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能有谁,就是你吴师姐和你王师兄啊。他们俩,一个是寒冰灵体,一个是准备修行五极元体的人,都需要在卓师伯这玄冰阁里借助这寒冰之气修炼。那样的话,岂不是说他们以后就要住在这里,天天陪着你了吗?”墨可指着吴梦雪和王落辰向她解释道。

    “那太好了。这么说我以后就有伴儿了?不过,胖师兄,就光我吴师姐和王师兄住在这儿吗?我这位长得英俊潇洒的大哥哥不一块儿来吗?”

    听说自己又伴儿了,卓应儿高兴的简直都要跳起来了。不过,高兴之余,她似乎还有点贪心不足,觉得秦俊彦这位模样英俊的哥哥要是也住在这玄冰阁里陪着她就好了。

    “好啦好啦,应儿,你别调皮了。你秦师兄是青木灵体,玄冰阁里的寒气对他只有害处,没有好处,他怎么可以住在这儿呢?”卓不群知道自己女儿如果一高兴,是很粘人的,怕她黏住王落辰他们,影响他们休息,赶紧扫了她的兴头,“另外,这都半夜了,你师兄师姐们也都累了,他们明天还要早起去招考殿。你就别老跟你师兄他们在这儿絮叨了,赶快给你师兄他们安排个房间,让他们休息吧。”

    “是啊师妹,来日方长,等你王师兄入门的事儿定下来,你们有的是时间说话。今天咱们还是先说到这儿吧。”墨可也是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笑着劝说道。

    “好吧,好吧,就依胖师兄吧。走,师兄师姐们,让应儿带着你们去房间吧。”

    墨可的话在卓应儿这里,还是挺管用的,他一劝说,卓应儿就收起了谈兴,带着他们几个去房间休息了。

    大家不过是临时借宿,又都很疲乏,能有个地方睡上一觉就行,对于床铺啦什么的,都没有什么好讲究的。因此,他们的房间很快就确定了下来。

    房间定下来,他们也是不再啰嗦,相互道声晚安,进屋睡觉了。

    因为累了,大家都是倒头就睡,故此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晨天一亮,卓不群就早早把他们给叫了起来。

    他们起来后,自有一些负责门内弟子起居的人员给他们送来了洗漱用品和替换衣服。

    在卓不群的催促下,他们快速地洗漱了一下,换了身儿衣服,随着他匆匆忙忙地登上了昨夜停在此处的那部云车。

    云车刚刚飞出去几里路,大家就看见窗外有蓝色影子倏忽闪过。旋即,就听到了一个女孩儿的叫嚷声:“哼,你们去招考殿怎么也不叫上我?”

    听到这个声音,卓不群不禁一皱眉头,摇了摇头说道:“这丫头,到底还是跟来了。”

    大家看他的表情,不用猜,就已经想到,云车窗外那声音的主人是谁了。

    “师伯,小师妹骑乘的蓝色大鸟是什么?”王落辰趴在窗户上看了一眼窗外,好奇地问道。

    “那是冰蓝雉,一种专门儿吸食冰核的禽鸟。是我在化极峰顶上的雪川里为她捉来的。这冰蓝雉惯会御风,速度不比青云兽慢的。”

    卓不群正说着,那条蓝色的身影却是在超越了他们的云车之后,倒飞了过来。

    只见那长喙大眼,宽翼断尾,身长丈余的蓝色大鸟,在空中一个盘旋,就到了云车后面,然后,翼翅轻展了两下,便追了上来,最终是保持着跟云车一样的速度,伴飞在了它的一旁。

    “哈哈,你们不叫我,我也有办法追上你们的。”

    窗外那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儿,隔着防护光罩和云车车窗的水晶,朝大家伴着鬼脸说道。她秀美的瓜子脸上,那一对亮晶晶的大眼睛里,满是得意之色。

    “行啦,来就来吧,慢慢飞,别逞能。”对于她私自跟过来,卓不群也没有责备,只是叮嘱她要好好飞行,注意安全。

    他那话语和神情里,都透着关心,让大家知道了他对这个女孩是多么的宠溺。

    他们不禁相视一笑,都向那调皮的小萝莉招了招手。爱屋及乌,他们对卓不群有好感,当然对他的这个宝贝女儿也是没有半点儿厌恶了。

    谁知,他们这一招手,却是坏事儿了。

    或许那小丫头误会了,以为大家招手是想让她进云车里来,她居然一下子就撤掉了光罩,从冰蓝背上跳了过来。

    只见这小丫头,脚一踏上云车一侧的踏板,就一把抓住云车门上的把手,用力一推,“呼啦”一下拉开车门,她娇小的身躯就钻了进来。

    她这一连番动作,虽然利落潇洒的很,但也着实把大家给吓了一跳,弄得人人都为她捏了一把汗。

    “胡闹!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我不是要你慢慢飞,别逞能的吗?你怎么还凌空就跳过来了?你是不是看着最近我都没怎么罚你啊。告诉你,你再这如此这般,我就真要罚你了。”她刚一进入车厢,卓不群便一脸关切地数落起她来。

    “嘻嘻,我这不是听您老人家的话,慢慢飞,不逞能了吗?要知道,这云车速度可是比不上冰蓝,可安全性又是比冰蓝高出许多呀?怎么,人家照您的话做了,反而是犯错了?”

    大家听了她这话,才知道她刚才那样做,并非是因为误会,而是她有意为之的。大家不禁对她的胆儿大敬佩不已。

    要知道,云车的速度,虽然相对冰蓝雉是慢的,但相对于空气却是很快的了,它飞行时身侧的气流,其猛烈是不输于大风的。而且,它又是飞行在离地面数百米的空中,万一跳过来时一个不小心掉下去,可是会粉身碎骨的。如此危险,她就那么想也不想地一步就从冰蓝雉背上跳了过来,不能不说,这小丫头,胆量真不是一般的大。

    “你就会强词夺理,哼,看来今天我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你不可了。”被她的狡辩给气到了,卓不群就要出手给她一点教训。

    这种时候,当然需要一个打圆场儿的了。圆滑的胖子墨可便这时适时地站了出来,笑呵呵地拦在卓应儿面前说道:“师伯,师妹跳都跳了,而且也没发生什么事儿,说明我应儿师妹的确是被您给调教的身手不凡,艺高胆大啦,让我们都不能不对她刮目相看。如此说来,师妹非但没有错,还给您长了面子。依师侄看,这事儿就算了吧。”

    “墨师兄说的对,师伯,就算了吧。”王落辰也在一旁添了一言。

    “哼,好吧,看在你两位师兄的面子上,就饶了你这一回。若再有下次,你可给我小心了。”

    卓不群本来也没想真出手,也就是吓唬吓唬自己女儿,好叫她下次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儿。如今有墨可和王落辰他们替她说情,当然就顺水推舟地将这事儿给不了了之了。

    不过,他这么宽宏大量,饶了卓应儿,卓应儿却好像并不怎么领情。她只是朝他吐了吐舌头,就跟没事人似的拉着吴梦雪到窗边欣赏自己的坐骑冰蓝雉去了。

    (这是本好书,而且是一本不会太监的好书,亲,快收藏,快投票,快打赏。江湖水深,快快托起它,别让它沉了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