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在心里瞎琢磨自己的老师,蔡不离还在继续他的演讲:“我跟你们讲这些话的目的,就是想告诉你们,现在无论你们承认不承认,在别人眼中,你们都是师伯这护法派的一员了。以后呢,一定要注意和那些跟咱们这一派有矛盾的派别保持距离。尽量不要起冲突,如果有矛盾,就告诉师伯们,由我们替你们去解决。明白吗?”

    “哇,师伯,照您这么说,我们就都成为护法派的成员了?师伯,我们成为您这一派的新成员,难道不需要个入派仪式。每人给发个见面礼啥的?嘿嘿。”王落辰嬉皮笑脸地玩笑道。

    “见面礼,师兄,什么见面礼?有我的份儿吗?”听到“见面礼”这三个字,正在跟青儿玉儿说笑的卓应儿“嗖”的一下就蹿了过来,笑呵呵地伸出自己的小手儿。

    “啪”

    王落辰一巴掌打在她的手掌心,笑着说:“小财迷,师伯把金声雷震子都给你了,你还来凑热闹。有礼物也是我们的,没你什么事儿了。”

    他们俩嬉闹,蔡不离却听出来了,王落辰这小子话里的意思,还是想要礼物。于是,就笑了笑说:“臭小子,到了圣境也没见你孝敬我老人家一点儿东西,还反过来要礼物。唉,师伯遇见你们几个,真是倒了霉了。呵呵。不过,话说回来了,谁叫师伯看着你们顺眼呢。给,这里有四个钱袋儿,每个里面有一万江湖币,拿去买糖吃吧。”

    “师伯,直接送钱,这么俗气?”吴梦雪笑着接过钱包,看了看金灿灿的钱币,玩笑道。

    “师伯我没那么多宝贝、玩具什么的,就是钱多。而且,傻丫头啊,这里也跟尘世一样,吃穿住行什么的,也是要花钱的。所以,师伯送你们起点币,可是比送别的实用呢。”

    蔡不离捏起一枚大如铜钱的金灿灿的江湖币,眼睛眯成一条缝儿,笑着解释自己为什么要直接送钱给他们。

    “就是,就是,师妹啊,师伯既然送咱们江湖币,自然就有师伯的道理。咱们哪能挑呢?”王落辰连忙把钱袋儿塞进她手里,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说。

    钱可是个好东西,既然江湖也需要用钱购物,有人给送钱,当然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了。

    “还是落辰这小子精明。哈哈。”蔡不离见到了王落辰那一副财迷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他站起身来说,“好啦,你们的情况我看啦,该说的话也说了,该送的礼物也给了。那要是你们没什么事儿的话,师伯我就走了。”

    “师伯,你别着急走嘛,弟子还有问题问呢。”蔡不离刚站起身来说要走,王落辰就上前一步,抱住了他的胳膊,又当起了勤学好问的好学生。

    “哦,还有问题?那你问吧。”

    “师伯,其实这个问题我想了快两天了,一直都想问问卓师伯的,但又怕他不高兴,所以才没问。今天您是来给我们答疑解惑的,那我就问您好了。问题就是,为什么五位老祖在新入门的弟子身上,搞这个学院式的教学改革,您和卓师伯你们都不同意呢?”

    好像就知道王落辰会问这个问题的一样,蔡不离脸上露出我早就等你着来问我的神情,用手掌拍了拍王落辰的肩膀说:“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只是,师伯觉得你那么聪明,这个问题,只要你动一下脑子,就应该能想到答案的。其实,这根本就不用师伯亲自回答的。”

    “师伯,人家是很聪明,可你也别把我想得无所不能好不好?我刚来圣境,对这里的事情知道的太少,这种问题,我哪能那么容易就想到是为什么啊?”对于蔡不离的夸奖,王落辰头一次谦虚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儿,回答说。

    “想不到啊?师伯可以提醒你一下嘛。那就是,门中弟子也是一种资源,关系到每一派的势力和实力。你从这个角度去考虑这件事,那么你的思路就会豁然开朗了。”蔡不离提醒他说。

    “资源?”王落辰听了他的话,脑筋飞快地思考了起来,不大一会儿,心头灵光一闪,他想到了什么,兴奋地说道,“哦,师伯,我想明白了。长老会办这个五极学院,原来是想垄断新入门弟子,让他们都听命于长老会的命令啊。”

    “呵呵,聪明,就是这么回事儿。你看啊,原来的时候,五极门的弟子呢,都是跟着各自的师父学习修炼的。大家师徒之间天天朝夕相对,很容易产生出浓厚的感情。所以,就导致每个弟子基本上可以说对自己的师父是很尊重和忠心的。因而也就不太容易受长老会的直接管制。”

    “但改成学院就不同了,弟子们在这里学习,不再忠于自己的师父,而是忠于这学院和学院所代表的长老会。那样的话,长老会就能更好的管制和约束门中的弟子,同时也就相当于因此而增加了自己派别的实力。”

    见王落辰想明白了长老会创建五极学院的原因,蔡不离也是不再隐瞒,而是直接把话明说了。

    “我说呢,怪不得卓师伯反对这个这个弟子进学院学习的决定呢。”王落辰点了点头,心中明白了很多事情。

    秦俊彦也说道:“五极门内还真是复杂呢,这么一个看似对谁都公平的举措,想不到背后却藏着极大的不公呢。”

    “就是,那些长老们心眼儿怎么那么多?随便想个招儿,就要架空其他派别。师伯,既然你们已经明白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了,那接下来你们该怎么应对呢?”

    吴梦雪对蔡不离的印象自然是很好的,她跟王落辰他们一样,如今已经是把自己当成护法派的一员了。因而,对护法派下一步将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也是非常关心的。

    “怎么应对?呵呵,这就看你们几个的了。”蔡不离望着他们几个,大有深意地说。

    “我们?师伯,你开玩笑呢吧?我们几个都是新弟子,要战力没战力,要威信没威信的,能干什么啊?”吴梦雪不解地问道。

    这个问题,王落辰不待蔡不离回答,抢先一步说道:“师伯,您来找我们的目的,是不是也包括这个。您的意思,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就是想让我们几个帮着咱们护法派在学院里拉拢新弟子。对不对?”

    “对,我和你肖师伯正是这种想法。落辰、俊彦、梦雪,你们三个都是从尘世来的,本身就在这种学院里学习过,想来你们对于怎样在学院弟子中发展成员都有一些经验吧。所以,师伯才决定将这项任务教给你们,不知你们可愿意接受啊?”

    蔡不离见王落辰已经想到了,也就不再遮掩了,直截了当地说出了他和肖不弃的打算。

    说完,他便看着他们,眼中充满期待的,等着他们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