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剑寒光森森,带着一声轻吟,刺中王落辰的胸口。

    “砰”

    王落辰只觉得一股大力从那剑尖儿上袭来,令他无可抵抗,身子不由自主地倒飞了出去,撞翻了位于他身后的几名弟子。卓不群战力比王落辰这样的白板高了无数倍,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根本就不是王落辰所能承受的。

    “师兄,你怎么样了?师伯,你这是干什么?”

    “爹,你有病啊?”

    “师弟,何必如此,即便他体质没有改善,也不是他的错啊。”

    这一刻,现场众人的声音纷纷响起,或惊疑,或生气,或指责,语气各不相同。但意思却是一个,就是替王落辰担心,怨卓不群做得不对。

    而卓不群对此却是一概不理,默不作声儿。只是猛地转身,将宝剑猛地挥向罗不争,用剑尖儿指着他的胸膛,怒目凝视,一句话也不说。

    “卓不群,你疯了?这个少年不就是体质没有改变,让你丢脸了吗?你又何必如此对待人家孩子?你生他的气,对他出手就出手吧,干嘛现在又对师兄以剑相指,难道你还真就丧心病狂,胆大妄为到想行刺掌门师兄不成?”

    罗不争没想到卓不群气量如此狭小,竟然因为丢了一点颜面就杀弟子,刺师兄。忍不住对他怒斥了起来。

    于他的怒斥声中,众人也是将目光都转向了卓不群,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今天怎么会如此缺乏自控能力,如此的失态。

    “呵呵,师兄,你误会了。我指着你,不过是想让你看看我徒儿王落辰体质改变之后有多强悍。你看看这剑,已然是被他的身体的反弹之力,给震碎了。你再看看他,哈哈……”

    谁也没想到,就在大家以为卓不群会因为罗不争的怒斥,更加气愤,不管三七二十一,跟他大战一场的时候,卓不群竟然说出了一段让他们一时间摸不到头脑的话。

    “哈哈,师妹,师兄,师伯,我没事。”

    然而,更令众人意想不到的是,卓不群话音刚落。远处,被卓不群一剑刺飞的王落辰,居然还没等到吴梦雪等人过去扶他,自己就骨碌一下之爬了起来,笑呵呵地跑了过来。

    与此同时,卓不群手中的那把剑,也是“咯吧”几声,碎成几段儿,“叮叮当当”地掉在了地上。

    此时,大殿众人,除了吴梦雪他们几人恍然大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以外,其他的人都是懵@逼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你这又是玩儿的什么花样儿?”罗不争望着跑过来的王落辰和一地碎剑,疑惑不解地问。

    “对啊,师弟,落辰,你们这到底是演得哪一出儿啊?”肖不弃也是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好奇地问道。

    卓不群哈哈一笑,一把拉过王落辰,对着他们二人说道:“两位师兄,你们看,我并没有诓你们,我徒弟王落辰从化龙池中的确是改变了体质。不过,他改变的不是丹田气海,而是肉体。你看,他现在已是刀枪不入之身了。”

    他这话太过匪夷所思。他们俩听了,不禁睁大眼睛,靠近王落辰仔细看了几眼。

    果然,一看之下,他们当即就发现了王落辰胸口的异常之处。

    尽管那里的衣物虽然被宝剑尽皆搅碎,但他裸露出的皮肉,却是半点儿痕迹也没有。就好像,那宝剑的力道控制的恰到好处,在刺向王落辰之时,仅仅只是破碎了他的衣服,而没有前进一丝一毫一样。

    不过,他们以为这是不可能的。即便是卓不群武功非比寻常,他们也是知道,他刚才出手,明明是用了几分力气的。因而导致他刺向王落辰那一剑极快。在那电光石火之间,他是绝无可能将那几分力气用到如此精妙的程度的。

    因而,王落辰肉体被化龙池改变之说,的确是事实,不是他的编造的谎言或玩弄的手段。

    “嗯,这小子的肉体的确是很厉害。只是,师弟啊,这跟他入门似乎也是没什么关系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他肉体再强横,可无法修炼五行之力,也是白搭啊。仅仅是练气,而不能聚力,最终也是难有什么成就。这样的弟子,我们一样还是不能要的。”

    罗不争经过最初的震惊之后,却是想到了这其中的关键之处,又提出了新的反对王落辰入门的理由。

    “哼,掌门师兄看来是养尊处优太久了,以至于将身体养得脑满肠肥之后,连记性也是随之退化了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咱们五极门的祖师爷元化极他老人家,当初可不是只给咱们五极门留下了一套凝练元力的武功啊。如果师兄还有点儿记性的话,是不是也该知道,他老人家的那套叫做五极元体的炼体之术,也是不弱于五行元力修炼之术的功法呢。”听他又提出新的借口反对,卓不群不留情面地挖苦了他一顿。

    “师弟,你,你说话能不能别阴阳怪气的?我身为五极门的掌门,难道连祖师爷留给我们什么功法都记不得了吗?只是,师弟,也不是师兄打击你,就那五极元体的炼体术,从祖师爷留下来之后,就没有一个人练成过。就凭这小子,你敢保证他能练成?你别看他肉体强横了那么一点点就把他给捧上天去了。就他这肉体,你我都明白,假如你刚才对他出手的时候,稍加那么一丝元力在剑上,他的胸膛就立马被生生洞穿了。所以,师弟,仅凭这个理由,这个弟子,我还是不能收。”

    罗不争心中冷笑,心说你以为凭借他肉体强横一点儿,能够跟祖师爷的练体术攀扯上那么一点点关系,就可以让他入门吗?

    你可别忘了,那祖师爷的练体术多少年来就是束之高阁的摆设,也就是每年祭祖的时候才被人想起来,拿到祖师像前让小辈们瞻仰瞻仰,叩拜叩拜。其他时候,根本就是没有人理会的东西。

    你拿这门儿功法说事儿,岂不是白白送给我拒绝你的理由吗?

    “你,你这简直就是故意刁难。好吧,既然你这样做,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落辰,跟师伯走,我这就直接带你回我的玄冰阁,直接传授你功法,看谁能拦得住我。”卓不群见跟罗不争说不通,也是急了,拉起王落辰就要走。看来,他已决定,在王落辰入门这件事上面,不再走寻常途径了。

    “你敢!诸位长老已经改了门规,亲自给各位达到收徒资格的弟子传了口讯,不得再私自收徒。你这么做,是不是要公然跟长老们唱对台戏啊?卓不群啊卓不群,难道说你真要欺师灭祖不成?”罗不争也急了,又搬出了老祖,还把欺师灭祖的大帽子朝卓不群给扣了下来。

    一时间,两人都是剑拔弩张的,大殿中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哈哈,你们两个,这是何苦呢?有话不能好好说吗?连木长老都惊动了,真是罪过罪过啊。”

    就在他们两个火药味儿渐浓,又要像上次那样开战的时候,肖不弃突然对着大殿一处空间,哈哈一笑,说出一句让所有人都动容的话来。

    木长老,五极门五位老祖中实力最强的一个,掌控着五极门戒律院,手握着五极门众弟子的生杀大权,可以说是五极门最了不得的人物。

    平常,除了重大事情,一般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很难惊动他。没想到这次,围绕着王落辰这名小小少年入门进行的争执,居然令他出面了。

    众人心中顿感无比诧异,都想知道,随着他的出现,围绕着叫王落辰的这名少年,这招考殿中又会上演怎样的好戏。

    因而,他们躬身下,态度恭谨地迎接那人降临的时候,眼睛的余光都是忍不住望向了殿中那道瘦削的身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