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厚重的大门穿过,进入这间房间,王落辰他们几个立刻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神奇的世界。

    这个世界里,到处都漂浮着卓应儿脖子上挂着的,那种闪着白色光华的锁状骨化石片。

    它们好像一个个会飞的精灵一样,在这片空间里静静地飞来飞去。

    但很快的,好像能感应得到王落辰他们进来了一样,就在他们进到房间很短的时间里,它们立刻变得躁动起来,在这房间里不停地快速穿梭起来。

    “师兄,好诡异啊。我有点儿害怕。”吴梦雪看着满屋子乱飞的骨片,有些怕了,朝王落辰靠了靠,抓紧了他的胳膊。

    “师妹,别怕。它们都是些小家伙儿啊,你怕它们干什么?”王落辰拍了拍她的手背,笑着说道。

    “不是,你不觉得很瘆人吗?这么多。师兄,说真的,看到这么多小东西围着我飞,我就汗毛耸立,头皮发麻。师兄,你说我这样儿,还能让它们认主吗?”吴梦雪大概是有密集恐惧症,她真的被这些小骨片给吓到了。

    “师妹,别怕。你只管出手去抓住一个,然后照应儿师妹说的那样,用心去看它身上的纹路好了。别忘了,这些小东西可是关系到你能不能得到自己的飞行兽呢。怎么?你是不想要飞行兽了吗?”

    王落辰以前进行体育训练,参加比赛的时候,上过教练给开的心理辅导课。从其中还是学到了一些心理辅导方面的知识的。至少,他知道要想让吴梦雪胆子大起来,必须要用一种东西来激发出她心中的欲@望。

    人呢,有了欲@望就有了动力。有了动力,也就能够战胜恐惧。

    他的话果然管用,吴梦雪听了,用力握了握她攥着王落辰手臂的手,说:“飞行兽,对,我必须得得到一头飞行兽。师兄,谢谢你,我明白该怎么做了。小骨片儿们,过来吧,我一定要抓住你们。”

    说着,她就快速地伸出手去,向着一块从自己身边飞过的锁状骨片抓去。但那东西飞得很快,而且还像有灵智似的,十分狡猾。面对吴梦雪伸过去的手,它们居然知道躲避。所以,吴梦雪的这一抓,落空了。

    并且,落空的不光只有她,跟她几乎同时出手的秦俊彦、李英晨和朱立军也是没有得手。

    “师兄,抓不住啊。这可怎么办?”吴梦雪一抓没有得手,有些焦急地向王落辰问道。

    “怎么办?”王落辰咬着自己的右手拇指指甲想了想说,“哎,要不这样。师兄师妹,还有李兄朱兄,你们看啊,这些小东西太狡猾了,咱们一个两个的出手呢,根本无法抓住它们。要不咱们用抓鱼的方法试试吧。”

    “抓鱼的方法?那是……”秦俊彦正手足无措,听王落辰这么一说,忙问他这主意是什么意思。

    “抓鱼的方法就是,我们几个人从不同的方向像在水塘里赶鱼一样,把它们给赶到我们几个人的中间。然后,在我们缩小了包围圈之后,再一同出手抓它们。那样的话,它们都集中在一处,我们抓住它们的机会比较大一点儿。你们说呢?”王落辰边比划,边向他们说明了一下自己的方法。

    “好啊,好啊,师兄的这个方法不错,看不出你这榆木脑袋里还有点儿小智慧嘛,那既然如此,就按你说的办吧。”吴梦雪笑着拍了拍王落辰肩膀,同意了他的方法。

    至于其他人,当然也会同意了。毕竟,除了王落辰想出的这个,他们都没有什么好方法嘛。

    于是,就这么着,下一刻,他们五个人就按照王落辰的方法,开始抓“鱼”了。

    这方法果然奏效,在他们挥动着手臂将那些骨片做的连心锁慢慢聚拢在了一起后,趁它们挤成一窝儿,乱作一团的时候,他们几人招呼一声,一起出手,很容易就抓到了他们。

    将这小东西抓到之后,用手指紧紧地捏住,他们几个就都瞪着俩眼珠子,顺着它上面的纹路慢慢地让自己进入被催眠的状态。

    这一过程中,别人是什么情况,王落辰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目光聚焦到那些纹路上之后,他的头就渐渐感觉到有些发昏发胀。然后,眼前一黑,他就进入了一种非常奇妙的状态。

    在这种状态中,他觉得自己似乎是睡着了,但又似乎是醒着的,整个人可以说是处于半醉半醒之间吧。

    就在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会儿之后,他眼前的黑暗突然逐渐地退去,一个充满着绿色植物的世界向着他快速地袭来。

    片刻之后,他感觉自己被那个世界给砸中了身体。然后,他就镶嵌在了那个蕴含着无限生机的世界里。

    这是一片他想都没有想过,更别说亲身在里面游历一番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满眼都是绿色。

    高大的乔木,挨挨挤挤地向天舒展着自己的手臂;长长的,从乔木们的脚踝一直攀援到他们脖颈的藤萝,缠绕并勾连着各株乔木的身躯;藤萝底下,那些不甘卑贱的野草,也是努力地植根于大地,汲取大地之母的滋养,拼了命地朝上,朝有更多阳光、雨露和新鲜空气的空间生长。

    不知为什么,这空间里无比的宁静,静的连植物生长的声音都可以听到。

    王落辰这两日来,一直在跟不同的人打交道,一直在不停地做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没有片刻的宁静,十分的疲劳。此时,骤然进入这样一个极其安静的环境,他整个人的身心,瞬间就放松了下来。

    他闭上眼睛,用力呼吸了一下这充满生命气息的植物清香,心情变得非常愉悦,一时之间,他居然产生了一种叫陶醉的感觉。

    “嗷呜——”

    正当他陷入沉醉,身体放松,整个人都感到无比舒坦的时候,一声巨大的吼声从密林深处传来,将他吓了一跳。

    “靠,谁啊这是?混蛋,吓死小爷我了。哎呀,我的小心脏儿啊。”

    人被吓到,心跳自然加快,在心脏猛烈收缩的同时,血压会陡然升高,让人产生不适感。

    王落辰被吓到了,自然也会感到十分不舒服。因为这不舒服,他忍不住骂了一句。

    但就是这一句骂,让“祸从口出”这一自古以来就屡次得到应验的至理,再一次在王落辰身上得到了验证。

    或许是王落辰倒霉,也或许是刚才发出那声吼叫的家伙耳朵特别灵敏,对别人的声音异常敏感。就在王落辰那句叫骂刚刚出口,一阵十分密集的树木枝条被折损的“噼啪”声就从他面前的密林中传了过来。

    “哎呀,不好,密林里有东西,而且还是个大家伙。”

    王落辰通过那些噼啪声和地面越来越剧烈的震颤,判断出自己前面来了大家伙,也意识到自己刚才那句话闯祸了。

    他心情紧张地自言自语了一句,赶紧撒开脚丫子,朝背离那家伙的方向蹿了出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