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或许知道,连心锁是你们能不能领到和领到什么样的飞行兽的关键。但你们或许不知道,其实连心锁本身,也是需要认主的吧?”

    云不归将大家带到房间门口,没有立刻推门进去,而是向大家问了一个问题。

    “师叔,弟子刚才倒是忘了把这事儿跟师弟们说了。还是有劳您老人家跟他们说一说吧。”

    董晓天刚才光顾着讲飞行兽的事儿了,忘了连心锁认主这回事了。经他一提,才想起这茬儿来。

    “说什么有劳?这又不算事儿。我跟他们说说就是了。”云不归客套了一句,紧接着对众人说道:“你们也知道,这飞行兽呢是咱们圣境特有的物种。据说其最初是上古时期由天外迁徙来的。照此说来呢,其最初的一代,想来原本也是具有开辟空间,穿梭虚空的能力的。只不过呢,后来或许是由于咱们这个圣境里环境的限制,它们的这种了能力逐渐的退化了。到如今,就只保留了快速飞行的能力了而已。”

    说到这里,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接着说道:“说这些呢,听起来像是有些扯远了,不过却是没有跑题。因为,这些其实也是跟连心锁相关的。为什么呢?这是因为连心锁呢,正是奇巧院使用飞行兽始祖的化石制造出来的奇妙工具。其能对飞行兽的神智起到压制作用的缘由,完全是由这些化石中所包含的飞行兽始祖祖灵所致。”

    “祖灵这个名词,听起来好像有点儿太过于玄奥和神话了。哈哈,鉴于我们圣境从来就不是什么修仙或神话之地,而是一个真实客观的世界,我们不搞虚的。因此,我还是将这个名词换成尘世中的科学词汇来讲讲吧。所谓祖灵呢,其实就是一种脑电波。但不知什么原因,它们在那些原始飞行兽死了之后,被保留在了飞行兽师祖的化石里了,且在这世界上经过亿万年的岁月都没有消失。”

    “这种历经亿万年而没有消失的脑波儿,对那些飞行兽有着极强的威压,能够令他们变得驯服。因而,才能为我们所用。但是,我得告诉你们的是,想要利用这种脑波去让一头飞行兽驯服于你,你首先就必须得让这种脑波儿跟你们的脑波同频,否则,这种脑波儿就不会为你们所用的。另外,因为这种脑波是保存在连心锁中,所以这个过程呢,就叫做连心锁的认主。”

    云不归讲得有些啰嗦,但正因为啰嗦,也基本上把这个问题跟讲清楚了。所以,王落辰他们才都听懂了。

    明白了所谓同心锁认主的意思,吴梦雪对这种带有神秘感的认主变得期待起来,她等云不归的话刚一停顿,就马上插嘴问道:“那么,云师叔,您能跟我们讲讲怎么才能让连心锁认主吗?”

    她这个问题刚一提出来,没用云不归说,卓应儿就嚷了起来:“师姐,你问的这个问题不用问云师叔,我就可以回答你。你忘了我有一头冰蓝雉的事儿了吗?当初我爹把冰蓝雉给弄回来的时候,同时也给我带回了一把连心锁让它认主的。你看看,就是这个东西。”

    说着,她从脖子上取下了一块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芒的锁片状物品,递到了吴梦雪面前。

    吴梦雪接过去仔细看了看。这东西,从质地上看,好像是白色的玉石。手摸上去,也有些冰凉滑润地感觉。但如果细细观察,却是可以看到它上面的纹路,跟一般的玉石有很大的不同。它们密布整个锁片的表面,整个构图,就像是一种奇异的符文。看久了,人的心神都会产生某种随之波动的感觉。

    “这就是连心锁吗?看起来有些好玩儿呢。师妹,这东西是怎么认主的?快告诉师姐。”吴梦雪仔细看过那连心锁之后,将它还给卓应儿,并问道。

    “很简单,只要你将自己目光的焦点,不停地沿着这上面的纹路游走,慢慢地就会被这些符文带入一种被催眠的状态,并在其中跟它建立起某种心灵上的联系,那么你就算完成连心锁的认主了。”

    卓应儿把自己的连心锁重新戴回到脖子上,跟吴梦雪说了一下这东西认主的方法。

    “真的?这么简单?那好,云师叔,请你快点儿给我们连心锁,让我们完成它的认主过程吧。我实在是有些等不急了,我真像地想要快点儿得到一只飞行兽了呀。”吴梦雪听卓应儿将连心锁认主的过程说的这么简单,她就有些蠢蠢欲动了。

    “哈哈,拥有冰蓝雉,那么这个小丫头就是卓师兄的女儿卓应儿啰?小丫头,你说认主的过程很简单,有点儿不对,为了避免他们被你误导,我得再啰嗦几句。”见吴梦雪被卓应儿给误导了,云不归赶紧出言纠正道。

    “你得到冰蓝雉的时候,连心锁的认主很简单。那是因为你的连心锁被卓师兄用他的念力先行进行了镇压,变得不那么狂暴了。而一般情况下,连心锁里的祖灵其实是非常桀骜不驯的,并没有那么容易让他们认你当主人的。甚至有点时候,特别强横的祖灵,还会伤到想要跟让它认主之人的神念。所以说呢,连心锁认主这事儿吧,其实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啊,有难度?而且还有一定的危险。应儿,师叔说的是真的吗?你的连心锁真的经过了师伯念力的镇压?”吴梦雪的热情被云不归给泼了一盘冷水,转而向卓应儿问道。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师姐,这事儿,我爹他也没告诉我啊。”卓应儿挠了挠头皮,笑着回答。

    “怎么?小丫头,不信师叔说的话?告诉你们吧,当初冰蓝雉刚抓回来的时候,卓师兄想要给应儿当坐骑,就来问我可行不可行。我就给他出了这么个主意。所以说,这事儿啊,错不了。不信,回家问你爹去。”云不归的话,肯定了自己之前的说法是所言非虚的。

    “好啦,师妹,师叔还能骗咱们吗?既然师叔都说有难度了,那么咱们进去之后,多用点心思好了。师叔,请开门吧。”

    王落辰觉得,想要得到飞行兽,就算这事儿有难度,也得去把它给完成了。那既然这样,再跟自己的云师叔请教下去也没有多大意义了,还不如直接进去把那什么连心锁给收了呢。

    “好小子,你倒干脆。好吧,我这就给你们开门。不过,我还是得啰嗦一句。你们一定要记住一点,进去之后呢,挑一片连心锁盯着它的纹路进入催眠状态后,无论见到什么情景,遇到什么东西,意志一定要坚定,明白吗?”

    云不归走向锁库那看起来非常厚实的铁门,将手搭在把手上,准备给他们开门时,稍微停顿了一下,嘱咐道。

    “记住啦,师叔。”王落辰他们几个,除卓应儿和董晓天之外,全都应承了一声。然后,他们就逐个走进了云不归为他们打开的那扇大铁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