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不离要给大家释疑解惑,王落辰他们四个,除了卓应儿只顾着跟青儿玉儿在一旁玩耍外,其他三个都是竖起了耳朵,全神贯注地听他讲话。

    蔡不离看了看他们专注的神情,微微一笑,依旧是施展他的闷葫芦功,说道:“我想你们来到圣境之后,通过落辰入门这件事恐怕是也感觉到了吧,五极门内是有派系的。而且,派系之间也是有很多的矛盾的,对吧。”

    “这要不然,落辰入门这件事也不会搞得这么复杂,弄出这么些曲折出来。所以,师伯首先要特别提醒你们一句,今后在五极学院学习的过程中,一定要提高警惕,时时注意。千万不要任性妄为,免得被人家给抓到了什么把柄,借机整治你们。这些话,你们可记下了?”

    “是,师伯,我们都记下了。哎,师伯,说到派系。您和肖师伯是不是一派啊?”王落辰点点头,表示接受蔡不离的教诲,然后笑嘻嘻地问道。

    “是啊,我们是一派,叫‘护法派’。因为我和你们肖师伯是五极门的左右护法嘛。另外,除了我们这一派,门内还有很多其他派系。其中最主要的,也就是影响力最大的就五派。”

    “这五大派中,我们护法派占其一。尊老院的老前辈们他们自称的‘老头儿派’算一个,金长老他们事事以祖师元化极所订立的门规为行动准则的‘始祖派’,木长老和水长老他们所带领的‘戒律派’,土长老和火长老两人为首经营的‘家族派’,占了其余三个位置。”

    说到派系,蔡不离也不避讳,直接就将五极门内的派系势力给他们讲了个清楚明白。

    “这么多?居然有五大派系。师伯,如您刚才所说,在我入门这件事情上派系间产生了矛盾,所以才那么阻碍的。那,您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吗?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少年,怎么就能够牵动那么多人的神经呢?”

    王落辰一直都想不明白这个问题,蔡师伯这位护法派的首领在此,他便趁机问了出来。

    “落辰啊,你不要妄自菲薄。你这个小小少年可并不普通啊,原因嘛,就在你师父身上。要知道,你师父薛步尘当年没有离开圣境之前,那可是有名的铁口神断,对很多事情都是料事如神哪。他的话,很多人都会信的。因此,这次他拼了性命送你到圣境来,并且还让墨可带回来你是天命之人的遗言,你想想,这能不让很多人高看你一眼吗?”

    “再一个,就是你来的这个时间,也不太是时候。你不知道,就在你来之前,我和你肖师伯刚刚联合了咱们门内数十位‘不’字辈弟子,跟五位老祖就要不要向尘世派出五极军团跟外星妖孽作战,进行了一次大辩论。辩论的时候,火药味儿比较重,弄得老祖们非常不开心。”

    “尤其是木长老和水长老,他们两个实权派人物当时就震怒了。他们将我和你肖师伯狠狠地给批评了一顿,还代表长老会让我们暂时交出门中护法的权力。而恰恰就在这时候,墨可带着你这个天命之人从尘世回来了。大家都知道我们和你师父师母的关系亲近,他们理所当然的会认为被墨可带回来的你,就是我们的人了,也理所当然地会为你进入五极门设置一些阻碍了。而偏偏你被测出的特殊体质,又正好给了他们以口实。这事儿能不变得难办吗?”

    “还有就是,你的那个师父薛步尘这些年来跟门内的关系不太好。特别是跟那位木长老,他们俩中间据说有很多误会。你是他的弟子,当然也是要受到一些影响了。只是呢,不知为什么,这次木长老现身之后,却并没有像大家预想的那样为难你。反而还来了个态度大逆转,不仅准你入了门,还特别安排了你们的魂灯,送了礼物,给予你们特殊待遇,这倒是有些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没想到,这中间有这么多弯弯绕绕的事情,王落辰听了蔡不离的话,心里生出许多感慨。

    特别是当他听到木长老跟薛步尘关系不太好这句话时,心里马上就想到了薛步尘在那块念神玉中所留的那些话的最后两句,正是说的他跟木长老怎么怎么样。

    因而,王落辰就这个问题在蔡不离讲述过程中,插了一句嘴:“师伯,您说我师父跟木长老之间有矛盾,他在念神玉的遗言中也说到了这个问题。那么,师伯您能不能跟我们说说,我师父跟木长老之间,当年到底有什么矛盾啊?”

    “这个问题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因为你师父跟木长老之间的矛盾这件事儿,已经被列为本门的一级机密。师伯是护法,不能带头违反本门的门规的。不过,师伯可以跟你们说的是,当年的事情,牵涉到梦雪的一位亲人。按道理来讲,你师父是占理的。可按门规来讲,你师父是违背了门规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自请降级,从咱们五极门‘占星院’的主事,直接去做了一名密站的普通密探的。唉,现在想想,我依然还是非常替他惋惜的。他啊,有时候也是太倔,太认死理了。”

    说到这里,蔡不离将眼睛眯了起来,露出一副追忆往事的神情。

    “师伯,您说我父亲跟木长老的事情被列为了一级机密,那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说他跟木长老的事情连我这个做女儿的也无权知道啊?”

    听到这里,事关自己的父亲,吴梦雪也是有些沉不住气了,也向蔡不离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吴梦雪的这个问题,让蔡不离很为难,但又不好意思不回答,只好说:“梦雪,所谓一级机密,就是知道这种秘密的人,即使自己的至亲之人询问,也不能相告。何况,当年你父亲跟木长老之事,非常隐秘。其中原委,我也只是道听途说,并没有彻底弄清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就从说话做事要客观公正这一点来讲,师伯也是不能在这件事上乱说话的。所以,丫头啊,这事儿真的得请你理解师伯了。我是真不好说,不便说,也不能说,懂吗?”

    他这样说,吴梦雪也是不好再说什么了。

    而在一旁听到蔡不离这番解释的王落辰,心中已然明白自己师父当年和木长老之间的矛盾,必定是十分的尖锐,要不然水长老和木长老在起初的时候,也不至于会亲自过问自己入门的事情的。

    这也是一种裙带效应吧,师父惹祸,弟子遭殃啊。

    他不由地在心中暗自埋怨自己的师父薛步尘:“师父啊师父,你牛,谁都敢惹,连木长老这种大人物你也敢跟人家斗。看来,你老人家这脑袋瓜子也不是很精明嘛。哈哈。”

    ————————————————————————————

    感谢大家的支持,今晚加了个班儿,比平时多更一章。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