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几个到石壁那儿的时候,榜前人已然是围了不少了。好在他们有毕世明和沙傲云这两位年轻一辈中的强者开道,挤到石壁近前,倒也是没有费什么力气。

    古往今来,但凡这种人多的场合,总有一些明白人为了表现自己比其他人更聪明,更有见识,总会站在众人之前对着榜单上的人物品评一番。

    今天,这种人自然也是不缺的。此刻,就正有几名穿着薄绸,看起来有些背景的少年,正在对着榜单指手画脚,品头论足。

    “啧啧,快看榜单的首位,叫秦俊彦的这位师兄,居然是九品青木灵体。厉害啊!这么好的体质,我看,将来在咱们五极门内,必定会成为绝顶强者的。”

    “还有这位吴梦雪师妹也不赖啊!罕见的寒冰灵体,而且还达到了七品。唉,真是了不得,真不知道人家爹妈是怎么生的,竟然能够生出这样优秀体质的女儿。”

    “这个叫丁梁柱的也不赖,厚土灵体,八品。啧啧,真是牛人啊。”

    “八品不算牛,看这位叫甄仁才的,真是对得起自己爹妈给起得名字啊!离火灵体八品半。注意,全榜上面就他这么一位带着那半品的,真不知道人家这位是怎么测试出来的。”

    “带个半品有什么稀奇的?你们快看看最后那位,对,也就是名字的墨色和字体跟前面所有人都略有不同,一看就是后补上来的那个。人家那才叫特殊呢,五个二啊,哈哈,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真二啊,居然五行俱全,但又五行缺五行,全都是二。哈哈。好一个打虎英雄武(五)二郎啊。”

    那名穿着薄绸,带着华冠的少年,指着榜单的最后一名,越说越兴奋,或许是发现了这五个二体质中的“二”字,跟人们日常习惯性的评论某人有点缺心眼儿时的用语有可以类比之处,他居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但他笑了半天,却是发现有些不对劲儿。因为他发现,在他将那名叫王落辰的少年,奚落的如此可笑之时,他的那几个同伴非但没有笑,还一个劲儿的冲他使眼色,要他赶快将他的大笑停下来。

    “干嘛?你们不觉得很可笑吗?”他疑惑不解地向同伴们问。

    “很可笑啊,不过是你很可笑而已。”他的话音刚落,人群中有两名少女就向他围了过来,脸上带着愠怒,恶狠狠地盯着他,似乎正准备给他一点儿教训。

    他被两人给盯得发毛,带着几分心虚问道:“你们,你们干什么?”

    而再看看他的同伴,当这两名少女一出现,他们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哧溜”一下,脚底抹油,飞快地跑掉了。

    大概,先前这两名少女出手教训那两名辱骂王落辰和卓不群的少年时,他们在场吧。已经知道了人家的厉害,还不躲着人家点儿,那不是笨蛋吗?他们才没那么蠢呢。

    果然,不出他们所料,那两名少女二话不说,上前一步,一人使出一招擒拿手,就将那名薄绸少年给制住了。

    接着,她们就笑着说道:“干什么?打你嘴巴子,叫你再乱取笑我师兄。”

    “你师兄?不知您二位的师兄是谁?我又怎么得罪他了?”他心中郁闷,不知道自己哪里不小心,得罪了别人。

    不过,他心里也明白,制住他的这两名少女都不是善茬儿,别管是非对错,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连忙陪着笑说“呵呵,两位小姑奶奶,不知者不为过,念在我不认识您二位的师兄份儿,求求你们高抬贵手,就饶了我吧。”

    “不认识,那我就给你介绍一下。瞧,就是这位英俊潇洒,气质优雅,才华横溢,测试体质五行全是二的少年,王落辰。他,就是我师兄啦。这回你认识了吧?”吴梦雪教训别人也不忘损自己的师兄,她也是够可以了。

    王落辰被她给损了,尴尬地笑了笑,朝那位薄绸少年点了点头说:“兄弟,祸从口出。记住,以后说话之时一定要留点儿口德。唉!这回挨揍,就当长个心眼儿,接受点儿教训吧。哈哈。”

    “王兄,王兄,有话好说,我刚才也是一时嘴贱,才信口开河的呀。求求你,就让她们二位饶过我吧。”那名薄绸少年恍然大悟,知道自己被人家给制住,原来是自己说能话招来的祸事,赶紧向王落辰道歉。

    王落辰眯着眼睛看了看他,说:“好,要饶过你也可以,但你必须跟我打一架,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王落辰此言一出,现场众人都是一愣,吴梦雪和卓应儿更是不明白,她们这位战力为渣儿的师兄为什么要向对方发起挑战。只是,刚想说点儿什么,却被王落辰用眼神给制止了。她们只好闭上嘴巴,静观王落辰这家伙究竟要干什么。

    而那名少年,无疑是最疑惑的,不知道王落辰葫芦里究竟卖得什么药,连忙问道:“打一架?这,这,兄弟我怎么敢呢?”

    那薄绸少年心说,要我跟你打架,你这不是难为我吗?这两名少女一招儿就把我给制住了,一看就是练家子,极厉害的角色。现在你要我在她们眼皮底下和你打架,我能应招儿吗?

    不过,眼下的形势却是由不得他不答应了。因为,下一刻,王落辰说:“不打不行,不打不仅我不放你走。而且,我还会叫我师妹他们饱揍你一顿。”

    “你,你好不讲理。”薄绸少年满腹怨气指责,不过,看了看王落辰脸上我就是不讲理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这家伙只好叹了口气表示:“好吧,我答应你。不过,我得事先声明,我也是练过的,手脚上也是有几分力气的。万一要一个不小心把你给打伤了,那可怨不得我,更不许让别人替你出手。”

    “废话真多,来吧,谁受伤还不一定呢。”王落辰冲吴梦雪她们两个摆了摆手,示意放开这家伙,然后他就挥着拳头朝他跑了过去。

    只是,内行的人都看得出来,王落辰一出手,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完全就是小孩子的打法。没有一点儿套路,更谈不上招式,但凡会上那么一两下武功的,都可以轻易避过他的拳脚,把他给打趴下。

    而那少年就像他自己说的,果然是练过拳脚的。见王落辰向自己挥拳打来,他一眼就看出了他攻击的破绽所在。出于本能,想也不想,他的拳头就朝王落辰的露出的那个破绽打去。

    “嘭”

    少年的拳头准确无比地绕过王落辰的拳脚,以极快的速度,后发先至,一下子就打在了王落辰的胸口。

    “哎呀!痛死我了。”

    二人拳肉相交之后,有人发出了一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