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王落辰心里暗自担心之际,就听肖不弃笑了笑说:“师兄可真够闲的啊,堂堂五极门掌门,放着关系到数万门人们的大事不关心,却跑来关心一个小小少年入门的事。真不知道这少年何德何能,能令师兄你这样关心呢?”

    “哎,话不是这样说的,我身为五极门掌门,这招考新弟子的事,事关五极门一派的武学传承,属于咱们门内的头等大事之一,我岂可不管不问,让某些人肆意妄为,乱了规矩?至于这名少年,原本不值得我看上一眼的人物,但因为他是这乱规矩的源头,我却是不得不对他多加关注。”罗不争冷冷地看着王落辰,说道。

    他此话一出口,就等于明白地告诉肖不弃和卓不群,王落辰入门这事儿属于乱规矩的大事儿,已经被他给盯上了,任何人想要为这少年开个后门儿什么的,他都是不允许的。

    这简直就是公开叫板,卓不群当然不能置之不理了,他话音刚落,卓不群马上说道:“哼,你盯上他,无非是觉得他仅凭自己的体质是无法入门的,那好,我就明白地告诉你,王落辰这孩子吉人天相,昨夜已经经过化龙池的浸泡,脱胎换骨了。我今天带他来,正是重新测试体质,让某些针对这孩子的人闭嘴的。走,肖师兄,别跟这种人废话,咱们进去。我倒要看看,我徒儿落辰若是通过了测试,他们还有谁敢在他入门这件事上横加阻拦?”

    因为昨晚王落辰在化龙池发生的事,卓不群临走时特意吩咐林东他们不要透露给别人,所以罗不争并不知道其详细的经过。

    他只是通过某人知道,这王落辰经过化龙池的浸泡,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所以今天一大早才信心满满地赶过来,防止卓不群强行让王落辰加入五极门。

    如今听卓不群这样一说,感觉他好像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不禁对自己所得到的消息的准确性,产生了怀疑。对能不能成功阻止王落辰入门,当然也不免有点心虚了。

    因而,对于卓不群的言辞,他并没有立刻就做出非常激烈的反应,反而是说:“好,既然你对他这么有信心,那么我就陪着你一块儿进去,再给他做一次测试吧。如果是他的体质真的改变了,我绝对不会反对他入门。但是,若他还是昨天那种体质的话,对不起,身为五极门的掌门,我是决不能允许违反门规的事情发生的。”

    “好,一言为定。哼,希望你言而有信,到时候不要反悔。走,落辰,咱们进去。”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卓不群感觉自己已然是把罗不争的话柄给牢牢攥住了。就也不再废话,招呼着王落辰几人,径直朝招考殿走去。

    肖不弃昨晚也没有得到关于王落辰进化龙池后,到底是什么结果的准确消息。

    他今天来,自然是觉得今天就要张榜公布入门弟子的名单了,若是自己不来干预一下,万一王落辰真是被拒之门外的话,木已成舟之际,他就不好说什么了。

    不过,方才听卓不群说了一番很有信心的话,他这心里倒是有底了,觉得自己来这一趟或许是真有点儿多余了。不过,为了确保万一,他也是拉着罗不争跟在卓不群他们后面,一块儿进了招考殿。

    招考殿内,厉不同他们几个早就来了,此刻正在誊写榜单。见卓不群他们几个一起进来,慌忙过来迎接。

    彼此见过,罗不争立刻拿出自己掌门的派头命令道:“按照水长老的要求,王落辰昨夜已经进过化龙池了,你们几个再给他安排一次体质测试吧。”

    掌门发话啦,虽说测试法阵开启一次,花费惊人,但他们几个之中也是没有人提出任何反对意见。就在罗不争吩咐完,他们嘴里答应着,立刻叫招考殿中值守的弟子去做准备了。

    掌门亲临,肖不弃和卓不群也在,那些弟子做事自然是不敢拖拉,再加上昨夜测试法阵也是刚刚用过,无需重新调试。因而此次法阵开启,并没有耗费多长时间。

    随着一名弟子前来禀报法阵布置好了,卓不群也是话不多说,直接就叫王落辰走进了法阵。

    王落辰入阵后,依然是闭目凝神,依然是冥想入定,随着法阵四周的五色光束钻入王落辰的身体,吴梦雪等人的心也是悬了起来,脸上都是露出了凝重之色。

    片刻,光束从王落辰脚下流回法阵,法阵一阵嗡鸣,他们都不愿看到的一幕也是再次发生了。

    法阵中五色光柱再起,光芒凝聚,依旧是五个“二”字。

    再次见到这几个“二”字,吴梦雪等人面面相觑,他们从彼此的眼神里都看到了一丝失望和沮丧。

    “哈哈……”

    大殿中,一道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声响起。大家眉头一皱,心里涌起一股厌恶之情。

    不用看,他们也知道,这令人憎恶的笑声是罗不争的。

    “喂,罗师伯,你还笑,你掉东西了。”他笑得正欢,卓应儿稚嫩的声音响起。

    “什么?小丫头,你说什么?”罗不争听说自己掉东西了,心里一动,连忙收起笑容,四下看了看,面带不解地向卓应儿问道。

    “节操啊,师伯。你的节操掉了。怎么,你不觉得吗?你如此幸灾乐祸地嘲笑自己的晚辈,你不觉得很掉节操吗?”卓应儿一笑也不笑,绷着脸,一本正经地对罗不争问道。

    “你,你这丫头,敢羞辱师伯。真是无法无天了,卓不群,这就是你教得好女儿?”

    罗不争被这小丫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给耍了,心里十分愤怒,但他顾及身份,不便直接跟这么一个未成年的小丫头争执什么,因而就将怒火发到了卓不群身上。

    “怎么?我女儿说的不对吗?你这样幸灾乐祸地发笑,的确是很没节操啊。”卓不群却是根本不惧他的兴师问罪,鼻子一哼,毫不客气地将他给堵了回来。

    “好、好、好,你们父女还真是一个德性。哼!不过,我也不跟你们这种没有教养,不懂尊卑的人生气。我只问你一句,如今王落辰又重新测过了,而且他的体质还跟昨天一样一成不变,你是不是该死心了?”

    罗不争觉得,跟卓不群父女做一些口舌之争,既白白生气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直接从王落辰入门这件事情上入手,一下子把他们给挫败,让他们的心好好难受一下来得痛快。

    因为他明白,只要把王落辰给阻挡在五极门之外,那么无论卓不群再说什么,他也算是出了心中的那口恶气了。

    果然,他说过这话之后,卓不群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他甚至看到,卓不群脸上的筋肉时候都出现了抖动。看起来,这会儿他心里的滋味儿很不好受。

    “王落辰,你过来。”

    接下来,他看到卓不群阴沉着脸,向王落辰大声喊了一句。

    王落辰看了看自己的测试结果,又看了看自己卓师伯的脸色,不免心虚,被师伯给叫了之后,犹豫了片刻,才磨磨蹭蹭地向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师伯,都怪我,让您丢脸了。”

    到了近前,他低着头有些难为情地向卓不群说道。

    听了他的话,卓不群也不言语,抬起手来,向着大殿之中一位弟子腰间的佩剑轻轻一招。

    “呛啷”

    卓不群掌心元力轻吐,蓝光闪出,一股吸力应光而生,一下便将那宝剑隔空取来。

    那宝剑到了卓不群面前,被他一把握住,然后在众人震惊无比的目光与惊呼声中,快速而狠绝地向着王落辰的胸口刺去。

    (作者辛苦搬砖之余,还要咬着牙坚持写故事给大家看,亲,看到精彩处,可千万别吝惜你的票票,给作者多点儿支持啊。好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