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伯,哎呦,我听见啦,听见啦。我保证以后不偷懒,也不捣乱还不行吗?干嘛又揪人家的耳朵?你看看,我的耳朵都让你给揪长了,变丑了。”

    卓应儿嬉皮笑脸地跟蔡不离下了保证。然后,看你蔡不离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赶紧上前一步,一把就将他手里的那三个小球给抓了过来。接着,便把它们飞快地收进音灵石里。好像生怕它们飞了或师伯反悔了似的。

    “师伯,要不让应儿也到学院里来吧,练功的时候,我们也好互相监督着点儿。”王落辰上前两步,向蔡不离深施一礼,建议道。

    “这个主意好。不过,就怕你卓师伯不乐意啊。”蔡不离点了点头,松开了卓应儿的耳朵说道。

    “为什么啊?大家在一块儿学习修炼多好啊。彼此间还有个照应什么的。另外,卓师伯不是说他也要到学院当教授嘛,想来他应该不会反对让应儿师妹到这儿来的呀。”

    王落辰在尘世中一直上的,就是那种大家都在一个大教室里学习的学校。来到五极学院后,因受到了学院里的教授和弟子们的热情接待,他感觉在五极学院学习也挺好的。所以,对于由学院教育弟子这事儿,他并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

    也因此,他对卓不群他们反对老祖们推行这种新弟子教育方式的改革,有些不太理解。故而,在跟蔡不离的对话中,他也是带出了这种意味儿。

    “落辰,听你这么说,你卓师伯真的打算到学院里当教授了吗?是不是为了你才来的?”蔡不离没有再就卓应儿在哪儿修炼的事儿再说什么,转而是就着王落辰的话头,将话题引到了王落辰的身上。

    “师伯,不瞒您说,卓师伯真的打算来五极学院了,也的确是为了我才来的。他说他怕学院里的教授把我给耽误了。”王落辰点了点头回答。

    “嗯,我就说嘛,如果不是为了你,他肯定不会生出学院里来当教授的打算的。”王落辰的回答印证了自己的想法,蔡不离也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呵呵,这事儿吧,咱也先不说了。我这次呢,是生怕你们入学时会再遇到什么阻碍,特意来看看的。不过,看这情形,你们入学的事儿还是挺顺利的。你看,连这小灶儿都吃上了。就是不知道,那住宿的问题解决了吗?要不,等你们吃完了饭,带我到你们的住处看看吧。”

    蔡不离说这话绝对是有目的的。

    当王落辰听到他这样讲之后,立刻就想到了这一点。

    因为,他心里十分清楚,蔡不离在五极门的身份地位非同一般。就算是他关心自己和师妹他们,也不可能直接到这儿来看他们,并且还提出要亲自到他们住处去看一看的。除非,他来这里是怀着某种目的,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跟它们说的。

    而无论是为了什么事儿或者要说什么话。很显然,这些事儿或这些话,在饭堂里,当着李英晨和朱立军的面儿是不方便讲得。所以,他的这位蔡师伯才提出了到他们的住所去。

    听出蔡不离话里的弦外之音,又想到了这弦外之音背后所隐藏的用意,王落辰笑着说:“师伯,您这么忙,哪儿能让你等我们啊?我们都已经吃得差不多了,现在就可以去住所了。要不,师伯,咱们这就走吧。”

    “吃完了?好啊,那就走吧。落辰,你们四个前面带路吧。”蔡不离心说这小子倒是不笨,自己一说,他就明白了。便点了点头,顺着他的话,做出了安排。

    虽然饭吃得还有些不太尽兴,但王落辰已经说了要马上离开的话,吴梦雪和秦俊彦当然是不好反对的。就跟李英晨和朱立军打了声招呼,跟着王落辰他们一起离开了。

    而卓应儿这个鬼灵精,则是早在王落辰他们一说要离开,就攀上了蔡不离的滑竿儿,搭了她师伯的“顺风车”了。

    离开了饭堂,不大会儿功夫,他们一行人就到了学院给他们安排的寓所,一套三进的庭院里。

    蔡不离下了滑竿,扭动着他丰腴的身躯在院子里查看了一番之后说:“呦呵,学院倒是还挺大方的。你们就三个人,还给专门安排了一处庭院。”

    “师伯,说到这个,的确有些奇怪。据给我们安排住处的师兄说,这独立庭院待遇,也并不是谁都可以享受的。而我们能够享受,据说是木长老专门有了交代,学院才特别给安排的。”王落辰就这个庭院,跟蔡不离说明了一下。

    “哦,木长老特别交代的?这……”蔡不离听说了是木长老安排的,不知为什么,眼中闪过了一丝忧虑。

    “师伯,有什么不对吗?”

    三人之中,秦俊彦最为成熟,对人情世故也是比王落辰他们两人敏感。他见蔡不离面露一丝忧色,不禁心中疑惑,赶紧问了一句。

    “哦,俊彦哪,也没什么。刚才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不过呢,这事儿现在还不忙说,还是先说说我此行的目的吧。”蔡不离随着他们进入了正屋,在一个竹榻坐下,切入了今天谈话的正题。

    见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师伯果然是怀着某种目的来的,王落辰不免有些得意地说道:“师伯,刚才在饭堂我就看出来了,您这次来肯定是有事儿要跟我们说的。所以,弟子就赶紧回到这里来了。毕竟,饭堂里人多眼杂,又当着土长老和火长老他们两位的家人,说话不太方便嘛。”

    “好,脑子够聪明,一点就透。哈哈。”蔡不离表扬了他一句,接着说道,“落辰、俊彦、梦雪,不开玩笑,说正经的。师伯这次来就是想跟你们好好聊聊咱们五极门当前的形势,还有你们今后在学院如何学习、修炼,以及应该注意些什么事情的。”

    “师伯,这可太好了,这些正是我们心中困惑不已的事情,本来就想着等在学院安顿下来,就到您老人家那里去请教一二的。没想到,您老人家已经提前洞见了,真是厉害啊。”王落辰听他要讲的内容,正是自己想要了解的东西,心里一下就乐开了花了。

    “好,看来你肖师伯和卓师伯真的没有谬赞你。你小子果然够聪明。落辰啊,说实在的,你小小年纪就能想到这些问题,说明你的眼界不低啊。那好,师伯也不废话了,就直接跟你们讲讲这些事情吧。当然,等我讲完了,如果你们还有什么疑问的话,也是可以向我提出的。能解答的,师伯一定给你们解答。”

    蔡不离的话让王落辰的精神为之一振。

    说实在的,他从来到圣境到正式成为五极门的弟子,这短短不到两天的时间里,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心里的疑惑还真是不少。

    这些疑惑,如果没有人给他解答一下的话,他心里真是有些闷得慌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