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倒是没有笨到家,话才出口就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只是,即便如此,也是已经晚了。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话已出口,就收不回来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话,成为卓不群反制他的话柄。

    “好,好,你这小子,虽说武功不行,这对长辈的这份孝心倒是可嘉。不过,为了证明你这人不是口是心非虚情假意之辈,师叔我可是要见到你的行动的哟。这里有几个人,不明是非,仅凭道听途说的话就在背后狂发议论,且辱骂你师叔我,曲无涯,你就把他们给我都抓了吧。”

    卓不群等得就是他这句话,听他那样说了,立刻就利用了他的话,将了他一军。

    卓不群这一军将得他忒狠了,曲无涯顿时不知如何是好,头上的汗,刷的一下就下来了。

    他站在那里,愣了半天,费劲脑筋,才想出几句话来答对:“师叔啊,他们都说了你什么?您有证据证明是他们说的吗?还有,他们还都是小孩子,一时之间受了别人的蛊惑,说话有不敬之处,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又何必跟他们计较呢?即使是有所计较,您把这事儿直接告诉我就是了,又何必让吴师妹她们出手伤人呢?别管怎么说,这打人,总归是不对的吧?”

    “哼,曲无涯,你这话简直就是强词夺理,也跟你自己刚才所说的话自相矛盾。这些少年骂人就是骂了,卓师叔听到了,这就是证据。难道你是在怀疑卓师叔故意在说谎吗?还有,你说应该直接把这事儿告诉你,而不应该由师妹他们出手教训。这可跟你刚才所说,如有人辱骂师叔,你就狠狠教训他一顿不相符啊。哼,由此可见,你果然是言不由衷,虚情假意之辈。”

    曲无涯这些话刚一出口,墨可不待卓不群说什么,就直接给他堵了回去。

    “这,墨师兄,我说要狠狠教训那些辱骂师叔之人,可也没肯定地说是直接出手打人啊。师兄,教训也有很多种的,依照门规给予惩罚,也是教训啊。”

    曲无涯脑筋转的倒是挺快,他受到墨可的指责,也是马上又从肚子里搜刮出了辩解之词。

    卓不群见他要耍赖皮了,心里暗骂了他一句可恶,瞪了他一眼说道:“好啦,你也不用强词夺理,废话连篇了。我此次来,也不是跟你在这儿打嘴仗的。我带着你王师弟来,就是为了来再给你师弟测一遍体质的。你王师弟到底够不够入门条件,相信,测过体质之后,你,还有你们所有人,就自然就会清楚明白了。”

    说完这话,他有转而向广场上的众人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是从哪儿听来的消息,也不管为你们提供这消息的人有何居心。我在这里可以对天发誓,我卓不群为王落辰这少年求情,求师门为他网开一面,绝不是为了我个人私利,而是为了五极门。”

    他这话里好像被灌注进了某种力量,从他嘴里说出来,也不见声音有多响亮,但却立时就传遍了整个广场,清清楚楚地回响在每个人的耳边,似他专门到每个人面前说的一样。

    见他如此神通,众人心中不禁一震,纷纷闭上嘴巴,仔细听起他讲话来,广场上顿时变得安静无比。

    “这少年不比你们,天生就在圣境长大,有近水楼台的便利。他是历尽艰辛,冒着生命危险从尘世来到咱们圣境的。而他这么做,为的是什么?据我所知,他这么做绝不是为了人前显贵,个人前程,而是为了学有所成,以便为他死在外星妖孽手中的师父师母报仇。我以为,有他这份孝心,这份虔诚在,他必定会特别重视在五极门的学习机会,刻苦练功,有所成就。就这一点来讲,我便不希望他被五极门拒之门外。”

    “另外,就是他的体质。是的,如你们听闻的一样,他的体质是有些特殊。但那也是有原因的,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先前在跟外星强者对抗的过程中受了重伤,瘫痪在床所致,并非天生如此。既然不是天生,就总有办法医治。就算出于对他勇气地肯定,我们也不能不给这样一位少年英雄一次机会。”

    “还有就是,他为了能够达到师门要求,昨晚也是冒着巨大风险进了化龙池,希望以化龙池的池水成功改变了自己的体质。且不说他化龙池的池水能不能改变他的体质,但就说他的这份勇气就令人感动。你们说,这样勇敢的少年,我们五极门该不该将他拒之门外,我又该不该帮他一把呢?说到这里,我声明一点,如果你们之中,也有这样的勇气,去化龙池里走一趟,我也会帮你一把的。不知道你们之中可有人有这份不要性命的勇气?”

    卓不群的这番演讲,言之凿凿,有理有据,且语气也是铿锵有力,声情并茂,立刻就在人群中获得了许多支持者,并且还引发了他们的一片掌声和喝彩声。许多人都意识到自己刚才或许不该轻信别人的话,随意指责那名少年和这位长者。

    不过,也有例外,就是那两名被打的少年,毕竟被人揍了,心里总归是很委屈的,哪能说仅凭卓不群的一番话,就将这事儿给释怀呢?

    看出他们依旧忿忿不平,满腹怨恨,卓不群也是非常和蔼地说道:“你们这两名少年,还没有进入师门,先就学会辱骂师长了,这是很不好的思维方式和处世态度。无论如何,不了解真相就随意发表不负责任的看法和言论,是很不对的。当然,你们也受到了惩罚了。虽说她们责罚的方式也有些问题,不过,到底还是你们有错在先,咎由自取。对于她们的错误,我会再行责罚。你们的错误,我已经给你们指出了,不知道你们可认识到了?”

    那两名少年听了,虽然心里一时还是有些转不过弯儿来,但想到面前跟自己说话的这人,其地位和战力那么的高,却能用如此和蔼客气的态度跟直接讲道理,他们心中也是觉得,自己这顿打没有白挨。

    因而,他们连忙深施一礼,说道:“谢卓武圣教诲,我们刚才却有不对之处。至于两位师姐,她们也并没有痛下杀手,只是伤了我们一点皮肉,给了一个小小教训,您就别责罚他们了吧。”

    他们也不是傻瓜,知道即便卓不群这么说,且随后也真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对那两名少女做出一些惩罚,也并不能给他们带来实质性的好处。还不如就此台阶,放下前嫌,替她们说句好话,卖个人情儿,或者将来还能得到卓不群或她们两人的一些眷顾,给自己谋些好处呢。

    基于这种想法,他们不仅没有再纠缠于刚才被打之事,反而还自认了错误,替卓应儿吴梦雪两人说了好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