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放开我师兄,不然杀了你。”

    就在那狮形巡天兽刚刚将王落辰给扑倒之际,一道俏丽的身影快速地朝着他们这边跑了过来,边跑还边对扑在王落辰身上的飞行兽发出了警告。

    不用看,光听声音,王落辰也知道,那不顾个人安危朝着自己飞奔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小师妹吴梦雪。

    “师妹,别过来,危险。”被巡天兽的大蹄子给压在底下的王落辰,连连向师妹摆手。

    “嗷呜”

    见王落辰摆手,那头跟一栋两层小楼般大小的巡天兽低下头,朝他低吼了一声,然后张开它足以将他整个人一口吞下的大嘴,向着他靠了过来。

    “不要啊,师兄!”

    “落辰!”

    “师弟!”

    见此情景,就要接近王落辰的吴梦雪,连同紧跟在她身后一起跑来的其他人,都是发出了惊呼。

    他们的叫声,让那只飞行兽略微迟疑了一下。它扭头看了看他们,然后又瞅了瞅王落辰,突然,伸出了自己的长长的,多汁的舌头,舔在了王落辰的脸上。

    它这是要干什么?将猎物吞到肚子里之前,先将他清洗一下吗?

    它的动作,令众人不解。同时,鉴于这只巨兽的足以将人吞到肚子里去的嘴巴离王落辰太近了,他们纷纷停下了脚步,不敢惊扰它了。

    “大家别慌,这只巡天兽对落辰师侄没有恶意。相反,以我多年的驯兽经验来分析,我以为它这么做是在表示对他的善意。也就是说,它在向王落辰撒娇儿。”

    正当大家惊慌、疑惑、担心、焦急万分的时候,云不归的声音响起,给大家送上了一颗定心丸。

    “是,师叔说的没错,这大家伙正在跟我示好。而且,我能感觉得到,好像,好像它已经把我给认定为主人了。”王落辰用衣袖擦了擦脸上巡天兽的舌头所留下的口水,向大家说道。

    “它是在认主?师兄,你的感觉不会出错吧?这家伙,我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它好可怕,不像好兽呢?”吴梦雪简直不敢相信王落辰说的是真的,她慢慢地朝那他们这边儿靠了过来,企图找个机会,将自己的师兄从这头巨兽的嘴下给救出来。

    “梦雪,是真的,你看着啊,我现在就可以证明给你看。”王落辰见吴梦雪不信,并且还有对这巨兽采取行动的意思,他怕她的行动会惊扰到这家伙,引发它的兽性,就赶紧拍了拍巡天兽的嘴唇,试着向它下了它认主后的第一道命令,“好宝宝,听话,让主人起来好不好?”

    这大家伙好像也有不低的灵智。听王落辰这样说,马上就把自己的蹄子从王落辰身上轻轻拿开,像小狗儿一样用力甩了甩自己的两只耳朵,再次朝王落辰伸出了舌头,将他给卷住,拉了起来。

    “看吧,它是能听懂而且也肯听我的话的,它真的是把我当成主人了。”王落辰再次拍了拍它厚厚的嘴唇,不无得意地向吴梦雪他们说道。

    云不归见到此情此景,心里已然明白自己刚才的判断是准确的,他非常的高兴,也非常的兴奋。

    他没想到自己驯养的这群飞行兽中最强大的一只,巡天兽。居然认了自己心生好感的这名弟子当主人。这或许应了那句“冥冥中自有天意”的话吧。

    他向前几步,抓住王落辰的手,激动不已地说:“王落辰,没想到你这小子果然非同凡人,不光引动飞行兽争相向你认主,而且还得到了这么强大的巡天兽的认可。实在是太厉害了。你老实告诉师叔,你在连心锁里,是不是得到了特别强大的飞行兽兽王的认主啊?”

    “云师叔,也没有啊,我就是遇见了一只普通的飞行兽啊。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嘛。”

    王落辰时刻都谨记着薛步尘的话,保守天一生水的秘密,不向任何人提起。所以,云不归一问,他马上就撒了个谎来敷衍他。

    “真的?这就奇怪了。按说不应该啊,这些飞行兽都是很骄傲的,不会随便认别人当主人的,更别说这么一大群争着抢着地给一个人当坐骑了。这我得好好研究研究。落辰啊,改天你到师叔这里来,跟师叔详细谈谈今天这事儿发生的时候,你都经历了些什么,好不好?”

    云不归一生沉迷于对飞行兽的研究,今天碰上了这么档子令他感到惊奇的事儿,他怎能不好好研究一番呢?

    因而,他便向王落辰提出了要他改天过来帮助自己研究此次怪异事件的要求。

    其实,他不要求,王落辰也是要来向他请教关于飞行兽的知识的。所以,对他这个请求,王落辰自然是欣然答应了。

    两人说好了之后,因为王落辰他们都领到了飞行兽,都该去教务处领其它物品了,云不归也就没再耽搁他们。他让兽苑的弟子,给他们的飞行兽装好了兽鞍,并且教会了他们如何使用兽鞍和骑乘飞行兽后,就送他们离开了。

    王落辰他们几个人来时是步行,如今有了飞行兽,走得时候,自然不会再步行,再抱怨教务处离的远了。他们一个个都登上了自己的飞行兽,打开防护罩,开始了自己第一次“飞行”。

    飞行兽的巨翼扇动,王落辰几个人呼啸而去。

    他们御风飞走时的潇洒模样,把个董晓天给羡慕的,简直不行了。他赶紧再次跑到大门口去认认真真地做接新弟子入门的工作,以哄得云不归的开心,也好给他弄一头飞行兽骑骑。

    他们都走了,云不归让兽苑弟子重新收缩好了能量栅栏,将飞行兽们全部给关进它们各自的孔洞。等下一批学生到来,领了连心锁后,再放它们出来让各自认主。

    看着弟子们做完这项工作,他正准备回去,就听见一阵破风声由自己前方传来。

    抬头看时,却因对方速度太快,看不清是谁,只看见一片残影。

    心中正暗自疑惑,残影骤然消失,风声也是荡然无存,一个略显发闷地声音响起:“云师弟,一向可好?”

    他循声望去,就看见了一架滑竿,两名童子,以及端坐在滑竿之上那尊佛像般的人物。

    看清来人,他慌忙向前,拱手说道:“蔡师兄,您怎么来了?云不归这厢有礼了。”

    “师弟客气了,师兄此次前来是寻咱们薛步尘师弟的弟子王落辰的。怎么?他不在你这儿吗?”

    蔡不离依旧和王落辰他们上次见到他时那样儿,嘴巴不动,用神奇的闷葫芦功说着话。

    “师兄,你是来找落辰那孩子的,可他刚刚才领了一头巡天兽走了啊。”云不归笑着回答道。

    “师弟,你刚才说什么?他领了一头巡天兽走了?”听到这个消息,蔡不离脸上漏出了吃惊的神色。可见,王落辰以新弟子的身份和修为,能够得到巡天兽的认主,也是令他心中震惊不已。

    他不由地心中暗喜,这孩子,还真是有些天命之人的好运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