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这番眼神活动,眉眼儿表情,却是也没有逃脱墨可地眼睛,他看了他们一下,略微有些心虚地笑了笑,然后招呼道:“师弟师妹,这位是我跟你们提起过的肖师伯,你们还不快过来见礼。”

    “哦,肖师伯。弟子拜见肖师伯。”

    王落辰他们几个一听,马上过来拜见。唯有卓应儿这丫头却是兀自站在一边,动也不动。

    “应儿,怎么不认识你肖师伯了?也不说过来见个礼?”肖不弃边笑着将王落辰他们给扶起,边向那在一旁不向自己行礼的小丫头问道。

    “哼,自从上次我去你那儿借那金声雷震子玩儿,你不借给我,我就想好了,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卓应儿把头拧向一边,小嘴儿一撅,眼睛半闭着,做出一副生气地表情说道。

    “哈哈,你这小魔头,金声雷震子随手一丢就能轰碎一座小山头儿,威力惊人,我岂敢借给你?这你也生师伯的气啊?这样吧,师伯这里有几颗音灵石也很好玩儿,你拿去吧,省得你一见到师伯就撅着个嘴。”

    说着,肖不弃从衣袖中伸出手来,手掌摊开,露出掌中那几颗如鸽蛋般大小的七彩石珠。

    “音灵石?有什么好玩儿的?”卓应儿身子没动,只用眼睛瞥了一眼,见那石珠似乎没什么特别的,不禁懒懒地问道。

    “哈哈,师妹啊,这音灵石可是可以让两个同时持有它的人,用来传声的好东西,很好玩儿的。你若不要,不如让给我和你吴师姐他们吧。”墨可笑着,就做出要去肖不弃手中拿石珠的架势。

    “嗖”

    他还没动,就见卓应儿化作一条白影儿,抢在他前面将肖不弃手中的石珠给抢了过来。

    “哼,凭什么要你拿师伯给我的好东西送人?要送,我自己不会送啊。来,王师兄,秦师兄,吴师姐,咱们一人一个,实验一下这珠子能不能互相传声。”

    音灵石的作用是持有者之间互相传声,那么一个人持有的话就没意思了。所以卓应儿拿到这音灵石之后,也是没有全留在自己手里,而是将它们分给了王落辰他们。

    “还剩一个,看你怪眼馋的,给你吧。”音灵石石珠总共有五颗,她给了王落辰他们三人每人一颗,自己留了一颗,还剩一颗,被她甩给了墨可。

    见每人都拿到了音灵石,肖不弃笑着给他们介绍了一下使用方法:“这灵石只需输入元气就可以使用,像王落辰这种无法凝聚元力的小家伙儿,也是可以使用的。”

    “是吗?让我来试试。”

    卓应儿像一只小麻雀一样跳跃着,走开了十几步,将音灵石攥在掌心儿里,悄悄说了句什么话,然后回过头来问王落辰他们几个:“师兄师姐,你们听见我说的是什么了吗?”

    “哈哈,听见了,你说肖师伯是个老抠门儿。”她一问,吴梦雪口无遮拦地回答说。

    “应儿,你这丫头,怎么如此说话?看来为父不教训你是不行了。”卓不群听了吴梦雪的话,有板起脸来朝卓应儿呵斥道。

    “这丫头,师伯怎么就换不来你一句好话呢?”肖不弃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

    “师父,你为什么要教训我?我又没说错话?师伯就是抠门儿嘛,放着那么好玩儿的金声雷震子不给我,拿几个就只会传声儿的音灵石来敷衍我,不是抠门儿是什么啊?”

    卓应儿实验了一下音灵石,似乎是觉得这东西仅仅只能够用来传声儿,并没有什么其他奇异之处,对这礼物有些不太满意。

    “哎,应儿,这你可就错了,这音灵石头可不光是可以传音。它还可以帮助你携带物品。因为这东西里面自成空间,只要你与它产生心灵感应,心念一动,就可以将你想要携带的物品装进去。”

    肖不弃对卓应儿十分的宠爱,对她说自己抠门儿的事毫不介意不说,还笑着给她介绍了这音灵石的另一大功能。

    “真的?可以装物品?那我得试试。招考殿,来,进来。我要把你装进去,省得以后再在这里搞什么测试。麻烦的要命。”

    大家听肖不弃说音灵石可以装物品,也都是很好奇地拿着它实验了起来,可他们实验的对象都是自己随身携带的小物品,可没有一个像卓应儿这样,把招考殿当对象的。

    招考殿这么大,音灵石自然是装不下了。只见它在卓应儿的命令下,只是朝招考殿射出了一道霞光,并没有能够令招考殿移动分毫。

    卓应儿见这音灵石对着招考殿根本就不起作用,气呼呼地说:“师伯,你又骗小孩儿。以后再也理你了。”

    “你,你这小魔头,真是顽皮啊。哈哈,好啦,师伯就再给你一样好东西吧。免得你背后老叫我老抠门儿。”说着,肖不弃手掌一番,又是拿出一件儿小玩意儿,是一面光灿灿的八角小铜镜。

    “这有什么好玩儿的?不过就是一面镜子嘛。”见是一面镜子,卓应儿觉得没什么稀罕,便漫不经心地抓起来,晃了晃,嫌弃起来。

    “哎,这可不是普通的镜子。这镜子是摄魂镜,用它照一照人,可以让那人失魂落魄半天的。”肖不弃笑着解释。

    “是吗?那我照师伯一下试试。”卓应儿拿起镜子,对着肖不弃照了过来。

    银光一闪,一道光柱罩住了肖不弃,肖不弃却半点反应也没有,他嘿嘿一笑说:“这镜子要靠武魂魂力驱动,只对魂力比你弱的人的管用。所以,你拿来照像师伯这样的老人精,可是没用的。”

    “唉,又是一件用处不大的小玩具,看来也是哄小孩儿玩的东西。哪比得上金声雷震子那么有趣?不过,看在您老人家难得能大方一回,一次就送给了我两件礼物的份儿上,我就不生您的气了。嘻嘻。”

    卓应儿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可爱模样儿,引得大家一阵大笑。

    正高兴着,却是听到有人干咳了两声,大家扭头去看,就瞧见罗不争背着手,挺着个肚子走了过来。一副很有威严的派头。

    “掌门师伯。”对他这副矫揉造作的模样,虽然心里讨厌,王落辰他们几个小辈还是过去齐齐行了一礼。

    “嗯,不用客气,毕竟我还没有正式成为你们的掌门师伯嘛。而且,我提醒你们一句,这招考殿是五极门选拔人才的地方,是很严肃的所在,你们这样嬉笑打闹是很不好的,知道吗?”对着行礼的众人,罗不争一脸严肃地训斥道。

    “呵呵,掌门师兄还是那么威武。”卓不群冷笑一声,讽刺道。

    “哎,卓师弟,哪能儿这么说话呢?掌门师兄嘛,当然是要有些掌门的派头了嘛。”肖不弃假装责备了卓不群一句,然后转而向罗不争问道:“掌门师兄,不知你今天怎么有空到这招考殿来了?”

    “肖师弟,你说话何必拐弯儿抹角呢?为兄来怎么来了,你心里还不清楚吗?因为咱们两人来这里的原因可是都一样啊。都是为了这个叫王落辰的少年啊。对吧?”罗不争指了指王落辰,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王落辰被他一指,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心想,不好,我这入门的事情又要出岔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