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退,你越退它就会越强。想要战胜它,必须首先要战胜自己的恐惧。王落辰,你不是要变强嘛,要变强的话,就要首先学会战胜恐惧。”

    跟王落辰心灵相通,他心中的恐惧刚出现,天一生水就感觉到了。立刻,就对他提出了自己的忠告。

    “切,我也知道,要变强就要首先战胜自己的恐惧呀。可你说得倒简单,换做你来亲自面对这跟两层楼高的家伙试试?我跟他无论身高还是实力,根本就不成比例啊,心里会不恐惧才怪。”

    看了一眼自己面前一脸凶相的庞然大物,王落辰对忍不住这站着不说话不怕腰疼的家伙,反唇相讥。

    “你,你好没出息啊。我要你战胜的是恐惧,又不是它。它的实力,就目前来讲,你肯定是远远不及的,你要战胜它万万没有可能。可,你得整明白了,我要你战胜的不是它,而是你心里的恐惧。恐惧这东西,是由你自己心里产生的,原本就是从属于你自己心神的东西,若是你连它都战胜不了,又何谈由内而外,去战胜外在的东西?换句话说就是,战胜得了战胜不了这个怪兽,不是你能决定的,恐惧不恐惧却是可以由你自己决定的。记住我的话,这对你以后的成长很重要。”

    天一生水毕竟是极为高级的智脑,懂得道理比一般人多得多的,所以,讲起道理来是一套一套儿的,王落辰发现,自己根本就说不过他。

    他只好点了点头说:“行,你说的很有道理,我记住了行吧。不过,大道理先生,就当我求求你了,你要讲道理,以后随便什么时候讲都可以。现在,你能不能收起你大道理,先把我面前这个大家伙给解决了?看着这东西,我实在是没心思听你废话。”

    “哼,真是不求上进的家伙。好啦,如你所愿,我这就出手吧。睁大眼睛看着啊。天一生水,化生万物,精神世界,唯我独尊。”

    或许,天一生水这次真的是想借这头巡天兽,给王落辰好好上一堂关于如何战胜恐惧的课的。但非常无奈的是王落辰的表现太令它失望了,它只好气呼呼地结束了这次教学,转而将注意力放在了对付面前这只怪兽身上。

    伴随着响亮的口号儿,王落辰看到一个散发着蓝色光芒的光球从自己的额头分离了出来。他知道,这个光球儿就是天一生水。

    那蓝色的光球出来之后,摇身一变,就变成了一个跟薛步尘长得一模一样的小人儿。

    那小人儿漂浮在王落辰和巡天兽身前,倒背着手,眼睛斜视着那头巨大怪兽,假模假式地说:“巡天兽,是你说要他向你跪地求饶的吗?你胆儿不小啊,呵呵。难道你不知道,他是我罩着的吗?”

    “谁?是谁在说话?”

    巡天兽面前,天一生水那只有一寸长的身体简直太小了,刚才它变幻出来的时候,它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有这么个小家伙出现。如今听到了他的声音,他努力寻找,费了好半天劲才看到它。

    当它看到天一生水那还不如自己一颗牙齿大的身影时,它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比小蚂蚁还不如的小东西,也敢口出狂言,还要我跪下,这,这简直是我在这世上存在了无数年以来,所听到的最不好听的笑话。所以,既然一点儿都不好笑,那就别怪我不给你们捧场了。拿命来吧。蝼蚁们。”

    被这么个小不点儿给威胁了,这对巡天兽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耻辱,故而,它愤怒了。

    一头体型庞大,实力强悍的怪兽怒了,会是什么结果?大家不用想也知道,那肯定是天地惊悚,风云变色啊。

    “呼”

    话音未落,愤怒的巡天兽那大如车轮的兽足,裹挟着足以将人的肌肤割裂的风刃猛地朝王落辰袭来。

    王落辰吓得大惊失色,口中惊呼道:“小水,亲人,快,快顶住。”

    “唉,你就这点儿出息啊?将来可怎么去救自己的父母,为你的师父师母报仇雪恨呢?我还真是为你担心呢。呵呵。”

    在王落辰的惊呼声响起之时,天一生水缓缓举起自己的小手,一边迎向巡天兽那只巨大的兽足,一边挖苦着王落辰。

    “砰”

    天一生水话音未落,小小的手掌就和那巨大的兽足撞击到了一块儿。奇迹也就在这时呈现在王落辰的面前了。

    “咦,挡住了,居然挡住了。这怎么可能?”

    巡天兽带着巨力飞速拍下的兽足,被那小到不能再小的手掌给死死地停在了空中,给巡天兽也是带来了心灵的震撼,它不禁吃惊地轻叹了一声。

    “怎么可能?什么都有可能。哈哈,比如这个。”

    天一生水大笑着,就在巡天兽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儿,费力思考它的大脚丫子为什么会被人家小人儿一只手掌给接下的时候,他用自己的小手掌快速攥紧了巡天兽兽足上的兽毛,猛地一使劲儿,把它给甩了出去。

    “嘭”

    巡天兽的身躯飞出老远,重重地摔在地上,发出极具震撼力的撞击声。

    “这,这不可能?你,你使诈。”被摔得鼻青脸肿的巡天兽忍痛趴了起来,朝天一生水怒吼道。

    “哦,不服气?那好啊,咱们再来过。不过,你可别后悔。大个子,奉劝你一句,还是趁早老老实实地跪地求饶吧。”天一生水轻蔑地向巡天兽建议道。

    “求饶?我巡天兽的字典里就没有‘求饶’这两个字。今天,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要不然我就不叫巡天兽。”巡天兽暴跳着,嗖的一下,再次朝天一生水和王落辰他们扑来。

    “哼,我管你叫什么兽。既然你这么想表现你的顽强,那好,我成全你。哈哈。”天一生水大笑着,也对着它冲了过去。

    然后,一场令王落辰多年以后想起来都感到心悸不已的完虐开始了。

    谁完虐谁?

    当然是,巡天兽……

    被天一生水完虐了。

    而且不光是完虐,那场景,简直就是惨不忍睹、少儿不宜级的完虐。

    只见,天一生水紧紧地攥紧巡天兽兽足上的兽毛,像一个顽皮地孩子不停地挥舞一只玩具熊一样,尽情地挥动着巡天兽那庞大的身体,使得后者不停地在地上撞来撞去,发出阵阵惨嚎。

    “哎呦,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愿意向你们赔罪,呜呜……”

    被天一生水摔打地都快散架儿了的巡天兽,像个孩子一样哭着告饶了起来。

    “哈哈,早知现在,何必刚才?逞威风,哼,叫你逞威风。我告诉你,如果你还是当年有形体的巡天兽,我肯定是会怕你的。可如今你都变成灵体了,在我面前还不得乖乖地当宠物?”

    听到巡天兽的求饶,天一生水真变成了一个顽皮的孩子,得意地大笑着,刻薄地数落起手中那只巨兽的灵体来。

    ————————————————————————

    票票投过来,后续更精彩。收藏长一寸,更新不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