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可一路上对自己很照顾,来到圣境后见到蔡不离和肖不弃也很有好感,卓不群为了自己入门的事儿更是不惜跟掌门罗不争力争、翻脸甚至动手,王落辰没有理由不感激自己的这几位师伯,也没有理由不加入他们的护法派。

    既然加入了,自然也没有理由拒绝为自己这一派做点儿事情。

    因此,王落辰看了吴梦雪和秦俊彦一眼,看到他们眼中流露出的意思跟自己一样,是接受这个任务,就向蔡不离深施一礼说道:“师伯,弟子们愿意接受这个任务。而且,我敢保证,我一定能把这件事情给办好。要知道,弟子在尘世的学校中,就曾经当过我们学校体育小组的组长的。”

    “切,当过一个组长也值当的在这儿炫耀?我还当过班长呢。”吴梦雪听出王落辰话里的骄傲得意,情不自禁地又跟他杠上了。

    “班长才管几个人?我这体育小组可是管着全校几百个喜欢体育锻炼的同学呢。真是,跟我比,你班长那官儿可小多了。”王落辰很臭屁地甩了甩自己并不长的头发,反击说。

    见他们两个人又要互掐,秦俊彦干咳了一声说:“师弟,师妹,你们又瞎胡闹了,忘了师伯还在这儿呢吧?”

    他这样一说,王落辰和吴梦雪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看着蔡不离,顽皮地吐了吐舌头。

    “哈哈,你们两个小家伙,还真是有点儿欢喜冤家的意思。在一块儿呢,就爱打打闹闹的。不过,玩笑归玩笑,可别耽误了修炼和师伯教给你们的任务啊。还有就是,发展弟子的时候,要选准对象,悄悄地进行,可不要什么人都往咱们这一派发展啊。最起码,品质不行的,还有像刚才在饭堂里那两个那样属于长老族人的,可都不要发展啊。”

    蔡不离对他们俩之间常常嬉笑打闹的事儿想必已经是知道了,因而对他们两人的不庄重,并不介怀。取笑了他们一句后,便叮嘱起他们发展新弟子入护法派的事情来。

    “是,师伯,弟子明白。弟子当然不会傻到去挖人家的墙角了。哈哈。”王落辰觉得自己师伯也太看不起自己的智商了吧,他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去打人家长老族人的主意呢?

    “好,你明白就好。好啦,师伯这回真是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该回去了。你们累了两天了,我走后,也正好可以休息一下。哦,对啦,过两天,我会让你们墨师兄过来跟你们具体谈一下发展新弟子的事情的。到时,你们有什么难处,也可以跟他好好说说,让他转达给我和你们肖师伯。”

    蔡不离这回真的是要走了,说着话,他已经飘然上了滑竿。

    “好的,师伯。这些我们都记住了。您请走好。青儿玉儿师兄也请走好,有时间过来玩儿啊。”王落辰见蔡不离要走,就和其他三人上前去行了礼,嘴里客套了两句。

    “好啦,别客套了。该干嘛干嘛去吧。哈哈……”

    蔡不离笑声响起,滑竿一阵风般消失在了这座庭院里。

    看着自己师伯那几百斤重的身躯,被自己的青儿玉儿师兄给飞快地抬走了,王落辰他们四个,相视一笑,都拿出自己的钱袋儿数起钱来。

    “师妹,你会不会理财?”数了数自己的江湖币,王落辰向吴梦雪问道。

    “会啊师兄,我最会理财了。你问这干嘛?是不是你不会理财,想把你的江湖币放在我这里啊?那太好了,我告诉你说,你放我这儿就对了,我保证会好好保管你的钱的……”吴梦雪听王落辰这样问,马上就夸耀起自己理财能力来,并且,边说还边把手伸向了王落辰的钱袋儿。

    “啪”

    王落辰拍了一下她的手,说:“干嘛?谁说我要让你保管我的钱袋儿了?我刚才那么问,是想跟你说如果师妹你对理财不太擅长的话,可以把钱袋交给我保管的。要知道,我们家以前我爸妈就是把钱交给我保管,我跟你说,我对这方面真的很有经验……”

    “停、停、停,少在这儿跟我吹了。吹了我也不信。哼,想诓我的钱,我告诉你,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吴梦雪用充满警惕的目光看着王落辰,双手紧紧握住了自己的钱袋子。

    “哈哈,落辰师兄,你想替人理财啊。想法不错嘛。既然吴师姐不肯,那要不我把我的钱放在你那儿吧。但,咱们得说好了,我的钱放在你那儿,等我想要花钱的时候,你必须随时拿出钱来给我。”吴梦雪不肯,卓应儿却主动把自己的钱袋儿伸到了王落辰面前,要把自己的钱袋塞给他。

    谁知,王落辰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行,你这小魔女的钱袋儿我才不要呢。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你还不是想把钱袋儿放在我这儿后,然后就开始乱花钱,而且是花完自己的再花我的。我啊,才不上你的当呢。”

    对于王落辰这话,吴梦雪和秦俊彦都是噗嗤一笑,向他竖起了大拇指,称赞他的慧眼如炬,先知先觉。

    “切,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是说我乱花钱吗?哼,不理你们了。今天早晨起得早,人家回家补觉去了。”看自己的计谋没有得逞,卓应儿不高兴了,撇了撇嘴,准备开溜了。

    “应儿,你还要回家?不如就住在这里吧。回头让师伯跟长老们说说,把你给招进学院得了。”见她要走,吴梦雪觉得自己在这儿少了个伴儿,不禁挽留她说。

    “我干嘛要住在这里?这里又不如家里舒服。当然,如果师姐肯保管我的钱袋的话,你这个要求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的。”卓应儿绕了一圈儿,又绕到钱袋儿上了。

    “好啊,小财迷,你谁的主意都打啊。好吧,好吧,你就把钱袋儿放在我这儿吧。反正就这点钱,你就可劲儿花吧,花完了也就踏实了。”这庭院里就自己一个女生,吴梦雪又刚离开家,真的是想要有个人陪着自己,就只好答应了卓应儿的要求。

    “真的?你答应了。哈哈,太好了。”卓应儿见吴梦雪同意了,生怕她反悔似的,一把就把自己的钱袋儿塞到了吴梦雪手里,高兴地蹦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