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哦!”

    “我靠,怎么可能?”

    “什么情况?他作弊了?”

    “身体好强悍啊,这么抗揍?”

    惨叫之后,众人看清抱着自己的手掌面红耳赤,痛苦万分的是那名看起来很厉害的薄绸少年,个个惊叹不已,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那少年也是指着王落辰用充满震惊和质疑地声音说道:“你,你,你赖皮,你里边儿穿护甲了。”

    “护你个头啊,你睁大你的眼睛看看,小爷我胸口的肉还露着呢。哪里有护甲?”

    王落辰扯着自己胸口衣服上的大洞给他看,另外为了证明自己没有作弊,他还原地转了三圈儿,把这个洞给周围的吃瓜群众也看了看,要他们鉴定一下自己有没有作弊。

    “好啦,这回你们明白了吧。我师弟王落辰能够入门是有原因的,他的体质与常人有很大不同。肉体的强横程度,现在已经到了刀枪不入的地步。像他这样的天才,咱们五极门岂会将其拒之门外呢?”

    见此情景,墨可已然明白了王落辰先前那么做的原因,知道他是要借这一场打斗,来为自己正名。告诉大家他之所以能入门绝不是像有些人所说的那样,是靠着走后门儿实现的。因此,他也是站出来替自己的师弟向大家做了做宣传。

    他是中年人,大家一看就知道他是门中的老弟子。他讲出来的话,自然会有更多的人相信。

    因而,就在他说完这几句话之后,人群中就再次议论了起来。不过,跟原来不同,这次人们议论的主题,却是对王落辰身体体质的赞叹和对他入门五极门这件事的赞同。

    将这些人的议论收入耳朵里,王落辰已然知道,这次打斗取得了应有的效果。

    他笑嘻嘻地看着那名薄绸少年,伸出手来,不顾他脸上因为疼痛露出龇牙咧嘴的表情,抓住他受伤的那只手用力握了握,说道:“哈哈,这位兄弟,所谓不打不相识,这次的事情我看就这么算了吧。”

    “算了?哦,算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呵呵,呵呵,那我可以走了吗?”那少年已经知道他的厉害,正巴不得赶快跟他算了呢。见他发话,哪里还敢多说什么。

    “可以了啊,请吧。”王落辰向一侧迈出一步,做出一个请他离开的动作。

    “嗖”

    他刚一让开路,那薄绸少年就蹿了出去,快速钻进了人群里。

    “哎,兄弟,方不方便留个名字,以后也好相见嘛。”

    王落辰冲着他消失的方向,喊了一嗓子,脸上还露出了几分惋惜之色,好像刚才忘了问人家的名字,他心里很过意不去似的。

    “好啦,师弟啊,要是你在众人面前出了糗,你会把名字留下来吗?你啊,就别得了便宜卖乖啦,咱们还是走吧。”秦俊彦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笑说。

    “是啊师兄,听毕师兄说,只要榜上有名的人,都可以去魂灯阁点燃魂灯的呢。人家已经有好多人去了,咱们也赶快去吧。也好为在魂灯阁给咱们的魂灯占个好位置。”

    这时,吴梦雪也是冲他喊了一嗓子,就拉着卓应儿跟着毕世明向云车房的方向去了。

    “慌什么啊,魂灯阁那儿可是你毕师兄的师父在管事儿,只要他替你们跟骆师叔说句话,弄个好位置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沙傲云看着吴梦雪火急火燎地样子,挽起王落辰的胳膊,边跟了上去,边爆料道。

    “哦,毕师兄,沙师姐说的是真的吗?刚才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儿啊?”吴梦雪听了沙傲云的话,向毕世明问道。

    “师妹,这可不是师兄故意不说啊。而是,有个情况,我跟你说吧,我师父那个人,严肃的很,想要请他给性格方便什么的,可是比登天还难的。所以……”听了沙傲云和吴梦雪的话,毕世明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了解内情的墨可,也在一旁替毕世明说话:“骆师叔的确是咱们师门里最难说话,最严肃认真的一个,请他行方便的事,我看还是算了。否则,到时候说不定不能得到方便,反而还会被他老人家给训斥一顿。再说,这魂灯也无非是师门为防止各弟子出现什么危险,而设置的示警信号儿灯,平常不出门不征战的话,根本就没什么用处。”

    “而且,为确保它起作用,每天都有弟子专门查看的,无论你的魂灯放置在哪个位置,一旦有什么异常,那些弟子们也是不会将这异常错过的。所以,争位置的话,实在也没什么必要。”

    就墨可的这个观点,沙傲云却是有不同意见。

    就听她说:“哎,师兄,话是这样说,可咱们门内谁不清楚,重要弟子的魂灯,可是放置在最显眼的位置的。就像你说的,魂灯是一种示警装置,在咱们门中的弟子遇到危险时,就会出现异常。这种异常,往往在起初的时候,并不是非常显著,即使有专门的弟子查看,也是不一定会发现。尤其是那些放置在不起眼的位置的魂灯,有什么异常的话,就更不容易被人发现了。但那些放置在比较显眼的位置的,可就不一样了。它们若有异常,被人发现的几率就会大一些。所以,照此来讲,魂灯放置的位置,也不是不重要的。”

    对于沙傲云的说法,墨可点了点头,赞同道:“沙师妹说的也是有些道理,只是,这门中弟子众多,魂灯阁再大,位置也是有限。不可能每一个人的魂灯都放在好位置的。况且,你刚才也听毕师弟说了,求他师父给行个方便,恐怕是不行的。因此,想给师弟师妹他们的魂灯谋求个好位置,咱们却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的。”

    “师兄所言极是,唉,算啦,师妹我也就是那么一说。本来是想借毕师弟的面子,看看能不能给师弟他们的魂灯弄个好位置的。现在既然毕师弟也是为难,我也就不敢瞎想了。哈哈。”

    沙傲云刚才挑起话头,也是抱着侥幸心理,有枣无枣随便打上一杆儿,试探一下毕世明的态度的。现在见他为难,也就把给自己的小师弟王落辰谋求好位置的想法给放弃了。

    “既然无后门儿可走,咱们还是跟在大家后面排队吧。师兄们,你们还不走快点儿?你看,人家都有登上云车的了,咱们可不要落在别人后面太多才好呀。”

    见他们讨论半天,却是这么一个结果,吴梦雪觉得还不如刚才不听他们闲扯,自己跑快点儿赶到别人前面去呢。于是,她便一边加快了自己的脚步,一边有些焦急地催促起他们来。

    “师姐,你别慌啊,要不然让我的冰蓝驮着你去吧。那样咱们肯定能超过他们了。只是,我的冰蓝还年幼,又欺生,除我以外,只能驮一个人。所以,王师兄秦师兄他们,却是没法儿一起驮走呢。”

    吴梦雪正着急赶路,卓应儿却是告诉了她一个好办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