,你们不让我加塞儿。人家怎么加塞儿了?而且你们发现没有,他们的这种行为,不光外面排队的弟子们没有一个人反对的,就连饭堂里的厨师都配合他们,轻易就把饭菜给了他们。这算怎么回事儿啊?”

    王落辰想想自己因加塞儿被人家给抗议的事儿,不禁对他们两个加塞儿而无人出声儿感到有些忿忿不平。

    “嘘,王师弟说话不要那么大声儿,小心被这两人听见。要知道,他们两个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如果你的话被他们听见了,他们很可能会找你麻烦的。”

    王落辰正在就这两人加塞儿的事儿表达不满,却被李英晨拍了拍肩膀,小声儿警告了。

    “找我麻烦?李师兄这话我就有点儿不理解了。凭什么他们有错儿在先,我批评他们两句,他们还要找我麻烦?他们有那么不要脸吗?你这样说是不是有些言过其词了?”

    王落辰并没有听从李英晨的话将声音压低,反而还加强了几分。让周围离他老远的人都能够听得清他在说什么。

    “王师弟,别这么大声儿。他们两个你真惹不起。你知道他们是谁吗?”朱立军也在一旁小声儿劝说。

    “我管他们是谁?他们作为五极学院的一名弟子,就应该和大家一样遵守规矩,排队打饭。随便加塞儿,还弄出个很威风的样子,我看了就是觉得很不爽。我就偏要说他们两句,我还就不信了,他们还真就能因为我说两句公道话而找我麻烦?”

    王落辰不仅不听劝,还大声儿地把自己批评的是谁,为什么批评,直接给说出来了。

    李英晨和朱立军一听,这兄弟这是要找事儿的节奏啊。就赶紧把自己的身体挡在了他的前面,试图将他给挡住。免得那两名马上就要经过他们的少年,发现了他这位公然批评自己的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