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叶、藤蔓和野草在刚才还显得那么可爱,如今成为了自己逃跑的障碍物之后,在王落辰眼中,都变得令人讨厌起来。

    由于被它们给拖慢了速度,他不禁生气地埋怨起它们来:“该死的植物,为什么要这么野蛮地生长?看看,把路全给堵死了。这,这让我还怎么逃啊?”

    嘴里嘟囔着,他边用力扒拉着挡在眼前的植物,边回头看了一眼。

    不看还好,这一看他心里更着急了,心跳的速度也更快了,连带着血压也更高了,以至于他都可以清楚地感觉得到自己血液对血管儿的压迫感了。

    这种压迫感,让他的神经系统变得有些迟钝,也让他每迈出一步,都感到更加的费力。

    “这下该怎么办?后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我会不会在这里挂掉?”王落辰担心地朝自己问道。

    一般情况下,如果一个人向自己提问,是根本不会得到任何回答的,除非,他是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

    但王落辰不同,因为他体内除了自己的灵魂和神念,还有一个叫天一生水的家伙。

    就在王落辰因为万分紧张,极度恐惧,向自己自问了一句之后,他的脑袋里响起了一个声音:“不用怕,我感觉到这个世界,不过是一个强大的灵魂在你脑海中幻化出的虚拟世界,而你身后的那个大家伙,正是这个强大的灵魂。哈哈,既然是这样,你就放宽心吧,我干别的不在行儿,对付这种纯精神的灵体,最牛叉了。你且停下,看我怎么打到它跪地求饶好了。”

    “是你?天一生水,你怎么又蹦出来了?你不是说没有巨大的能量,你就不会进入智慧状态吗?”

    王落辰对自己脑袋中的这个第二意识,有点忌讳,唯恐自己的意识被他给替代了。现在“听”到他再次出现,心里不禁有些疑惑和担心。

    “这个嘛,上次忘了告诉你了。我能够进入智慧形态,除了受到能量刺激外,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我的宿主,也就是你这家伙出现危险的时候,我也是要出来保护你一下的。免得你被干掉,我也遭殃。毕竟,古语不是有云‘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吗?你就是皮,我就是毛,懂了吗?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溜达出来的。”天一生水笑着跟他解释。

    听了他的话,王落辰的担心减少了一些,但还是没有完全消失,他动用自己的意识问:“你真确定,你可以对付得了后面那家伙?”

    “当然可以对付,你忘了我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意识,也就是灵智了?放心,只要是这种精神、意识、意志、灵魂、灵智、神念之类的东西,统统都不是我的对手。你就别啰嗦了,感快停下吧。”天一生水信心满满地催促到。

    “好吧,看你吹的尘土飞扬的,我就信你一回吧。不过,你要记着,千万千万不要失败哟,否则我不介意去做一次开颅手术,把你给抠出来拍死在地上的。”

    王落辰觉得,在他的脑袋里,他自己不能老被这家伙给占据主动,因而发出了一个威胁,让它弄清楚谁才是主人。

    “切,威胁我?好啊,想要再回到床上去,你就那么干吧。哈哈……”

    天一生水可是掌控着王落辰的运动能力呢,它才不怕什么威胁呢。因而,面对王落辰的狠话,它只是不屑一顾地哈哈一笑,并向他发出了更厉害的威胁。

    这威胁让王落辰心肝儿一阵发颤,想起了那段跟废物一样躺在床上的日子。他有些怕了,只得闭嘴。然后,按照天一生水的要求,他停止了逃跑。

    脚步停下,他整个人站稳了之后,他转过身去,朝向身后那波动和吼声传来的地方,静静等待那令自己感到危险的家伙到来。

    “呼”,一阵风起。

    “砰”,一个庞然大物砸了过来,它的蹄子跟地面接触后,发出了巨大的响声,同时也令地面晃了几晃。

    “卑微的生命,颤抖吧,凶残的巡天兽降临了,还不赶快跪地求饶?”

    地面刚刚稳定,一个极具威严的声音响起,令王落辰头皮一阵发麻。

    “巡天兽?这东西能够说话,难道也具有灵智?而且,你听听这名字,它肯定不是善茬儿啊。天一生水,这家伙你能不能对付啊?要是不能对付,你这家伙可一定要早点儿告诉我,我好早点儿逃命啊。”

    王落辰担心自己的安危,不禁在心里向天一生水嘀咕起来。与此同时,他还抬起头来,向对着自己发出威胁的那家伙,投去了带着几分恐惧的目光。

    “别怕,它再厉害,也只不过是一道死去了多年的亡灵,怕它个鸟儿?看着吧,就它这样儿的,只要我动一动小手指头,它就会乖乖儿地跪下来成为你的奴仆,任你骑乘的。”针对王落辰的怀疑,天一生水信心十足地向王落辰打了保票。

    “好,既然你这么说,那就看你的了。另外,你说错了,它不是一只鸟儿,它是一只兽。一只长相很丑陋的兽。”

    王落辰眼睛盯着自己面前那只足有六七米高十几米长,长着一对儿大翅膀儿,身披鳞甲的狮形怪兽,对天一生水的话做出了纠正。

    “靠,你管得着吗?我就说它是鸟儿怎么啦?不是鸟儿,它身上长俩翅膀干嘛?”天一生水不愧是薛神医制造的人工智脑,说起话来也是出口成脏,极具杀伤力。

    他们两个人正在进行意识交流,那头长着一对如玉石般透明的大翅膀,名字叫巡天兽的家伙等着急了,它嘶吼道:“卑微的小家伙儿,为什么还不跪倒求饶?为什么要注视我?难道你真的想让我露出自己凶残的一面给你看,你才会害怕我?”

    说着,那家伙把头凑近王落辰,张开可以将后者整个身体一口吞进肚子里的大嘴,用力嘶吼了一声。

    “嗷呜”

    随着它这一声吼,周围的空气都被带动了起来,形成了一股猛烈的狂风,将王落辰的衣衫给吹得猎猎作响。

    一吼之威,竟至如此,可见这大家伙的确很猛,王落辰不禁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