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王落辰推辞,沙傲云莞尔一笑,一把拉过他的手,就将千绝剑塞到了他手中:“客气什么,拿着。怎么,师姐的礼物你也敢不要。哼,忘了师姐的名头了?”

    送礼也有拿名头威胁的,王落辰还是头一次听说。当然,他也明白这不过是沙傲云的一个玩笑,但她这个玩笑里的意思,却是说她不希望王落辰跟她见外,拒绝她送出的礼物,否则她会不高兴的。

    “云姐,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再推辞就太不给你面子了,那好,这宝剑我就收下了。谢谢,谢谢云姐,你昨天和今天送我的礼物,我一并感谢。只是,师弟暂时没有什么可回赠给云姐的,不过,你放心,等将来师弟出息了,一定将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取回来,送给云姐,以表达我的谢意。”

    “切,你就许诺吧,看你将来要是办不到怎么办吧。哈哈。不过,师弟你的这份心意,我先记下了,等到有一天师弟你成了人物了,我可是会跟你要你答应我的礼物的。”沙傲云笑着,收下了王落辰的为表达谢意所打出的白条儿。

    见他们两人你送我礼物,我送你承诺,亲密热络的样子,吴梦雪心里更不爽了,她狠狠瞪了王落辰一眼说:“王落辰,世界上就光沙师姐对你好啊?墨师兄,秦师兄对那你不好啊,你说要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送给沙师姐,那我问你,你送他们什么啊?”

    “师妹,你不用为我鸣不平,我什么也不要。哈哈。”墨可坏坏地一笑,故意摆着手说。

    “是啊,我也没说过要师弟送我什么啊,师妹不用替我要,师弟,你也别当真啊。”秦俊彦实诚,觉得自己没有跟师弟要什么回报,师妹这样说让他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就没领吴梦雪的情。

    “切,你们……”这两位师兄这么不配合自己,让吴梦雪感到好尴尬,脸颊不由地红了。

    这时,卓应儿这小丫头不明就里,在一旁说道:“吴师姐,王师兄,他们什么都不要,那么可不可以把他们那份儿给我啊,我最喜欢礼物了。嘿嘿。”

    “去,一边儿去,大人说话,有你小丫头的什么事儿?你的礼物还少啊。还惦记着王师兄的礼物。”见她插嘴,吴梦雪没好气地说。

    卓应儿触了霉头,礼物没要到,还被吴梦雪给说了一句,吐吐舌头,跑到墨可身边儿,不掺和这事儿了。

    到了此时,王落辰就算再笨,也看出师妹不高兴了,他笑着哄她说:“师妹,世界上的好东西多得是,沙师姐一个人也要不了那么多的,要不,除了送她的之外,其余都就全送给你吧。”

    “切,谁稀罕呢?再说,你说的怪好听,你有那本事吗?大言不惭,也不怕人家笑话。哼。”

    听说要送给自己沙傲云挑剩下的,吴梦雪心里更是不爽,挖苦了王落辰两句,便是从他身边走开,再不理他了。

    王落辰自讨没趣,讪笑一下,转而跟沙傲云继续聊天去了。

    毕世明见王落辰和吴梦雪两人之间闹起了别扭,眼睛里闪过一丝喜悦,伸手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头巴掌大的翠绿色玉凤,走到吴梦雪面前,递给她说:“师妹,为了欢迎你加入五极门,师兄也是准备了礼物的。这是冰灵玉凤,可以凝聚冰之元力。对你练功大有好处,你可不要拒绝哟。”

    “是吗?这么厉害?那好,师兄,师妹我就却之不恭了。谢谢师兄,你真好。”吴梦雪听说这玉凤有这样的用处,心里非常喜欢,毕世明一拿出来,她口中言谢,一把接了过去。接过来之后,拿在手里,还特意冲王落辰晃了晃。好像在向他示威一般。

    王落辰看到这一幕,不禁嘟囔了一句:“哼,又是无事献殷勤,不知道这家伙是奸还是盗?看来,我以后得多注意一下这小子呢。可别让师妹上了他的当才好。”

    他在这儿小声儿嘟囔,卓应儿却是在那里大声叫嚷了起来:“胖师兄,你看看吧,他们倆都有人送礼物,只有我没有礼物。不嘛,人家也要礼物嘛。呜呜。”

    她不光叫嚷,说到后面,好像真的很伤心似的,竟然呜呜地假哭了起来。

    何谓假哭?光打雷不下雨是也。

    大庭广众之下,哭哭啼啼地成何体统?墨可也是被她这副模样给弄得苦笑不得。

    就在墨可手足无措之际,吴梦雪却是走到卓应儿身边,将冰灵玉凤往她怀里一塞,说:“好啦,应儿,你就别闹了,给,你也是寒冰灵体,这玉凤对你也有用处,师姐就借花献佛,把它送给你吧。”

    她这话一出口,毕世明的眼中马上闪过一丝不悦。但好像怕人发现,他这一丝不悦,也仅仅只是在眼中闪了一下,接着就消失不见了。脸上依旧挂着一抹如春风般和煦的微笑,望着吴梦雪和卓应儿两人,看她们如何决定自己送出那件玉凤的归属。

    “真的?师姐。嘻嘻,太好了。”卓应儿可没有注意毕世明脸上的表情有何种变化,她听吴梦雪说要将那块玉凤送给自己,顿时也不哭闹了,抱着玉凤笑着把玩起来。

    看她那副神情,她仅仅是把玩了一小会儿,就已经对这玉凤爱不释手了。

    正当大家以为她真的会把玉凤给据为己有的时候,却听她对着吴梦雪说道:“师姐,你放心,应儿才不会那么不懂事,夺人所爱呢。这玉凤,我就玩儿一会儿,等过会儿你去那什么五极学院的时候,我就还给你。”

    “你这丫头,还真是个鬼灵精呢。好吧,就依你所言。不过,师姐刚才可是诚心实意要给你的,你不要是你的事儿,可别说是师姐像某些人一样小气,不舍财啊。”

    吴梦雪时刻不忘跟自己的师兄王落辰作对,她在卓应儿面前做了好人,还要把自己的师兄给打到坏人的行列中去。

    对于自己师妹的这番言论,王落辰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做计较,依旧跟自己的师姐沙傲云说着话。

    就在这时,广场上突然响起了悠扬的钟鸣声。

    铛……

    铛……

    然后就听见有人喊:“大家快去看啊,发榜啦。”

    随着这一声喊,广场上的等候的少年们都朝着某一方向跑了起来。

    那方向,是广场边儿上的一处偏殿。偏殿前面有一面长长的石壁,那入门的名单,正是要贴在那石壁上。所以,少年们所组成的人潮才朝那个地方奔涌。

    虽然已经知道了结果,但怀着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想法,王落辰他们也是夹杂在人流之中,朝着那块石壁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