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三个听卓应儿这样说,自然也就不再追问她了。他们只好带着这些问题,去了云车房,乘上了去五极学院的云车,准备到那里去寻找答案。

    他们原本也是想去魂灯阁看看自己的魂灯的。只是他们商议了一下,觉得大家都要去魂灯阁为自己的魂灯抢个好位置,恐怕现在魂灯阁那里人会很多,很拥挤,去了也不一定能看成。

    而且,这么多人,每个人的魂灯都要用魂晶石现做,即使今天能看成,肯定也会费很多时间。

    既然此时他们这会儿即便是去了,一时半会儿的也是看不到之的魂灯的。那还不如先去领了新弟子的物品,以后找时间再去魂灯阁呢。

    云车的速度,相对于神斧峰和化极峰之间的距离,依旧是很慢。他们乘坐的云车,飞了两个小时才到了五极学院所在的旭日峰。

    这一路耗费的时间长是长了点儿,但却也有好处。至少,他们都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在云车内休息一下,补补觉什么的。昨夜睡得晚,今早起得早,他们几个都困了。

    睡醒一觉,旭日峰也到了,他们几个的精神也好了很多。不过,精神好了,肚子却是又有点儿饿了。早晨起得早,走得匆忙,他们几个又有心事,早饭都没吃好。经过这一上午的折腾,也难怪他们腹中饥饿了。

    “不知道学院里有没有可能给咱们准备点儿午餐啊?我都饿得肚子咕咕叫了。”

    走下云车,吴梦雪没有先欣赏什山景儿,也没有顾得上看看五极学院是个什么样子,先就自己的肚子问题发表了看法。

    “是啊,我也快饿死了。都怪我爹,大早晨起来就慌里慌张地赶路,害得我在追你们之前,把带点儿零食的事儿都给忘了。要不然,我每人先分给你们一点儿零食,也能撑一阵儿不是?”卓应儿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埋怨起自己的老爹卓不群来了。

    王落辰也饿,可因为想到就要进入五极学院学习了,心情有些兴奋,倒是没有把肚子饿当回事儿。

    他指着前面山峰上一片气势恢宏的宫殿群兴奋地说道:“师兄,师妹,你们快看啊,那就是五极学院吧?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规模啊。”

    “咦,果然是学院,山门那儿有牌子呢。只是,有些奇怪啊。你们看,咱们这些新弟子满打满算也就是三四百人,门内怎么会安排这么大一座学院给咱们使用呢?”秦俊彦看着鳞次栉比的楼阁,心中产生了一个问题。

    “哦,这位师弟恐怕是在门内没有亲朋故旧,没有听说消息吧。据说,这次咱们五极门招新弟子,可不是三四百而已,而是要招好几千人呢。咱们这两日参加测试的这一批人,不过才是头一批。在以后的一段时间内,还要进行很多批次的招新弟子的活动呢。”听了秦俊彦的疑问,跟他们同车来的一位华服少年,过来跟他解释道。

    “还要招很多批?而且是要招几千人?兄弟,你这消息准确吗?为什么我们就没听卓师伯他们说过呢?”王落辰感觉有点震惊,同时也有点儿怀疑这消息的真实性。

    “哎,师弟,话不是这样说的。如果这消息不准确,这位兄弟怎么会随便传播呢?至于师伯他们为什么没有跟咱们面前提起过,或许他们觉得这些事跟咱们没关系,没必要说吧。”秦俊彦分析道。

    那华服少年听了王落辰的怀疑,本来是要再说几句话来证明自己消息的准确性的,不过听了秦俊彦的话,他觉得自己没必要多说什么了。

    他轻轻捋了捋自己鬓角垂落的长发,笑着说道:“这位兄弟说话中听。我这消息可是从我李氏一族的长辈那里得来的,绝对错不了。哦,对了,忘了说明了,我那位长辈,其实就是咱们五极门五位老祖中的土长老。你们想,凭他的地位,说出的话还能有假?”

    “土长老?他不是姓土吗?你为什么说他姓李?这是什么意思啊?我听着怎么有点儿糊涂啊?”他的话,又令王落辰产了一个新问题。

    “不是吧,兄弟,这你都不知道?你究竟是从哪儿来的啊?”那华服少年长了几颗青春痘的四方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看王落辰的眼神,就好像看外星人一样。

    在他看来,这种在五极门属于最基本常识的问题,王落辰不应该不知道啊。

    “呵呵,李大哥,你难道不认识他吗?他就是那个体质为五个二,被大家戏称为打虎英雄武二郎的王落辰。是从尘世来的,这种常识他不知道有什么奇怪的?”就在此时,华服少年旁边的一位长得有些臃肿的圆脸儿少年,笑嘻嘻地开口了,指出王落辰身份的特殊性。

    没想到自己已经因为体质问题,被大家给封了这么一个绰号儿,少年的话,不禁令王落辰一阵尴尬。

    不过,那名少年所提到的绰号儿,是大家叫的,并非是这少年自己胡乱起的,王落辰倒是也不好跟他计较什么,只好很无奈地笑笑了事。

    那名华服少年的听了圆脸儿少年的话,脸上立刻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笑了笑说道:“原来是从尘世来的王兄弟,久仰大名。哈哈。我说你怎么不知道呢。其实,事情是这样子的,咱们五极门的五位老祖呢,虽然被人以五行相称呼。但那并不是说他们本来的姓氏就是金木水火土。所谓金木水火土的称呼,只是人们对他们的尊称,以表示对他们将五行之力的某一种修炼到极致的敬佩。另外,他们又因为都是长老会的长老,慢慢的,他们这种称呼也就成为了一种职位的名称。不知,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以五行之力为姓,是为了说明他们几个人在五行之力上的修为。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那么说,土长老就是行李了,而李兄你真是他的族人了。那从某方面来讲,你这也属于皇亲国戚,地位不一般啊。”

    粗通历史的王落辰,明白了五行长老的姓氏是怎么回事儿,然后就根据历史常识,给这位姓李的华服少年安了个大帽子。

    “王兄这话就不对了,咱们五极门可不兴这一套的。在门内,一切都以实力说话。无论你有什么样的背景,若是实力不行,在门内也是没有地位的。这同样也是门规啊。”

    五极门最忌讳搞裙带关系,那少年听王落辰这样说,怕别人误会,慌忙解释。

    “哦,看来五极门内部的管理还是挺科学,挺民@主的嘛。好啊,李兄别紧张,这话算我说错了,以后兄弟不说这样的话了。哈哈。”王落辰瞧出那少年的紧张之色,赶紧收回了自己的话。

    那少年听他这样说,也是冲他笑了笑,不再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然后,大家就彼此互通了姓名,结束了这场谈话,携手共同朝五极学院走去。

    互通过姓名,王落辰才知道。这位李姓少年,叫做李英晨,是土长老的第七代孙。从小在化极峰下的平原,也就是落霞平原长大。为了加入五极门,前天才特地赶过来的。

    而那位与他同行的圆脸儿、个子稍矮,身材偏胖的少年,名字叫做朱立军。他的出身也是不俗,乃是五极门另一位长老,火长老的第九代孙。自小跟随家人生活在化极峰南面的火峰上的赤火山庄内,同样是为了加入五极门而特地赶过来的。

    知道了他们两人的出身来历,王落辰也是暗暗观察了一下两人的言行举止。发现这两人身上举手投足之间,似乎都带着某种与生俱来的身居高位者的气度。心中自然也是明白了,他们所谓的在五极门不论出身,只论实力的话,恐怕也不能全都当真。

    毕竟,像他们这种五极门长老的族人,即便他们自己平日里不依仗自己老祖的权势,在旁人来讲,哪能会不对他们高看一眼,给予他们高人一等的礼遇和特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