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蓝雉可以驮人,青云兽也是可以驮人的,只是它们两个都只能驮一个人,无法驮更多人。所以,即便是沙傲云在卓应儿之后,提出她可以驮王落辰去,但还是留下了一个秦俊彦要去挤云车。

    而撇下自己的师兄自己去捞好处这种事情,王落辰和吴梦雪却是坚决不会干的。因而,在他们听说自己的师兄秦俊彦要被留在后面的时候,都非常坚决地拒绝了沙傲云和卓应儿的好意。

    秦俊彦对两人在利益面前这么讲义气,非常感动,就劝说他们不用管自己,尽管去好了。可他们哪里肯听他的。

    于是,他们三个,就只能是加快脚步,跟在众人之后,朝那云车房跑去,准备就这样随大流算了。

    就在他们刚刚气喘吁吁地到了云车房,正排队等着云车呢,却忽然听见空中有破风之声传来。抬头一看,见有一名看上去大概二十四五岁的青年正乘着一头满身金色的大雕朝他们飞来。

    “金翅雕,那不是木长老的坐骑吗?怎么被他给骑来了?”毕世明认得那雕,却不认得那人,心里纳闷儿,不免轻轻问了沙傲云一句。

    不过,他的这个问题,沙傲云也无法回答,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多做表示。

    墨可却是不愧是做密站的,他对门中诸多势力和人物都比别人了解的更多。他望着那名青衣年轻人,朝他们几个轻声说道:“这位可是了不得的人物,是咱们木长老身边的近卫。名字叫做江湖闲客叶孤帆。因为他身份特殊,一般很少出现在低阶弟子面前,所以像咱们‘不’字辈以下的年轻弟子不认识,也是正常的。”

    近卫就是影子卫,是五极门中重要人物身边的护卫,一般极少以真面目示人,更是很少参与公众接触,所以很少有人会认识他们。

    原来是这种神秘的存在,怪不得他们不认识呢。沙傲云和毕世明相视一眼,顿时心中了然了。

    众人说话间,那一人一大雕已然落到了他们面前,那人潇洒地从金雕上飘落,笑吟吟地对着他们几个说道:“诸位,且请留步,我是木长老近卫叶孤帆,特意替木长老来传几句话给大家听。”

    木长老的话,谁敢不听?他们几个都停住了脚步,施礼恭听。

    他见大家态度这么恭谨,点了点头说:“木长老说了,你们都不必去魂灯阁了。你们之中,秦俊彦和吴梦雪体质绝佳,是本门不可多得的天才,可享受优待,魂灯直接放入魂灯阁‘奇才层’。而王落辰因为要修炼凶险异常的五极元体,木长老也是特别允许,将他的魂灯放入‘若离层’,重点监控。另,木长老因感念当年与你们的师父薛步尘和吴绮梦的往事,也是特别送了三位每人一件礼物,以作为入门的贺礼。”

    说着,他手掌一翻,光华一闪,三个锦盒就出现在了掌中。他将那三个锦盒,分别递到秦俊彦他们三个手中。

    奇才层和若离层都是魂灯阁中靠近老祖的魂灯位。木长老将他们的魂灯安排到那里,可见对他们有多么重视。不仅如此,他还特地让近卫给送了礼物来,更是令王落辰他们几个受宠若惊,赶紧上前拜谢。

    等他们拜谢完毕,叶孤帆也是把这几件礼物做了些说明:“秦俊彦的礼物是‘不灭神木’,此木天生具有灵气,就算是放在火中炙烤,也不会被引燃。它能凝聚天地间的木之元力,对你的修炼大有好处。”

    “吴梦雪,你的礼物是一把‘冰月轮’。乃是一件可以将冰寒之力灌注其中的武器,对敌时威力十分巨大。只是,正因为其威力太大,所以操练娴熟之前,不可轻易使用,免得伤了自己。”

    “王落辰,而你的礼物更是金贵,乃是木长老亲自炼制的‘肉骨金丹’。相信你也听过,这世上的药物最厉害的就莫过于所谓医死人、肉白骨的灵药了。这肉骨金丹正是这种灵药,倘若你在修炼五极元体之时,出现什么差池,这三颗金丹可以保你三次性命。”

    原本以为木长老所送的礼物,也就是几件普通物品,跟他们意思意思而已。没想到既然是这样的贵重之物。他们三人听了,心中这个高兴劲儿啊,就甭提了。激动万分之际,如果不是顾忌对方是一位大人物,他们简直都要冲上去拥抱他一下了。

    见他们眉开眼笑的高兴样子,卓应儿又吃醋了,她嘟嘟囔囔地说:“木长老真偏心,我也是天才啊,怎么就不见他也送我件礼物。”

    她这话说的虽然小声儿,却是逃不过那叶孤帆的耳朵,他见她撅着小嘴儿的模样儿十分可爱,就笑着说道:“想必这位对木长老大有意见的丫头就是卓不群的女儿吧?哈哈,你不用不高兴,我跟令尊曾经一块儿出去历练,也算是老相识了。作为长辈,与你相见,自然少不得要送你点儿见面礼了。给,我这里有六枝‘乌金追命梭’,作为暗器十分凌厉,你拿去防身吧。”

    “暗器啊,我最喜欢了。哈哈,这个好玩儿。谢谢大叔。”卓应儿伸出从叶孤帆手里接过六枝拇指大小的乌黑色金梭,连蹦带跳地谢起人家来了。

    只是,这称呼她却是用的不怎么准确。她不知道,眼前这位青年虽然看起来年轻,像个正好可以当她叔叔的人,其实其真实年纪大概要比她的师祖何道奎还要大呢。论起来,也是祖师一级的人物。叫人家大叔,那可是大大不妥呢。

    当然,长得面嫩就不能怪人家叫错辈分了。

    这位祖师级的人物叶孤帆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他听卓应儿叫自己大叔,脸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不悦的神情,相反还笑着说:“小丫头,你倒是乖巧。好啦,礼物给你了,你也不用不高兴了,我也该走了。”

    说着,他转身就要离去,但举步时,却又想起了什么,回头对墨可说道:“哦,差点儿忘了最重要的事情。墨可,你跟我走一趟,几位长老有话要询问于你。”

    “是,弟子遵命。”被长老召见,对五极门弟子们来说,是极大的荣幸。对此,墨可自然是欣然领命。

    于是,他简单地跟王落辰他们几人交代了几句,就随着叶孤帆登上金雕,离去了。

    待他们走得远了,王落辰他们几个嘴里都是发出了一声欢呼。不用说,这声欢呼自然是因为受到了木长老的重视,并且收到了他的礼物高兴的。

    但他们光顾着高兴了,却是没有发现,沙傲云和毕世明两人眼中闪过的那一丝不快。

    当然,这也怪不得他们,这两人眼中的那一丝不快闪过的速度太快了,他们又不曾想过他们会因为自己得到了木长老的礼物而不快,专门去盯着他们的眼睛和脸颊去看,当然不会发觉了。

    况且,这时候,他们两个人,从表面上看,也是带着笑容的,一般的人,谁又能看出他们那一丝掩饰的很好的不快呢?

    而从他们两人的角度来讲,他们的不快虽然同样都是不快,其产生的原因却是不同的。

    沙傲云不快,是因为她没想到木长老的态度会在今晨,突然就发生了重大的转变。由坚决不同意王落辰进入五极门,转而轻易就同意了他的入门。并且还送了十分贵重的礼物给他。这让她感觉自己在王落辰心中的地位,被他给比了下去,所以她不快。

    而毕世明的不快,则是因为他原本以为在这五极门的年轻一代弟子中,不应该有人比他更得长辈们的器重的。却不想突然来了三个师弟师妹,却莫名其妙地被木长老给看重了。好像那些被别人夺了自己应该得到的宠爱的人一样,毕世明当然也是不高兴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