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他们两人竟然如此有小人物的自觉,卓不群心中也是一喜,用嘉许地眼光看了他们一眼,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把他们这份人情给记下了。然后,他将目光转向了曲无涯。

    曲无涯当然就更不是傻瓜了,他知道经过卓不群的一番演讲,现在广场上的局面已经转变,自己已经没有文章可做了。赶忙识趣儿地主动对卓不群说:“卓师叔,既然他们两个当事人都已经不追究了,那这事儿我也没有必要做恶人了。师侄这就离开,也请师叔您移步招考殿,替我王师弟再测体质去吧。”

    “这还用你教?真是废人多废话。赶快滚吧,你就。”还是不待卓不群说什么,墨可就从一旁闪了过来,没好气地呵斥了他一句。

    他曲无涯不做恶人了,可墨可却不介意继续做恶人,反正,他跟这曲无涯一直也不怎么对付,不怕得罪他。

    “哼,狐假虎威。小人得志。狗仗人势。”曲无涯被墨可训斥了,当着卓不群的面儿不敢发作,只好一边躬身行礼,退出人群,一边用只有他自己才可以听到的声音,咒骂了墨可几句。

    墨可见他嘴巴动弹,虽然听不到声音,也知道他肯定在骂自己,正要上去再教训他几句。却被卓不群的一声咳嗽给制止了。

    “穷寇莫追,小心狗急跳墙,反咬你一口。走吧,现在最重要的是你王师弟的事儿,像这种小人,以后有的是机会教训他。”

    卓不群当然知道仅凭曲无涯这条小泥鳅,断然是不敢在自己面前翻出什么浪来的,他之所以敢冒头,无非是有人做了他的后台,给了他胆子。

    虽然,那些人他也是不惧的。只是,现在正是为王落辰争取进入师门机会的关键时刻,他暂时不想跟他们多做计较,免得在这件事上,凭空增加许多阻力。

    他的心思,墨可精于算计,处世圆滑,自然能够心领神会。当即也是放弃跟曲无涯纠缠下去的打算,冲卓不群咧着嘴笑了笑,又跟自己的师弟师妹们挤了挤眼睛,便领着他们跟着卓不群继续往招考殿走去。

    他们举步前行,曲无涯自然是没有跟上他们,他去了另外一个方向。

    那里,有他正在朝这边观望的掌门师伯罗不争,事情没有按照他这位大人物所希望的方向发展,他曲无涯这条小泥鳅得赶快过去跟他汇报一下。

    “笨蛋,这点儿小事都干不好。哼。”

    可他想见人家,人家可是不想见他了呢,远远儿地看见他走过来,身后没有押解任何一个人,罗不争就知道曲无涯这家伙失败了。他嘴里骂了一句,鼻子发出一声冷哼,把衣袖一甩,倒背着双手快步离开原来的位置。

    他去的方向,正是招考殿,他要亲自出马了。

    曲无涯见罗不争不等自己回报,就走开了,心中不禁一阵发虚,浑身的冷汗也是再次冒了出来。

    他手足无措地望着朝招考殿而去的罗不争,一时没了主意,自己到底是跟上去呢?还是待在这儿呢?

    且不说曲无涯这蠢货待在广场上犹豫不决,踟蹰不前。单说卓不群领着王落辰去往招考殿,刚走了几步,王落辰就赶上师伯问了一个在心中疑惑不解的问题:“师伯,刚才听您话里的意思,似乎这些少年的义愤,是有人故意激起来的,可是,为什么啊?难道就因为不让我这个废柴入门?可我也没有招惹他们啊。”

    卓不群听了他的提问,没有说话,看了看墨可,墨可会意,笑呵呵地对着王落辰说:“师弟,他们搞事情出来,目的当然不会那么简单啦。他们的目的,还是要跟咱们的师叔师伯们争一争短长。”

    “正是如此,在师门的党@争之中,本无小事儿。一点芝麻绿豆的小事儿,只要能够在上面做足文章,也可以借此打压对手的气势,削弱对方的实力。你入门这件事,搞得这么麻烦,无非是因为有人想借这事儿做点文章。不过,这些事情,你现在无需多加考虑的。等你入了门,相信自有人会让你明白这其中的关键所在的。”

    卓不群不想在这种时候,就这件事情上说太多,因而只是略作解释,就不再理会王落辰,继续快步朝前走去。

    王落辰还想再问明白一些,却见墨可朝自己摆了摆手,便明白此时不好再多问什么,于是也闭上了嘴巴,跟了上去。

    卓不群不把话说透,卓应儿和吴梦雪却是有些不悦了,她们俩在卓不群身后做着鬼脸儿,把头凑在一起嘁嘁喳喳地讨论起什么来了。

    秦俊彦只是默默走在师妹旁边,英俊的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并不参与她们这种很难说就能把事情给搞清楚的讨论。

    广场虽大,由他们刚才跟那些少年起冲突的地方,到招考殿却也是用不了很长时间。不过十分钟后,他们就来到了招考殿前的那一长串儿台阶前。

    正要上去,卓不群却是停住了脚步。冲着身旁的某处空间一拱手说道:“师兄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一见?”

    听了他的话,众人心中一惊,个个都猜测是谁这么厉害,劈开空间来到了此地。

    正当大家心头乱猜之际,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师弟,师兄这么做,还不是为了避嫌?”

    话音未落,随着那处空间一阵波动,一个身形枯瘦,眼窝深陷的老者笑着从一片光影里走了出来。

    “肖师伯,您老人家来啦?好久没有跟您老人家请安,可是想死师侄了。”这老者一出现,墨可马上过去拜见。

    “呵呵,你这小滑头,就会捡好听的说,还想死我了,我看,想我是假,恐怕想凌燕是真吧。”肖不弃笑着指点了他两下说道。

    “哪有啊,师伯,你就会开人家玩笑。呵呵。”听肖不弃提到凌燕这个名字,王落辰发现,自己那一向洒脱的墨师兄居然脸红了一下,出现了那么一丝拘谨的神情。

    他不禁跟吴梦雪他们交换了一下眼神,互通了心意:看来师兄跟这叫凌燕的师姐有故事啊,待会儿咱们一定要好好审审他。

    (亲,如果觉得故事不错,给点儿支持吧。推荐票,收藏,书评什么的都可以。废话不多说,说多了腰疼。别走开,后续故事更精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