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后的兽苑,其实就是对那面密布着孔洞的石崖,及石崖下一块安放了一排排投食槽空地的称呼。

    走进这块空地,看了看周围,王落辰并没有看到一点儿防护措施和围墙围网什么的。这令他有点儿奇怪。

    于是,王落辰就向云不归问道:“云师叔,这里就是兽苑了吗?是饲养飞行兽的地方?可是师叔,为什么我在这里却没有看到一点儿防护措施呢?在这样空旷的场地里喂食,难道就不怕那些飞行兽会胡乱飞走吗?”

    “呵呵,防护措施。有啊。不过,不是你们印象中的那种围网或围墙什么的,而是一种用肉眼无法看到的能量栅栏。平时不喂食的时候,它就分布在贴近石崖表面的地方,若是喂食或让那些家伙们放放风的时候,就会将它延展到整个兽苑。这是无形的围栏。不信,你可以向石崖那儿抛个石子儿什么的试试看。”云不归笑呵呵地比划着说。

    “真的?那我试试。”王落辰不是不信自己云师叔的话,而是觉得他说的这能量栅栏比较好玩儿,于是就开始弯腰找石子儿。

    “师兄,不用找石子,我这儿有暗器。你想看,我抛一支过去让你看看不就得了?”

    卓应儿一把拉住要去找石子儿的王落辰,从自己的音灵石里取出一支星形飞镖,手腕一甩,就甩了出。

    “叮当”

    钢制的飞镖飞快地射向石崖,眼看就要到达石崖的表面时,突然亮光一闪,一道似有若无的网状虚影儿显现了出来,将卓应儿那只飞镖给反弹了回来。

    飞镖落在地上,发出了一声脆响。

    “师叔,那就是能量栅栏?太神奇了?这东西是用什么做的?这么厉害,连钢制的飞镖都挡得住。”王落辰看着那飞镖被反弹回来,更是好奇了。

    “它是用上万块元力晶石的能量汇聚而成的。就这能量栅栏能挡住小小的一只飞镖还叫厉害?你也不想想,山崖孔洞里住着的飞行兽,哪一头不是力气大的赛过十头牛的家伙?这能量栅栏若是没有一点儿威力,怎么能够限制住它们?”云不归有些得意地向王落辰介绍着这种由他设计,奇巧院制造的能量栅栏。

    “哎呀,师兄,这时候你就别再当爱学习的好学生了,咱们还是赶快领了飞行兽去教务处吧。人家……”

    吴梦雪见王落辰的老毛病又犯了,她唯恐这家伙跟云不归就这能量栅栏探讨起来没完,便赶紧开口催促了起来。

    “哦,知道啦,师妹饿啦嘛,好,师兄不啰嗦了。”王落辰嬉笑着表示自己已然明白了吴梦雪的心思,然后向云不归施礼说道,“师叔,关于飞行兽的一切,弟子改天再向您请教。现在,请您给弟子们安排认领飞行兽的事宜吧。”

    “好好,如果你真的对这飞行兽感兴趣,那么你以后可以选修师叔教授的这门课程。而且,我这里,你也随时都可以过来,跟着我学习一下饲养和驯化飞行兽的知识。现在,既然梦雪小丫头等不及要认领自己的飞行兽了。那好,我们就开始吧。”

    但凡是好老师,都喜欢勤学好问的学生。

    云不归研究了一辈子飞行兽,肚子里装得满满的都是飞行兽的知识,就想找个合适的弟子将这些东西传承下去。如今冒出个“问题学生”王落辰,他自然不愿放过,当下就给了他一个可以随时向自己请教的许诺。

    对于他的许诺,王落辰自然是求之不得,欣然接受了。他赶忙再次向云不归行礼道谢。

    眼见这名少年,不光勤学好问,而且还知书达礼,云不归一脸赞赏地点了点头说:“很好,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那咱们现在就开始认领各自的飞行兽吧。”

    “噢耶,好啊好啊,我终于要拥有自己的飞行兽了。”云不归刚一说完,吴梦雪就高兴地跳了起来。

    “看把师妹给激动的。呵呵,云师叔,要不就让我师妹先认领好了。我想大家都没意见吧。”王落辰见师妹高兴成那样儿,赶紧顺着她的心意,把认领飞行兽的优先权给了她。

    他这样说,秦俊彦他们当然没有什么意见啦。他们几个男孩子,谁好意思跟她这位漂亮的小师妹争呢?

    就这样,吴梦雪就成了他们几个中间第一个认领飞行兽的人。

    云不归冲她笑了笑,指着兽苑空地上一个一丈方圆的石台说:“梦雪,认领飞行兽的关键,在于飞行兽的神智通过连心锁和你的心神进行沟通,并认可你成为它的主人。这个过程是精神交流的过程,不用多加干预。现在,你马上站到这个平时弟子们投食所使用的石台上去,用这个唤兽哨儿把飞行兽给召唤出来。然后,什么也不要做,静静等待肯认你做主人的飞行兽降落下来即可。”

    说着,他给了吴梦雪一只银色的小哨子,就让她站到了那石台上去。然后,云不归向着兽苑一角的一处小楼里招了招手。

    那小楼中的弟子领命,启动了能量栅栏的控制装置。小楼里立刻发出一阵嗡鸣声,紧接着就从楼顶输出了一大股能量。

    那些能量,快速地涌进了围困飞行兽的那片能量栅栏中,将它像吹气球一样给吹大了。它所覆盖的范围,一下子就从石崖前的那一层空间,扩大到整个兽苑。

    “嗷呜”

    “啾啾”

    “咿呦”

    “哞哞”

    随着能量栅栏覆盖范围的扩大,或许是因为感觉到了自由的气息,飞行兽所居住的那石崖的孔洞里传来了各种各样的动物叫声。

    “梦雪,快吹哨子。”云不归向吴梦雪喊道。

    “是,师叔。”吴梦雪用自己略微颤抖的手将兽哨儿放在了唇间,用力吹了一下。

    但一吹之下,她却发现,哨子根本就没有发出任何响声。心里不免有些疑惑,忙将哨子从嘴上拿了下来,举在胸前,向云不归投来了问询的目光。

    见她有点儿迷惑,熟知兽哨儿的卓应儿不等云不归说话,就向吴梦雪解释道:“师姐,哨子是奇巧院特制的。它发出的声音,超出了人耳可识别的范围,我们人类听不到,但飞行兽可以听到。所以,你尽管吹就是,飞行兽会被哨音吸引过来的。”

    “原来是这样,竟然能发出耳朵听不到的哨音,我还以为云师叔给我的哨子是坏的呢。”心中的疑惑解除,吴梦雪笑了笑,将兽哨儿重新放回了嘴里,用力吹了起来。

    每吹一下,还朝天空看一下,看看有没有哪只飞行兽会突然飞到自己面前,向她臣服,成为她的坐骑。

    可老大一会儿过去了,她不仅没有等来那认主的飞行兽,连它们的半点影子也没有见到。

    石崖前的天空中,空荡荡的,她不禁有些焦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