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俊彦他们三个,先于王落辰去认领飞行兽,且因刚刚有了吴梦雪成功的前例,认领的非常成功。

    他们三个都得到了不错的飞行兽。秦俊彦得到的是鹰形清风兽,李英晨得到的是虎形飞黄兽,而朱立军则是得到了鳄鱼形的狂吞兽。

    圣境中的这些飞行兽,跟地球生物是不同的,长得都有些怪异。你要真想说清它们是什么样子的,还真不容易做到。即使使用语言描绘出来,也跟大家所一贯形成的那种对动物的印象不完全相符。因此,圣境中的人们在提到这些动物时,往往都会将它们比作自己所熟悉的跟它们类似的动物。

    所以,秦俊彦他们三人得到的飞行兽,也是被王落辰拿来跟自己脑海中的某些动物形象进行了一番比较,形成了对它们的大体印象。

    而从这大体印象,也可看出,他们三人得到的飞行兽都是很威风的。王落辰因此也很是有些羡慕。对自己将会得到什么样的飞行兽立马就充满了期待。

    于是,在他们领着自己的飞行兽从石台回来之后,他也是赶紧结束了向云不归的请教,迫不及待地跑向了石台,开始了他的飞行兽的认领。

    站在石台上,猛吹了几下兽哨儿,王落辰两眼火热地望向了天空,期待一只强大的飞行兽的降临。

    不知道是不是被薛步尘给说准了,老天果然是对他王落辰另眼相看的。

    就在他期待的目光中,过了不大会儿,一只清风飞行兽就脱离了兽群,以闪电般地速度对着他冲了过来。

    “哇,秦师兄,你看见了没有?我王师兄认领的也是清风兽啊。噢,太棒了。”吴梦雪同样也是对王落辰得到什么飞行兽十分关心,生怕他得到的飞行兽不威风。如今看他也得了一只鹰形清风兽,情不自禁地替他高兴起来。

    “师弟也得到了清风兽,看来,我们俩还真是有缘啊,要不怎么连飞行兽都会做出一样的选择呢?”看王落辰得到的飞行兽跟自己一样,秦俊彦也是非常高兴,笑呵呵地开起了玩笑。

    “不一样呢,秦师兄。你看,我落辰师兄比你更厉害,又有一头飞行兽认领了他呢。”

    两人正在替王落辰高兴,卓应儿却突然冒出了一句令他们大感意外的话。

    “什么?又有一头飞行兽?那是怎么回事儿?”吴梦雪吃惊地朝天上望去,然后马上惊呼道:“应儿,师兄,你们快看,不是又一头,是又有两头呢。”

    “什么又有两头?这是什么意思?飞行兽一般有很强的群体意识,如果有一头飞行兽选择了一个人当主人的话,那么其他飞行兽是不会跟它争的。”

    正和董晓天说话的云不归,听到吴梦雪卓应儿他们的大呼小叫,觉得有些不对,连忙转头朝王落辰那里看去。

    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他大吃了一惊,嘴里不由地惊呼:“怎么会这样?飞行兽疯了吗?”

    飞行兽疯了吗?王落辰也是这么想的。

    它们怎么会这样,一只又一只的,都争着朝他飞了过来。

    更为恐怖的是,事情的发展还不止此呢。

    随着它们脱离群体向他飞来的数量越来越多,它们离开群体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由最开始的一只两只结伴飞行,发展为十几二十只成群结队的离开天空中的飞行兽群,朝他飞速飞落。

    它们体型巨大,翅膀有力,速度很快。快到从王落辰发现它们朝自己围过来,到它们将他给真正围了起来,采取半点儿应对措施的时间都没有。

    成百上千头飞行兽,就那么迅速地将他给围拢了起来,像围绕一位君主一样在他的周围不停地绕飞。

    它们的翅膀齐齐煽动,卷起风暴,将王落辰的头发、衣衫甚至皮肤都吹得不停地飘荡。

    场面很壮观,但王落辰无心欣赏,身处飞行兽群中的他,光顾着害怕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师叔,师叔,快救救我啊。”

    虽然,王落辰不清楚这些飞行兽为什么要这样围着自己飞行,但他却清楚这些飞行兽这样肯定是不正常的。

    不知道它们这些强大的家伙会不会伤害自己,因而心生恐惧之余,他也是向云不归不断大声地求救。

    但在这种状况下,他的求救根本就没用。

    且不说他的声音,能不能压过飞行兽的鸣叫嘶吼和翅膀的扇动声传递出去,为云不归所听到。就单说这么多飞行兽,力量何其的恐怖,单凭云不归和飞行兽苑中弟子们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把他给救出这个包围圈儿去。

    除非,他们不顾一切地将能量栅栏朝他这儿压缩过来,逼迫飞行兽离开。但那样做的话,恐怕到时候飞行兽慌乱之际,会把他给挤死,踩碎也说不定。

    他叫了几声,见外面毫无反应,又想通了这些道理,也是停止了求救,神情沮丧地呆立在那里,等起奇迹来了。

    除此以外,他还想到了天一生水,那个蓝色的小人儿,成了此刻他心里唯一的希望。因此,他也是不断地在心里向它求助。

    “天一生水,回答我,回答我啊。”

    “天一生水,喂,你的宿主有危险,快出来救他啊。”

    “混蛋,你怎么不说话了,怎么不跳出来了?”

    “好,你见死不救是吧,那好,你既然这么无情,也就别怪我无义。好,我死,等我死了,也就是把你给杀死了。哼,谁怕谁,反正要死就死一块儿。”

    这时候,情况危急,王落辰也管不了许多了,也不怕天一生水这家伙太强大,会把自己的意识灭掉,占领自己的躯壳了。他只希望这家伙能快点儿出现,救救自己。

    但不知为什么,这回他想要那家伙出现了,那长得跟他师父一样惨不忍睹的小人儿,却怎么也没有反应了。

    “连你这个家伙也抛弃我了?难道说我王落辰真的就这么倒霉,被天地所不容?这我身体刚刚好起来,并且有了变强的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了?”

    王落辰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不禁怨天尤人起来。

    只是,这样的念头刚一产生,他的心里马上就出现了自己父母那充满慈爱的面容,还有薛步尘滑稽的光头以及吴绮梦绰约的风姿。他们所给予他的亲情和恩情在心头交织,受其感染,他的心头蓦地升起一丝坚强。

    “不,我不能死。至少,我不能现在死,这样死。我要死,也得死在跟巨人的战斗中。”

    就在他心中这一丝坚强产生出来之时,他手中那块连心锁上突然激@射#出了白色的光芒,将周围的飞行兽都笼罩在了其间。

    “嗷呜”

    一声巨大的嘶吼,从飞行兽的队伍里骤然响起,盖过了这只队伍中的所有嘈杂。

    或者,这一声嘶吼意味着一个比所有飞行兽都厉害的强者的降临,谁都不敢与其争锋吧。接着,王落辰就看到,所有的飞行兽开始渐次离去,唯有一头比他在连心锁的虚拟世界中所见过的巡天兽,稍微小一号儿的巨兽留了下来。

    它长得也很像狮子,只是身上的气息,没有他在幻境中所见过的那头巡天兽那般雄浑威武,但也足够震撼人心兽心。

    它缓步向他走来,在他惊愕不已的目光注视下到了他的面前。紧接着,就像一个吃奶地孩子一样,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嘤嘤”不已地哼唧着,表达了对他的投靠和依恋。

    “你是要认我当你的主人吗?”

    王落辰慢慢地举起自己的一只手掌,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它那比自己的整个身子还大了许多的毛茸茸的头上,轻轻地问了一句。

    “嗷呜”

    谁知,王落辰的手掌刚一落到它的头上,这只小一号的狮形兽就猛然抬头大吼了一声,并飞快地伸出自己的前蹄儿,将王落辰扑倒在了地上。

    扑倒了他,它要怎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