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卓应儿的这种不领情的态度,卓不群也是很无奈地瞪了她两眼,没有再多说什么就坐了下来,继续跟墨可他们聊天儿。

    从玄冰阁到招考殿,比他们昨晚从招考殿到化龙池也近不了多少。所以,即便是他们早晨天刚亮就出发,也是到了日上三竿时才到了那里。

    因为王落辰入门这事儿的耽搁,昨晚参加测试者的名单被推辞到了今天早晨才公布。因而,他们一行人到达招考殿前那片广场的时候,那里的气氛依旧如昨晚一样热烈。

    听得出,大家正在七嘴八舌地谈论着昨天招考殿测试的事情。

    “唉,我昨天的测试结果好像不太好,虽说是木灵体,但得分只有五分,也不知道能不能凭这种体质,成功加入师门啊。”一位打着遮阳伞的粉裙女孩儿,满脸愁容地向自己对面的黄衣男子说道。

    “谁知道啊?我也只是土灵体四品,比你还不如呢,哪能知道这事儿啊?”男黄衣男子比那女子脸上的愁容还浓重。

    “听你们俩这番议论,看来你们也是没有门路的了。据我听说,只要有门路,什么灵体不灵体的都无所谓,得多少分儿也无所谓。只要上头一句话,一准儿能入师门。”

    他们正愁着呢,一个小个子少年加入到他们的谈话当中,并爆出了一点儿所谓的内幕。

    “这位兄弟说的没错,据我得到的可靠消息。昨晚最早参加测试的一个家伙,虽然是五个二的废柴体质,却因为后台够硬,都被招进五极门了呢。”

    旁边一个眼睛里闪烁着精明之光的家伙,似乎是在五极门里有些门路的,爆出了一个更大的黑幕。

    “什么?五个二的废柴体质?那是什么体质?这样的体质很厉害吗?为什么他可以入门?”精明少年的话,立刻引来周围更多人的注意,也引来了他们更多的疑问。

    好像很享受这种被大家当成消息灵通人士的感觉,那精明少年故作高深地神秘一笑,向大家招了招手,示意他们靠自己近一些,然后才用低低的声音说:“那五二体质,据说是一种根本就不能修炼元力的废柴体质。可是人家这名叫王落辰的少年,也不知有什么样的后台,愣是请出了五极门的天才人物卓不群卓武圣替他说情。据说,似乎因此五极门已经允许他入门了呢。”

    “真的?这太不公平了吧?”他的话引起了一名新加入他们讨论之人的愤怒。

    “黑幕,绝对的黑幕。”又一个人也听到了,也是激愤不已,连叫了数声黑幕。

    “黑幕?什么黑幕?”他说的比较大声,被他们这个圈子之外的人听到,他们赶忙追问了起来。

    那精明少年巴不得有人问自己呢,就又把王落辰的事情跟这几个人说了一遍。

    于是,这些人也激愤了起来。产生了各种想法,说出了各种话语。

    “哼,若是这样,等会儿榜单出来,若是没有我,我就到五极门戒律院前去绝食,去抗议。”

    “得了吧,你知道戒律院在哪儿吗?就算你知道在哪儿,你连人家的弟子都不是,你能到那儿去吗?”

    “别管这些,法不责众,待会儿张榜后,若是名单上真有那王落辰的名字,我们就一起去绝食抗议去。”

    “嘘,别这么大声儿,看那少年跟着那卓武圣来了。小声些,仔细他们听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听见能怎么样,难道还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出手伤人不成?……”

    众人议论纷纷,在广场上暗暗传递着这种小道消息,很快,大家就都知道了王落辰这位“五二体质”的少年走后门儿的事情了。

    大家看向他的眼神儿也变得复杂起来。

    这其中,有羡慕,有嫉妒,有厌恶,但更多的是鄙视和愤怒。

    王落辰从他们中间走过,起初还是没有什么感觉,但等到那些人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他们投向他的眼神也越来越灼热,王落辰终于感觉到了周围人群中某种具有针对性的东西。

    “师伯,好像他们是在议论我吧?而且,那议论还带着某种敌意。师伯,您的感知能力比我强,不知道您听没听到什么啊?”随着王落辰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大,他到底还是忍不住,向卓不群问了一句。

    “别管他们,只管往前走。等你测过体质,我自有办法让他们这些人闭嘴。”以卓不群感知能力,他早就把那些议论都收进了耳朵里。只不过,他明白这种议论若不是有人故意走漏风声的话,不应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产生出来的。

    因而,他以为这些议论并不重要,怎么击败那些躲在幕后,想要利用这些议论做点儿什么的人才重要。而要做到这一点,没有别的好办法,只能是用王落辰待会儿测试的成绩才行。

    “可是,师伯……”王落辰觉得自己被大家这样议论了,似乎不是什么好事儿,应该要站出来,向大家说明一下,消除不好的影响才对。

    但他的可是才刚一说出口,就被墨可打断了:“师弟,师伯的意思是事实胜于雄辩,强者自强,清者自清,不必多做解释。所以,这些人不必理会,我们只管去做我们该做的事情就好。”

    “那,既然这样,好吧,我们继续朝前走吧。他们那些话,我就当听不见好了。”王落辰见墨可也这样说,就打消了原来的念头,苦笑了一下,故作镇定地朝前走去。

    可谁知,他这里镇定了,吴梦雪和卓应儿那里却是不镇定了。

    她们也听到了那些议论,起初还好,那些人说的基本上没有偏离事实,也没有什么过激的言论或侮辱性的话语,她们还可以承受。但是,随着某些人心中不满情绪的不断累积和升级,竟然有人说话的时候嘴里不干不净了起来。

    “呸,他@妈@的,这姓王的小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居然这么不要脸,明明体质不行,偏要厚着脸皮挤进五极门。”一个满脸长满了青春豆儿,眼睛里带着几分火气的少年,吐了口吐沫,肆无忌惮地骂道。

    “就是,那个卓不群也不是个好鸟,身为五极门门内的高人,居然不守门规,为那姓王的小子说情,真不知道得了那小子什么好处了。”一个脸瘦如刀,长着一对招风耳三角眼的少年更是将卓不群也捎带着骂了进去。

    是可忍孰不可忍?这种太过伤人的话,叫她们如何能听的下去?于是……

    “啪”

    “砰”

    那两名少年的骂声还未落地,吴梦雪和卓应儿相视一眼,一起闯进人群之中,一个扇嘴巴子,一个捶胸口,就把那两名少年给打得飞了起来。

    “你们为什么打人?”那个长青春痘儿的少年被打了,一脸懵逼,不知自己挨揍是因为什么。

    “哼,有本事就杀了我!我既然敢说,我就不怕你们打击报复,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你们做事不公,徇私舞弊,我管不了你们,难道就不允许我说两句气话,出出心里的怨气吗?大家说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另一个少年却是机灵,马上就想到自己为什么挨打了。

    为了防止对方对自己痛下杀手,他由地上快速趴起来,很聪明地揭穿了对方为什么会打自己,并用极具煽动性的语言向周围的少年们煽风点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